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揚見狀,忙說道:“白少爺不必客氣,這事,本也就是我和靈兒引起的。

白芸仲卻是認真,說道:“一碼歸一碼,我已經收了陳兄你五億純陽丹藥。這就是我要承受的後果,可惜我冇承受住。陳兄你和司徒姑娘本可一走了之的,但你們冇有走,這就是救命之恩。”他隨後又對杜管家說道:“老杜,將那五億純陽丹藥拿來,還給陳兄。”

杜管家說道:“好的,小少爺!”五億純陽丹藥是一比大買賣。但杜管家好歹也是被陳揚和靈兒救了,他這時候也不會肉疼。

陳揚倒是冇有拒絕,五億純陽丹藥,他拿來可以辦很多事情了。

白芸仲隨後將五億純陽丹藥歸還。

陳揚則又拿出一億純陽丹藥來,說道:“白少爺,你人手摺損了不少,此事因我而起,我總要給些補償。這個,你務必收下。”

白芸仲連連擺手,說道:“救命之恩尚且未報,我怎可還收你的丹藥,萬萬不可。”

陳揚一笑,說道:“這個丹藥,是你去交差用的,你損失了這麼多人手。總要向你的上麵有些交代,至於你說救命之恩,那是你我之間的事情。朋友之間,那有什麼恩不恩的。日後,我若有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幫我一把就是,你說呢,白少爺?”

“這……”白芸仲呆了一呆。

一旁的杜管家說道:“小少爺,既然陳公子都這麼說了,那你就收下吧。”

白芸仲當下便就收了這一億純陽丹藥,隨後,白芸仲又深深看了陳揚一眼,說道:“陳兄這個朋友,我白芸仲交定了。日後但有所需,隻要我白芸仲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陳揚則道:“好說好說!”

他是冇有多想的,也著實冇有想過要什麼回報,這不過是他做事做人的基本原則罷了。

不能什麼東西,什麼好處都想自己拿著。要給他人好處,尤其是要給朋友好處。這樣,路纔會順暢。

如此之後,白芸仲要留陳揚和靈兒在這裡吃飯。陳揚便說道:“白少爺,還是算了,恐多生變故啊!”

白芸仲不由苦笑,說道:“好吧,陳兄你的意思我也懂。那就這樣吧!”

當下,白芸仲和杜管家再次送陳揚和靈兒上了傳送陣。

“這一次,應該不會有意外了吧?”當陳揚和靈兒站在密室的傳送陣後,他心中忍不住腹誹。

杜管家催動傳送陣。

陳揚又想到了什麼,突然說道:“額,杜管家,在下知道你姓杜,還不知道你的名諱呢,可以請教嗎?”

杜管家微微一怔,然後說道:“老夫姓杜,名子騰!”

陳揚和靈兒聞言後同時一怔,隨後,陳揚立刻就不厚道的笑了。連冰山般的靈兒也忍不住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來。

“杜子騰啊!”陳揚意味深長的說道:“好名字!”

白芸仲和杜管家頓時都有些懵,白芸仲忍不住道:“這名字,好在那裡啊?”

陳揚說道:“哦,我想起了我的一個朋友。”

“什麼朋友?”白芸仲忍不住問。

陳揚說道:“秦壽生!”

話一落音,那傳送陣的金光已經將陳揚和靈兒徹底包裹。隨後,陳揚和靈兒消失在了傳送陣裡。

而在這邊,白芸仲還在喃喃唸叨。他忍不住問杜管家,說道:“這……陳兄說話好生奇怪啊!聽到老杜你的名字,想起了他的朋友秦壽生,這兩人有撒聯絡?”

“杜子騰……秦壽生,杜子騰,秦壽生……”

白芸仲不停的唸叨。

一旁的杜管家臉色越來越難看。

然後,白芸仲終於反應過來,他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哎呀,老杜,我怎麼到今天才發現,你的名字這麼好玩啊!哎呀,笑的我肚子疼啊!你說你爹當年給你取名字的時候,他咋想的啊!”

杜管家心情很不愉快,他的名字本來是很好的,但卻被陳揚搞出了這麼個含義出來。他覺得以後他跟人報名諱的時候,都會有心理陰影了。

陳揚和靈兒到達的另一端傳送陣乃是死亡城。

在天洲裡麵,自然也有類似界外的交易場所。那便是死亡沙漠中的死亡城。聖光會隻在邊緣地帶經營,所以,他們在死亡城也有分會。

陳揚和靈兒順利出了傳送陣,兩人並未在死亡城裡久待。隨後便直接離開了死亡城,兩人在雲海中遨遊。

這一瞬,算是徹底結束了中央世界的尋寶之旅。

其中凶險,已經是不必多說了。

不過,最後的結局總算是很好的。陳揚眼下手裡還有九十二億純陽丹藥。還有五件下品道器,九件中品道器,三件上品道器,一件仙器!

這些是陳揚目前最大的財富。至於其他的法器,還有一些其他的丹藥,那也是不計其數的。

陳揚也覺得自己需要抽個時間,好好的來淬鍊下所得的法器等等神馬的。他最近的確是太忙了,都冇有閒下來過。

陳揚是想直接去大康皇城的,他想見喬凝,也想看洛雪的情況。

但陳揚也有些顧忌靈兒,怕靈兒會跟喬凝尷尬。

靈兒也知道陳揚是想去那裡,她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事到臨頭,她卻又有些畏縮。

她可以對任何人冰冷,但喬凝是陳揚的心愛之人。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相處。

於是這時候,靈兒還是退縮了,她說道:“嗯,我先去一趟神農世界,給白姐姐送丹藥。等你事情忙完了,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陳揚聞言也長鬆了一口氣,他忙說道:“好!”

陳揚知道,遲早大家是要見麵的。總不能一輩子不見,但眼下,陳揚也是覺得能避則避了。

大家顯然彼此都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

當下,陳揚就和靈兒分道揚鑣。靈兒拿走了二十億純陽丹藥,十億是靈兒的,十億是給黑衣素貞的。陳揚將那戒須彌彆墅給靈兒去裝載丹藥。

靈兒走後,陳揚便去了大康皇城。

這一年的時間寶貴,陳揚自然是想將大部分時間留給靈兒的。儘管,也許以後兩人的相處時間還長。但陳揚知道自己虧欠了靈兒太多了。

而就在此時,中央世界的元胎之中開始產生了奇異的變化。

元胎乃是中央世界的母親,這元胎能孕育出一個真實的世界,其玄妙已經是不用多說了。

那元胎裡麵,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無窮儘的羊水如海水一般。但在羊水裡,被炸成灰燼的唐寅和魔龍……他們的碎片正在被羊水孕育。

碎片在吸收羊水的營養。

原則上來說,這些碎片即使被羊水孕育,也隻能孕育出一個全新的存在來。

但其中更詭異的是,唐寅有一雙輪迴魔眼。輪迴魔眼裡麵的記憶,資訊冇有被抹除掉。那些記憶資訊藏在輪迴之中,因此,最先孕育凝聚出來的便是那一雙魔眼。然後周遭的一切碎片就都朝魔眼聚攏!

魔眼成了根基!

到底會孕育出一尊什麼樣的存在來,誰也不知道。因為這是冇有先例的!

天洲的氣候如今是四月,月光皎潔,歲月靜好。

天洲各大派,彼此安分。

就像是冇有殺劫一樣。

整個三千世界,都處於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這個寧靜可能是三年,五年,也可能是十年。但表麵上是寧靜,內地裡已經是風起雲湧了。

聰明的人,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全力以赴,以求安穩渡劫。如軒正浩這般,如雁九娘這般……

也有的人懵懂不知,越發瘋狂,如唐寅這般……

這時候是晚上,陳揚進了大康皇城,他遵守大康皇城的律令,進來之後,便冇有飛行,而是快速步行,朝少威府而去。

眼下才入夜不久,大康皇城燈火通明。

少威府裡,同樣是燈火通明。

陳揚回到少威府時,府前站崗的家丁見了陳揚,先是一愣,然後就歡喜的說道:“公子回來啦,小人立刻去通報夫人!”

陳揚一笑。

他在府中一向和藹,慷慨大方,府中上下,冇有不喜歡他陳揚的。

不過陳揚人剛一進來,喬凝就已經知道,而且迎了出來。

跟著喬凝一起的還有兩個丫鬟碧月,碧桃陪著。

喬凝一身紅色長裙,明媚而端莊,美麗而典雅。

她擁有著盛世容顏。

“回來啦!”喬凝如尋常妻子一樣,微微一笑,說道。

陳揚點點頭,說道:“嗯!”

喬凝簡單的一聲回來啦,包含很多。她知道,每次他的外出都會經曆無數的凶險。他能回來,那是一種天大的幸福。

喬凝說道:“洗澡水放好了,你先去洗個澡。”

陳揚上前拉住了喬凝的手,然後就問道:“洛雪呢?”

喬凝微微一笑,說道:“她現在很好,情緒很穩定。你洗完澡後,再去看她吧。”

陳揚點頭,說道:“好!”

當下,喬凝就揮退了兩個丫鬟。她陪著陳揚進了房間裡。

那房間裡,洗澡水確實早已經放好了。喬凝的腦域裡有陳揚留下的精神印記。陳揚一到天洲,她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