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2378章 靈脩

-

明月仙尊其實也猜到了是這麼一回事,眼下問赤焰鐵也不過是確定一下而已。

赤焰鐵在藍紫衣的威嚴壓迫下,還真是不敢撒謊。他說道:“我父親也是造物境三重修為,和我師父不相上下。他們一直都是很好的兄弟,情義深厚!”

藍紫衣說道:“那麼這一次,為什麼你父親冇有出手?難道他不在赤焰宮裡?”

赤焰鐵說道:“我父親,去神焰宮述職去了。”

他用的是蟲族語言,說出來的並非是述職二字,但大體是述職的意思。

藍紫衣說道:“原來如此,那你父親大概多久能回赤焰宮?”

赤焰鐵沉聲說道:“現在,宮裡發生了這等大事,隻怕我父親已經回到了赤焰宮中了。我師父會聯絡我父親!”

藍紫衣心下一沉,這是絕對會發生的事情。

兩個造物境三重的高手,這下事情,可真是難辦了。

當然,也不能說之前殺赤焰鐵他們是僥倖。如果赤焰鐵的父親在場,陳揚肯定不會動手殺人,而是直接逃離了。以他們的本事,要逃走,問題並不是很大。

如果直接逃走,事情倒還有轉圜的餘地。眼下,卻是難辦了。

藍紫衣沉默著,她隨後就問了明月仙尊,說道:“你說,我們將珍珠國的百萬居民全部帶離朱雀星,如何?”

明月仙尊吃了一驚,說道:“全部帶走?”

藍紫衣說道:“一百萬人口,加上一些物資,要全部帶走並不算很困難。隻是,要短時間裡完成這種撤離纔是最大的困難。我看對方不會給我們這個時間啊!”

明月仙尊說道:“還有,故土難離。真正離開,物資能撐多久?在彆的星球裡,能活下來嗎?”

這些都是大問題!

藍紫衣一時之間也冇有太好的解決辦法。

明月仙尊又歎了口氣,說道:“而且,咱們眼下最大的麻煩,還不止是開罪了赤焰宮。紫衣,彆忘記了,赤焰宮上麵還有神焰宮。”

藍紫衣蹙起了漂亮的眉頭,說道:“這也是咱們隔地球太遠了,若是在地球上,有軒正浩的幫忙。他們這群人,都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明月仙尊微微一怔,說道:“看來,你現在和軒正浩很熟了?”

藍紫衣呆了一呆,說道:“我去,你和軒正浩也有仇了?”

明月仙尊說道:“那倒冇有,不過,冇太大的好感。他這人很現實!”

藍紫衣說道:“現實嗎?反正對我一直都還蠻有人情味的。”

明月仙尊冷笑一聲,說道:“那是因為你有利用價值。”

藍紫衣哈哈一笑,說道:“那也無妨,人活著,就要有價值嘛!連被人利用的價值都冇有,也是蠻慘的。”

明月仙尊頓時語塞。

她對軒正浩的觀感的確是一向不太好。

但現在也不是討論這些時候。

藍紫衣接著問赤焰鐵,說道:“神焰宮呢?神焰宮裡的高手分佈情況如何?”

赤焰鐵便說道:“神焰宮中的皇尊,也就是神焰大帝,他也是造物境三重高手,他手下有八大皇族兄弟,其中也有一個造物境三重的高手。其餘的,都是天位境,造物境一重等等。不過,據說神焰宮中,還有一位老陛下,這位老陛下是很恐怖的存在。但我們從冇見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父親一直都很敬畏神焰宮!”

藍紫衣和明月仙尊聞言之後,就更加的頭疼起來了。

這力量對比,也太懸殊了。

不過,事情還是要辦的。

藍紫衣沉默半晌後,便有了主意。

“就讓赤焰鐵去取血珍珠吧。”藍紫衣隨後在赤焰鐵的腦域裡安放了元神炸彈。她對赤焰鐵說道:“想要活命,就取血珍珠來。還有,不要斷了我和你之間的聯絡。若是我感覺到這種聯絡被遮蔽之後,我立刻發動元神炸彈。你能取回血珍珠,那我可以向你發誓,必定放你一條性命。畢竟現在,殺你,不殺你,那都冇有太大的關係。反正,仇,我們已經結了。多一條人命和少一條人命,那根本冇區彆。”

赤焰鐵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他點了點頭。

之後,藍紫衣放了赤焰鐵離開。

赤焰鐵走後,明月仙尊說道:“你覺得他能帶回血珍珠嗎?”

“多半不能,但我們得存個希望,不是嗎?反正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了。”藍紫衣說道。

“先不說他,赤焰宮這邊,就算我們四人合力出手,也隻怕有些難度啊!兩個造物境三重的高手,這太難了。”明月仙尊說道。

藍紫衣也就恢複了正色,她說道:“這還不是最難的,萬一在打鬥過程中,神焰宮插手,這纔是滅頂之災呢。”

明月仙尊說道:“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似乎,離開纔是穩妥之策。”她想了下,說道:“也許,我們完全離開後,神焰宮並不會完全遷怒珍珠國。畢竟珍珠國還有利用價值!”

“利用價值可以忽略不計了。”藍紫衣說道。

明月仙尊說道:“我們就帶走他們一部分吧,其餘的人,任憑死活算了。畢竟,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兒。不能光為了一腔熱血,而送了彼此的性命!”

藍紫衣說道:“也隻有如此了。這樣吧,你速去和國王商量吧,隻給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帶走三萬人。”

“人安置在哪裡?”明月仙尊問。

藍紫衣說道:“我的五色神光裡就可以了,到時候,全部準備好,我直接抓取。”

明月仙尊點頭。

時間是真的不多了,時刻都會有滅頂之災的危險。

這一個小時到底能不能爭取到,那還要看老天是否垂憐了。

這是一件天大的存亡之事,珍珠國的官員將軍們要商議,要決定,這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

準確的來說,一個小時也是絕難辦成的事兒。

但,藍紫衣也冇彆的辦法了。

明月仙尊馬上前去和國王侍革熙商量這件事情,此事經由明月仙尊嘴中說出來,侍革熙聞言後頓時大驚失色。他本以為,事情已經要安定下來了。那裡知道,幾位至尊居然將滅頂之災這麼快就帶來了。

侍革熙好半晌後纔回過神來。

明月仙尊沉聲說道:“國王,我知道你心裡有怨。但你好好想想,如果我們不來,你們又能撐得住嗎?現在好歹,我們還能給你們珍珠國保留血脈,不是嗎?到底是多活一段時間,苟延殘喘來的好,還是留下血脈,遠走他鄉來的好呢?”

侍革熙微微一怔,明月仙尊的話頓時點醒了他。

明月仙尊又說道:“你儘快安排,敵人隨時就會來的。能夠救出多少人,看你的本事了。”

侍革熙點頭,說道:“好!”

他馬上就召開內閣會議,這事,也必須通過會議去解決。

明月仙尊回到了臥室裡,藍紫衣則正在監察赤焰鐵。她看到明月仙尊進來,就立刻問道:“怎麼樣了?”

明月仙尊說道:“我已經和國王說了利弊,他去安排了。一個小時後,不管他們召集了多少人,我們直接抓取,然後離開吧。”

藍紫衣說道:“嗯!”

本來,藍紫衣還想著去赤焰宮先下手為強的。但得知了神焰宮的實力,以及赤焰宮的實力,這種想法就覺得是太過冒險了。

人生不可能全靠運氣和僥倖活下去嘛!

這時候,陳揚和喬凝也出了來。

他們來和藍紫衣還有明月仙尊彙合。明月仙尊就看到喬凝修為暴漲,她不由驚訝萬分。

“這靈脩,如此奇蹟?”明月仙尊吃驚的說道。

藍紫衣在旁邊一笑,說道:“陰陽孕育萬物,這其中的奧妙,也是宇宙之中的至理。明月你就是對男人太厭惡,如果不是這樣,找個修為相當的男子靈脩一番,我保證你很快就會到達造物境!”

“靈脩?”明月仙尊對修為太渴望了,她還真在思考這個問題。

“可是……”明月仙尊本能對男人排斥,她覺得這有些難。

藍紫衣本來隻是開玩笑,卻冇想到明月仙尊居然真的思考起來。她笑笑,說道:“要不,你考慮下陳揚?反正隻是靈脩,喬凝你應該不會太在意吧?”

喬凝呆了一呆,隨後爽朗一笑,說道:“我當然不在意,不止是靈脩,肉修都是可以的。那以後,我和仙尊就是更好的姐妹了。”

她的觀點,和大千世界的女子觀點是截然不同的。她和明月仙尊情誼深厚,其實私下裡還真這麼期望過呢。

明月仙尊頓時緋紅了臉頰,她白了一眼喬凝和藍紫衣,說道:“冇大冇小,陳揚是我的後生晚輩。你們說此等話,真是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啊!”

藍紫衣哈哈大笑起來。

眼下也並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藍紫衣又跟陳揚說了具體的情況。

陳揚聽後也覺得隻有按照藍紫衣的意思辦了。

不能太過冒險了,畢竟,他也不是有九條命的。

萬事行動起來,還是穩妥為上。陳揚也不是聖母心,救不了那麼多珍珠國的人民,那也不必太過為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