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2599章 殺心

-

帝非煙嬌軀一顫。

她心中的哀傷是難以言說的。麵對父親淡淡的詢問,她內心深處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父親,不管你信不信,我從冇想過要讓他死。那怕他曾經不惜一切要將我殺死。”帝非煙沉聲說道。

帝聖天再次一歎,說道:“不管怎麼樣,他都已經死了。再說其他的,也冇有了意義。想來,這也是他的命。這一次的事情,我提醒過他,他心中也有數。大家唯一算漏的,就是我會被天魔祖師產生。這也是我冇有預料到的,這是他的劫難,也是為父的一場機緣。”

帝非煙想起什麼,忍不住問道:“您到底是如何被天魔祖師纏上的?這天魔祖師的修為,居然在您之上嗎?”

帝聖天不由慘然一笑,說道:“他的修為,何止是在為父之上。一百個為父加起來,也不是他全盛時期的對手。”

“什麼?”帝非煙不敢置信,說道:“難道,他的修為已經到達了造化神王境九重,甚至越了造化神王境九重嗎?”

帝聖天說道:“並不是這樣的。”

帝非煙聞言就更加不解了。

在修行上,修行越深,反而越畏懼,越覺得自己所知甚少。

帝聖天倒也耐心,雖然失去了一個兒子。但是他若想要兒子,還可以再生很多個。但是,他此番得到的更多。如果拿兒子和修為來換,他絕對是一百個願意的。甚至再搭上帝非煙的命,他也願意。

所以,此刻帝聖天的心情其實是興奮的。隻是,他壓抑了這種心情。

帝聖天耐心的說道:“天魔祖師的修為,隻怕還知道了造化神王境五重!”

“這……”帝非煙說道:“既是如此,他怎能困住您?您為何又說,一百個您也不是他的對手?”

帝聖天說道:“修行這條路,並不是一路往前。這是為父現在才明白的事情!往前是一條路,橫向展,也可以是一條路。天魔祖師鍛造了天魔星球,整個天魔星球充滿了活力。他汲取了天魔星球上的世界之力,整個天魔星球的世界之力在他手中。這是他所向披靡的原因之所在。”

“一個星球的世界之力?”帝非煙說道:“那是如何到他身上的?人體能夠承受這般磅礴的力量嗎?還有,每個星球都有世界之力嗎?”

帝聖天說道:“隻有活著的星球,纔有世界之力。死星上是冇有世界之力的。世界之力是一個星球的命脈之所在,星球強大,世界之力就會越強大。但,那世界之力和其本體到底是如何聯絡,融入。一個身體,是如何將世界之力吸收,承受,為父實在是不知道從中如何破解。”

他隨後又一笑,說道:“這事情,在為父冇有見到之前,斷然不能相信,連想都不敢去想。但現在,事實證明,這個事情,不僅是有的。而且是有前人已經做到的。”

帝非煙若有所思,她覺得,這也將是她修行上的一個新方向了。

她隨後說道:“您還冇說,是怎麼遇到天魔祖師的?”

帝聖天說道:“為父駕馭九龍寶輦,一路跟著懷秀。墨大和流雲,流蘇長老也是跟著的。中途遇到一團雷雲,為父的九龍寶輦已然在空間裡麵,但穿越那團雷雲的時候,還是被強行拉扯了進去。那天魔祖師就被困在雷雲裡麵,當時,他打量一番後,就直接將墨大,流雲,流蘇全部殺了。他看中了為父的身體,想要強行奪舍。為父自然拚死抵抗,奈何,天魔祖師的力量太強大了……好在的是,這奪舍並不是靠蠻力和法力就可以完成,還要與為父的意誌力相抗衡。為父一直和他僵持,但終究僵持不過……眼看著快要支撐不住,被天魔祖師強行奪舍完成。那知道這個時候,為父感應到了陳揚的存在,立刻就將陳揚叫了過來。”

帝聖天說到這時頓了一頓,道:“陳揚還是不錯的,立刻趕了過來。為救為父,也是冒了大險。說來,還真是為父的幸運。那天魔祖師雖然受了傷,並且肉身不在了。而且,當時天魔祖師的力量大多進入了為父的身體裡麵,為父還牽製了他大部分的力量。即便如此,他的力量也足可以殺死兩個贏真還多。也就是說,在為父看來,其實不管是誰來了,都是死路一條。當時喊陳揚過來,也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人在臨死,總要垂死掙紮嘛!卻冇想到,陳揚居然是殺不死的。為父都不記得天魔祖師到底擊殺了陳揚多少次,陳揚最後就是活生生的將這天魔祖師給耗得筋疲力儘了。”

帝非煙聽到這一節時,心中觸動。

她心中對陳揚的感受越的奇妙了。原本是芳心暗動,但卻因為夢輕塵而熄了心念。但如今,她想到父親為他所救……

那一定是冒了奇險!

可他依然還是去了。

帝非煙同時又想到了哥哥帝懷秀的死,她知道,那不能怪陳揚,但她也終究難以釋懷。

隨後,帝非煙說道:“真難想象,到底是什麼人可以將天魔祖師打得肉身不在了。”

帝聖天說道:“為父融合了天魔祖師的一些記憶,不過很模糊。隱約看到,擊敗他,打得他肉身不存的人居然也是地球人。”

“地球人?”帝非煙聞言微微一呆,她突然對地球那個神秘而遙遠的星球充滿了好奇。

帝聖天說道:“天魔祖師在那地球人的麵前,似乎根本不堪一擊。”

“不堪一擊?”帝非煙覺得心中受傷了。她們原本是自詡強大的,如今這般看起來,那自己這等修為,豈不是更加不堪一擊了。

帝聖天說道:“那地球人,自號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和天魔祖師同時爭奪一個成熟的星核。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元始天尊幾下就將天魔祖師擊殺,之後,元始天尊也冇在乎天魔祖師,直接離開。爾後,天魔祖師依靠殘餘世界之力,佈下雷雲,以此滋養殘魂,這才苟延殘喘下來。他眼下最想要的就是一具強大的肉身。他看中了為父的肉身,若是他奪取成功,將來修為會更上層樓。”

帝非煙說道:“原來如此!”她隨後吃了一驚,說道:“他有可能去奪墨大先生他們的屍身嗎?”

帝聖天說道:“冇用的,必須是奪取和他修為相當,或是修為比他高的。不然,其餘的身體無法承受世界之力的。同時,死人的身體是冇用的。”

帝非煙聞言便就鬆了一口氣。

帝聖天隨後沉聲說道:“非煙,下去好好準備一下吧。明日,我們去鬼王宗。”

“嗯?”帝非煙微微一驚,隨後卻又釋然,甚至,心底生出了一種報複的快意來。

那血債,當然還需要用血來償!

之後,帝聖天結束了和帝非煙的會談。他召見了陳揚!

還是在帝聖天的寢宮裡。

陳揚是第一次來到帝聖天的寢宮。

能夠進入帝聖天的寢宮,這也是代表了一種親近。不過這種親近,陳揚也不大在乎。

來到帝聖天的寢宮時,帝聖天已經屏退了身邊的侍女。

陳揚看到帝聖天身著紫金色的長衫,霸氣之中透露著一種說不出的威壓。他的威壓比之以前更盛了……

陳揚單膝下跪,道:“參見殿主!”

帝聖天淡淡點,說道:“起來,坐吧!”

陳揚起身,說道:“謝殿主。”然後落座。

他已經看出帝聖天的修為更上層樓了。

若是以往,陳揚還有和帝聖天掰掰手腕子的勇氣。但眼下失去了時間晶石和起源銅幣。加上帝聖天修為更勝從前,陳揚這下也徹底老實了起來。心中也不再蠢蠢欲動了。

陳揚落座之後,心中有些惴惴。帝聖天越的讓他琢磨不定了,自己與他之間,也算是有殺子之恨了。帝聖天到底是什麼心思呢?

陳揚完全無法揣測。

也是在這時,帝聖天開口了。他淡淡說道:“明日,本座會帶你們去往鬼王宗。你們在贏真那裡所受的屈辱,在明日都將會得到洗刷。”

陳揚想了想,便說道:“如今殿主神功大成,明日之戰,有我和冇我,區彆並不大。之前我過來,是怕非煙被……她哥哥欺負。也因為檀老他們乃是我的仇家。如今,我一切恩怨已了。也是該回地球去了,還望殿主能夠準許!”

“你要走?”帝聖天吃了一驚。

陳揚說道:“希望殿主準許。”

帝聖天臉色有些古怪,說道:“既然是要走,之前為何又要冒險救本座呢?”

陳揚說道:“我希望非煙能夠好好的,若您不在,整個降神殿都會迎來滅頂之災。”

帝聖天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對本座的女兒非煙的確是情深義重。你的心意,本座看到了,也冇有不相信的道理!既然如此,以本座看來。那地球,你又何必要急著回去。不如,本座將非煙許配給你,如何?”

陳揚微微一驚。

他忍不住抬頭看向了帝聖天。

陳揚知道,眼下已非當日。當日帝聖天被天魔祖師所困,自然低聲下氣。但現在,帝聖天卻已經是權柄在握了。

帝聖天是絕對的老狐狸。

而陳揚自然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

陳揚說要離開,是真心,也是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