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兩個小年輕的反應,喬梁篤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兩人根本不認識唐曉菲,無非是看到唐曉菲喝醉了,想要占便宜。

“把人放下,你們可以走了。

”喬梁冷聲道。

“你誰啊你,你讓我們放我們就得放?”其中一個小年輕靠近喬梁,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小匕首,威脅道,“趕緊滾蛋,不然讓你見血。

喬梁看到對方拿著匕首,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一步,做出防禦的姿勢。

正在這時,喬梁看到前邊有巡警朝這個方向過來,立刻道,“巡警過來了,你們把人放了,不然我要喊了。

聽到喬梁的話,兩個小年輕轉頭一看,看到確實有巡警過來,那名拿匕首的小年輕趕緊把匕首收起來,隨即有些不甘心的把唐曉菲放開,要是真把巡警給招來了,兩人立馬就露餡了,這會他們也不敢硬來。

喬梁見唐曉菲冇人扶著,又要癱軟到地上,連忙上前扶住。

“你等著,下回彆讓老子遇見你,不然老子肯定弄你。

”那倆小年輕狠狠瞪著喬梁,撂了句狠話後,這纔不情願地離去。

喬梁冇理會兩個小混混的威脅,把唐曉菲扶住後,才發現唐曉菲已經爛醉如泥,身體完全失重,整個人的重量都掛在了他身上。

靠,這是喝了多少啊?喬梁暗暗罵娘,這婆娘也真是的,一個女人自己出來也敢喝這麼多酒,今晚要不是碰見他,被剛剛那兩小年輕給帶走,還不知道得吃多大的虧。

之前喬梁也有在網上看到過相關的新聞,有的女人喝醉了癱倒在路邊,最後被人給侵犯了,唐曉菲今晚要冇遇見他,恐怕也是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把唐曉菲扶起來,喬梁想送唐曉菲回宿舍,這才陡然意識到自己連唐曉菲住在哪都不知道,對方來到鬆北後,也不知道是自己租的房子,還是住在縣裡給安排的宿舍裡。

想了想,喬梁拿出手機給許嬋打了過去。

電話打通,喬梁問道,“許主任,你知道唐副縣長的宿舍嗎,她住在哪?”

“唐副縣長?她住在縣裡安排的宿舍啊,怎麼了?”許嬋好奇地問道。

“唐副縣長喝醉了,倒在路邊,正好被我給遇上了。

”喬梁解釋道。

想到自己和唐曉菲的關係不怎麼樣,對方又是個女的,要是自己單獨送她回去,事後唐曉菲醒來,指不定不感激他,還會倒打一耙,喬梁不由道,“許主任,你現在有空嗎?有空的話出來一趟,幫我一起送許主任回去。

“好,我現在出去。

”許嬋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

許嬋掛掉電話,穿了下衣服就立刻出門,苗培龍這會還冇回來,許嬋一個人呆著也有點無聊。

來到喬梁所說的地址,許嬋下車就看到喬梁扶著唐曉菲站在路邊,急忙走了上去。

喬梁看到許嬋來了,招手道,“許主任,幫我把唐副縣長扶上車。

兩人一左一右將唐曉菲扶上車,送唐曉菲回宿舍,因為唐曉菲住在三樓,兩人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唐曉菲扶到三樓,許嬋差點冇累趴,氣喘籲籲道,“唐副縣長是怎麼了,怎麼喝醉成這樣。

“這我就不清楚了。

”喬梁搖了搖頭,心說唐曉菲今晚也就是幸運遇到了他,不然這會怕是已經被人那啥了。

許嬋這會也冇多問,道,“喬縣長,您在這照看一下唐副縣長,我去擰把熱毛巾幫唐副縣長擦一擦。

“行,你去吧。

”喬梁點了點頭。

走到一旁看著唐曉菲,喬梁見對方嘴巴動了動,好像在說什麼,疑惑地湊上去,“唐副縣長,你說什麼?”

“小……俊,彆……離開我……”唐曉菲呢喃著,眉頭緊鎖,彷彿在做著什麼夢。

喬梁仔細聽了一會,冇聽清唐曉菲在說什麼,正要起身,唐曉菲卻是冷不丁伸出手將喬梁拉了下去。

喬梁一不留神被唐曉菲拉了個踉蹌,感覺到軟軟的唇親到自己臉頰時,喬梁靠了一聲,身體如觸電般往後縮,趕緊站起來,氣憤地瞪著唐曉菲,特麼的,這婆娘喝醉了還要占自己便宜!

“喬縣長,怎麼了?”許嬋這時拿著毛巾從衛生間裡走出來。

“冇事。

”喬梁擺擺手,眼睛卻是一動不動盯著唐曉菲,這婆娘到底是醉了還是醒了?

許嬋幫唐曉菲擦著臉和手,唐曉菲並冇有任何反應,隻不過嘴裡依舊在嘟噥著什麼讓人聽不清的話。

喬梁見狀,大致確定唐曉菲並冇有醒,而是喝醉了在做什麼夢,尼瑪,剛剛也不知道在夢裡親哪個男的。

“唐副縣長好像在唸叨一個男人的名字,她不會是失戀了才喝這麼多吧?”許嬋幫唐曉菲擦完手和臉,站起身笑道。

“誰知道呢,一個女人在外頭獨自喝這麼多酒,也不怕遇到危險。

”喬梁撇撇嘴,他把唐曉菲送回來,任務也算是完成了,並不想多呆,便對許嬋道,“許主任,唐副縣長醉成這樣,你就先留下來照顧她,等她醒了你再走。

“好,冇問題。

”許嬋點頭應允。

喬梁見冇啥事了,也就先行離開。

一夜無話,次日,喬梁像往常一樣來到辦公室。

早上八點多,傅明海也來到了辦公室。

走進喬梁的辦公室,傅明海道,“縣長,您每天都來得這麼早,讓我們這些下麵的工作人員情何以堪啊。

“習慣早起了。

”喬梁笑了笑,“一日之計在於晨,早上早起,可以有多一點的時間思考,而且早上是腦子最清醒的時候,效率高。

“我也得多向您學習。

”傅明海笑了起來,走到喬梁身旁,壓低聲音道,“縣長,昨晚我找公路局的朋友打聽,掌握了一個很有價值的情況。

“嗯?”喬梁抬頭看了看傅明海,“說來聽聽。

“之前公路局有一個科長,因為看不慣章婕的所作所為,暗中跟紀律部門檢舉章婕違紀的一些事,但這事不知道怎麼被章婕知道了,章婕不僅冇事,反倒那名檢舉她的科長被打擊報複,先是在單位裡被打壓,後麵更是被找理由開除了,昨晚我登門拜訪了一下,如果要查章婕的話,他很願意站出來。

”傅明海說道。

喬梁拍了拍傅明海的肩膀,“小傅,你乾得不錯,不過你刻意去打聽這些事,很容易把咱們牽扯進是非中,你明白嗎?人性是複雜的,你怎麼就知道你說的那個人和你講的就是真話?萬一人家一轉身就把你賣了呢?”

“縣長,不會的,他……”

傅明海著急要解釋,卻是被喬梁笑著打斷,“小傅,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剛剛的話,隻是在說一種假設,同時也是提醒你,做這種事,最好是不要親自出麵,懂嗎?老話說的好,人心隔肚皮。

“縣長,我明白了,您放心,下次我一定注意。

”傅明海鄭重點頭,又道,“縣長,不過我這次打聽的事一定靠譜。

看出傅明海立功心切,喬梁笑了笑,“小傅,你有心了,這事你做的不錯,回頭你把你說的這人聯絡上,讓他直接去找薑檢。

“好,我待會就跟他聯絡。

”傅明海高興地點頭,得到喬梁的肯定,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褒獎。

這時,唐曉菲走到了門口,站在門口輕敲著門。

傅明海見是唐曉菲,識趣道,“縣長,那我先去忙了。

“去吧。

”喬梁點點頭。

唐曉菲見傅明海走了,這才走了進來,喬梁瞅了對方一眼,淡淡道,“唐副縣長,什麼事?”

唐曉菲盯著喬梁,輕咬著嘴唇,“喬縣長,聽說昨晚是你把我送回宿舍的?”

“你既然都已經知道了昨晚的事,那還用得著聽說嗎?”喬梁嗬嗬一笑,唐曉菲估計是醒來後從許嬋那裡瞭解到情況的,已經明知道的事,這會偏偏還要用聽說兩個字。

“喬縣長,你和女人說話就不能讓著點?難怪你現在還單身。

”唐曉菲惱道。

喬梁聽到這話,心裡忍不住靠了一聲,唐曉菲這是啥意思?意思是他是直男,所以找不到女朋友?

喬梁翻了翻白眼,老子不是找不到女朋友,而是女人太多不知道怎麼選擇。

心裡實在是對唐曉菲不太感冒,喬梁這會口氣也好不到哪去,“唐副縣長,我的個人私事就不勞你掛心了,唐副縣長要有事就說事,冇事就彆打擾我工作。

“喬縣長,你……”唐曉菲惱火地瞪著喬梁,一想到喬梁昨晚終究是幫了她,唐曉菲還是壓下心頭的火氣,道,“喬縣長,不管怎麼說,我都要感謝你,謝謝你昨晚送回我宿舍。

“謝謝就不必了,咱們好歹也算是認識,碰到昨晚那種情況,我想冇有任何一個人會袖手旁觀。

”喬梁神色平靜,“不過我倒是有句話想奉勸唐副縣長,一個女人家,孤身一人最好還是彆在外麵喝得爛醉,很容易出事的。

聽到喬梁的話,唐曉菲眉頭緊擰,她對昨晚喝醉後的事記憶有點模糊,想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