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蒼穹之舟乃是一件上古的仙器,而且器靈完好無損。

宇宙之中,看似平靜,裡麵蘊藏了太多的未知危險。隨處都是隕石流,又或是元磁風暴,還有各種粒子風暴,以及各種各樣的黑洞渦旋。時間法則在宇宙之中存在,但又很難察覺到時間的流逝。因為十年,百年過去,這裡還是老樣子,很少有東西能證明歲月的痕跡。

因此,還有一些時空風暴會席捲過來。

以往的真神在虛空遨遊,說到底都是小打小鬨,就在地球周圍。能跑出個億萬裡,那算是頂天的遠了。而這蒼穹之舟這次的飛行,是真正的朝時空深處而去。一秒十萬裡,一分鐘就是六十萬裡。蒼穹之舟卻是已經從地球出發接近兩年了,它距離地球的距離,已經是人類很難想象了。

但整個太陽係在宇宙中都不過是滄海一粟。

在蒼穹之舟的內部世界裡,此刻神帝鈍天正在操控蒼穹之舟。

而中華大帝陳淩和聖皇東方靜正在休息。

這裡麵的內部世界是有空間摺疊的,外表看是百餘平米,但內部卻有數萬平米之廣。但此刻,裡麵也隻展現出了兩百平米的空間。因為大的空間也需要法力的支撐。他們這幾個人占據那麼大的空間,冇必要。

陳淩一身白衣出塵,如當世謫仙一般。東方靜美麗,成熟,大方,雍容之中透著高貴。

兩人在臥室裡正在閉目養神!

而此刻,在另外一個房間裡也有兩個人。這兩個人正是修羅大帝沈默然和程建華。

修羅大帝沈默然一身黑衣,沉靜中也透著一股淵嶽大氣。

程建華在一旁也是修煉。

整個蒼穹之舟都很安靜。

大家屬於輪流值班,眼下剛好是神帝輪班。“轟隆!”

就在這時,平靜忽然被打破了。

蒼穹之舟像是被絞入到了巨大的發動機裡麵,法陣急速被破壞,外部摩擦出恐怖的火花來。

陳淩,東方靜,沈默然,還有程建華都是吃了一驚。大家速度飛快,一閃之間就來到了控製室裡麵。

神帝正在操控法力,他的神通種子在中間的羅盤裡發出巨大的能量來,這股能量將整個蒼穹之舟包裹住。

陳淩等人看向外麵,便見外麵耀眼到讓人睜不開眼睛。

東方靜見狀不由色變,說道:“是太陽微粒子風暴!”

太陽微粒子風暴還有另一種說法,那就是太陽風。

無數的微粒子,電粒子絞殺過來。

神帝臉色沉靜,他說道:“來的太快了,我還冇反應過來,蒼穹之舟就捲入了進去。這次的太陽粒子風暴很是狂猛,大家一起出力抵禦!”

眾人點頭。

除了程建華是幫不上什麼忙的,而陳淩,沈墨濃,東方靜全部將法力灌注到了神通種子上麵。

那一瞬間,如獄如海的恐怖法力朝神通種子裡麵灌輸。神通種子釋放出無窮的光華在蒼穹之舟外麵形成光華渦旋。

無窮的粒子風暴一旦捲入進來,直接被絞殺成了粉碎。

轟隆!

這太陽粒子風暴的麵積很廣,蒼穹之舟的速度緩慢了下來。大家一起運足法力,足足堅持了一個小時,方纔擺脫了太陽粒子風暴。

蒼穹之舟離開太陽粒子風暴之後,眾人都是長鬆一口氣。

不過,眾人的氣力依然悠長,並冇有受到什麼損傷。這四人都是當世絕頂高手,一個太陽粒子風暴不可能消耗他們太多法力。

“這一路來,還真是凶險無比!”沈默然忍不住說道:“咱們若不是有蒼穹之舟,隻怕也是冇命到這裡。一路上,遇到的各種磁場風暴,我數了數,至少有三千次還多了。”

神帝淡淡說道:“要探索宇宙,豈是那麼容易。我們在地球上尚不能做到隨心所欲,更何況是在宇宙之中。”他頓了頓,說道:“好了,問題也解決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陳淩點點頭,他當下就和東方靜離開。

至始至終,陳淩都冇有正眼看過沈默然。

陳淩和東方靜走後,沈默然揮揮手讓程建華也回房去。

程建華聽令離開。

“怎麼,你有話要對我說?”神帝淡淡的問。

沈默然不由苦笑,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陳淩對我的恨,始終未曾放下。人死不能複生,難道他一定要我償命?”

神帝說道:“那你呢?你對我的恨?當初陳淩對付你,我幫了陳淩一把。”

沈默然說道:“我已經釋然了,不然的話,我不會跟您過來。”

神帝說道:“你過來,是因為你知道有好處。這些年來,我帶著你們去的地方,你們都得到了無數的好處,不是嗎?”

沈默然不由語塞。神帝說道:“所以,你也不必問,為什麼陳淩不能放下對你的恨。他能夠不和東方靜聯手殺你,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寬容和忍讓了。畢竟當年,你害死了他的妻兒。”

沈默然說道:“所以說到底,您是永遠站在他那邊的。”

神帝說道:“我那邊都不站,這是冇有意義的東西。我隻做我想做的事情,你們的恩怨,我不想管也懶得管。”

沈默然說道:“我們都已經擁有這樣的神通,凡塵的俗人不過是塵埃。他偏偏,放不下一粒塵埃。”

神帝說道:“人無執念,便會忘了初心。忘了初心,就會迷失在苦海裡。你會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到達彼岸是為了什麼。沈默然,你心裡不是一樣有放不下的執念麼?”

“我?”沈默然呆了一呆。

“我的執念?”沈默然仔細想了想,說道:“我好像還真冇什麼執念。”

“你巴巴的跑過來,就是怕陳淩超過你太多。這就是你的執念!”神帝淡淡一笑。

沈默然身子微微一震。

蒼穹之舟的臥室裡,陳淩和東方靜相對盤膝而坐。

東方靜微微苦笑,說道:“剛纔,我真怕你會突然動手殺了沈默然。”陳淩睜眼,他淡淡一笑,說道:“怎麼會。”

東方靜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始終是你的心結。”

陳淩說道:“以目前的態勢來說,沈默然的魔劫不在我。我很難殺死他,這麼多年了,這其中的因果命運,我也看出來了。”

東方靜說道:“但你隻要看見他,你就會不開心。”

“能開心就怪了。”陳淩的眼神落寞下去。他隨後說道:“有時候我都在想,如果那孩子還活著,現在就應該是天賜,嘉鴻他們的大哥。”

東方靜沉默下去,半晌後,她說道:“陳淩,你心事太重了,我希望你能開心一點。”

陳淩說道:“我寧願,我現在已經垂垂老矣。也不願意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這條路,不適合我。如果不是還有你一直在身邊陪著我,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發狂。”

東方靜說道:“人人都羨慕你,說你是舉世無雙的中華大帝。但他們卻不知道,你羨慕的是尋常人的生活。”

陳淩一笑,說道:“算了,不說這些了。說起來,讓你也跟著傷感。那個,你把那個靈魂瓶子拿出來給我瞧一瞧。”

東方靜點頭。她拿出了一個漂亮的琉璃小瓶。

這瓶子乃是特殊的法器,裡麵孕育著白色的氤氳之氣,這些氤氳之氣正是適合靈魂滋補的青木靈氣。

東方靜修煉的青木帝皇功乃是天下聖法。

此刻,瓶子裡有無數的靈魂粒子在飄蕩著。

“已經尋找到了十分之一的靈魂粒子了。”陳淩說道:“我相信,隻要找尋下去。遲早有一天,我可以將小傾所有的靈魂粒子找回來。”

“一定會的!”東方靜說道。

她其實是冇什麼信心的,因為這麼多年過去了。小傾的靈魂早已消散在宇宙之中,要找回來的可能太小了。即時找回來一些,也有很多都已經成為了純粹的灰塵,粒子。

但,也不是說陳淩就是癡人說夢。

現在科技都有克隆技術。陳淩也可以通過一些還存有記憶的粒子來滋補其他的粒子,也許有一天,這些靈魂修補起來,會可能有一些小傾的記憶。

人死之後,靈魂化為虛無,有的化作各種灰塵,塵埃,有的倖存一些粒子漂浮等等。

一個人的靈魂,可以化作億萬萬的粒子,要收集起來,比登天還難。

但就是這麼一件事,陳淩卻一直在做。

陳淩並不是隻珍惜失去的,他也珍惜眼前的人。他深愛著那些在大千世界的紅顏們,之前他還留了元神在那邊陪著。但近來的情況,殺劫越演越烈,他召回了所有的元神。

他不能在大千世界逗留,他如今已經不是天煞皇者。他也被大千世界的磁場強烈排斥著,如今,他很難在大千世界立足。他的力量越強,大千世界的反應就越激烈。

陳淩不得不離開大千世界。他也不能停下來,因為他的對手也一直在成長。

這殺劫之下,他雖然不在時代中間,但他也是受了天位之封的大帝。他還有他的使命,隻不過,他的戰場已經不在大千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