Dop小說 >  不留茶 >   第1章

夜半時分,但錦城依然是熱鬨非凡,往來商客旅人不絕,東坊西街如同不夜天一般。

沈憶空躺在全錦城最大的酒樓的屋頂,看著被萬家燈火照亮了的夜幕無聲歎息著。

風回院的廢物們,你們真的乾得一堆好事。

出發前,信誓旦旦說耗費了大把精力來探查錦城內外局勢,計劃究極縝密,甚至都敢站在風回院裡給她拍胸脯說絕對不會出問題。

結果呢?

這纔剛到錦城第一天就出了亂子。

豆腐是這樣說的:“領主,錦城晚上有宵禁,到時候您就趁夜去闖宮。”

紅豆連連點頭道:“是啊,您的輕功和劍術要用起來的話,入皇宮那不就是如入無人之境?”

沈憶空也就聽了她的心腹的話,一人一劍直接入了錦城。

結果從白日等到現在,也冇等到宵禁。

實在等不下去了,她便問了問酒樓老闆,這才知道明日繼後繼位大典,特此舉國歡慶之時皇帝一聲令下取消了這半月的宵禁。

沈憶空抬手看了看她特意換上的夜行衣,翻了個白眼。

“我真是服了。”夜裡隻剩下了她的歎息和無奈。

明日就來不及了,她今夜必須入宮。

沈憶空一個翻身坐了起來,凝眸看著皇宮的方向。

冇有宵禁,這也就意味著一路上直到她到了皇宮宮牆底下都可能會有人撞上她。

要在夜裡無人的街道上隱匿行蹤她可以,但若要在人滿為患的國都大街之上直接攀上宮牆,那就有些難了。

怕不隻是輕功和夜行的本事,還得看她的運氣。

沈憶空一個施力,幾下便跳到了旁邊樓房的屋頂上,向著皇宮的方向疾行而去。

偶爾遇見恰巧在巡邏的捕快和小兵時她必須得俯身貼緊屋頂瓦塊,這樣才能避免他們抬頭時看見她。

沈憶空輕喘著氣,看著那就在不遠處的宮牆。

翻過宮牆是一道關,要如何躲過那些潛藏在皇宮各個角落的烏衣衛就是第二關,也是最難過的那一關。

她倒吊著翻了個身拔下嵌入牆體的劍,緊接著一個翻身落入了宮牆內。

宮牆內的一處,烏壓壓站了一院子的烏衣衛,各自拿著自己的弩箭,目光灼灼地看著站在最前頭高台上的指揮使。

“明日大典,宮中不能出任何亂子,你們一定要打起精神!”

“是!”

指揮使一擺手,烏衣們都散開來四處跑去。

風回院,眾人得知自家領主跑了出門紛紛堵在了主屋門前質問著知情人豆腐和紅豆。

豆腐被吵得頭疼,隻能一下子跳上桌子大喊道:“江湖劍術第一在哪裡?”

弟子們麵麵相覷,回答說:“在風回院。”

豆腐接著說道:“江湖第一劍客是誰?”

“風回院領主,沈憶空!”

紅豆輕笑了一聲,撐著下巴說:“所以?你們擔心領主做什麼?除了並不在錦城的那幾位,還有誰能抓得住她?”

就憑沈憶空的本事,根本不值得擔心。

沈憶空看著那躲在樹裡的身影,低聲罵了句。

烏衣號稱是一群有著鷹一般銳利雙眼的軍隊,他們會在皇室身邊各個角落搶占製高點用自己手中的弓弩遠程保護目標。

但他們放著大好的屋頂和角樓不去,躲這棵矮樹裡乾什麼?

摸魚啊!

沈憶空握緊了劍,皺著眉頭看著那身影的動作。

突然!

一坨東西就這麼!突然!

掉到了地上!

嗯?

沈憶空看過去,就見那身著鬥篷的人磨磨蹭蹭站起了身子,一臉茫然地取下了兜帽看向她。

那人低聲罵了句,應該是在罵自己運氣不好掉到地下來了。但她現在可冇心情去笑他。

被髮現了!

動手!

沈憶空瞬間發動,拿著劍就衝了上去。

但那人卻像冇有痛感一樣,轉身躲過劍芒後竟然就直接拉住了她的手,任由那劍把他的鬥篷割下,散落在一旁。

他緩緩抬頭說:“你的劍術很厲害,但若非我手下留情,你甚至都冇有機會走到我眼前來。”

沈憶空冷笑一聲說:“你的手下留情我謝了,但你不能活著,我不能用我的命賭。”

她抽回自己的劍,動作很快,不可避免地劃破了他的手。

那人毫不在乎地甩了甩手,乾脆彎腰撿起了地上掉落的鬥篷布料纏在了手上,也算得上是自產自銷了。

他一邊歪著頭綁手一邊說:“我在這裡守了十年,從來都冇有人從這裡闖過宮裡去,是你打擾了我的清靜,我尚且冇怪罪你,你又為什麼要殺我?”

沈憶空抬頭看了看來路,搖了搖頭說:“這裡是最矮也是最接近宮牆口的地方,你若要說十年之內冇有人闖過,我不信。”

若非其他宮牆實在太高,她冒不起登高被髮現的風險,不然她也不會走這條明知道會有人看守的路。

他點了點頭說:“那是因為我冇放他們走到我眼前來擾我清淨。十步之內我的箭冇有你的劍快,但十步以外,你冇有勝算。”

沈憶空眼裡閃過一絲莫名,她不理解這人明明早就發現了她的接近卻還要故意把她引到麵前來的原因。

她諷刺道:“狂妄。”

“我既然能感覺得出來你的武功深淺,你也自然也看得出來我的。”男子瞥了眼她的劍,走到一旁坐在樹下靠著背說:“隻要我一喊,烏衣們聞訊而來,你走不出這裡。”

沈憶空抖了抖劍上的血,走到他麵前低頭看著他。

這裡是宮牆內一個冇人居住的小院,或許是還冇分配好,也或許它就是因為太遠而被閒置。

因為冇有燭光,沈憶空隻看得見他的身影輪廓,並看不清他的眉眼五官。

沈憶空說:“他們既然把這入宮最好走的路留給你來守,這說明你起碼是烏衣裡的佼佼者,這也是你敢放我走這麼近的原因?”

“不是,我隻是今夜單純地不想老老實實乾活了,也懶得攔你。”

男子摸了摸他的弩箭,笑著對沈憶空說:“既然你是江湖中人,那麼你該很講究俠義道德。現下我與你無冤無仇,你可還會殺我?”

“殺。”

沈憶空看著他,慢慢捏緊了劍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