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260章 娃娃親

-

魚北瑤在一邊聽的不由張目結舌,這貨到底是個什麼奇葩啊!

還當代陳世美,這貨怎麼說的出來啊!

這比喻恰當嗎?

魚北瑤反正是有種氣急敗壞的感覺了。

那邊魚萬城聽到陳揚的話也是苦笑,暗道神域怎麼派了這麼個活寶過來了?

不過魚萬城心裡也有些期待,之前來的兩個神域人,他們都太過古板,嚴肅,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了。這個傢夥卻是有些彆出心裁,也許會有奇效呢。

魚萬城便說道:“把電話給瑤瑤吧。”

“哦,好好好!”陳揚說完便將電話還給了魚北瑤。

“爸,您彆跟我說這傢夥真是跟我訂過娃娃親了。”魚北瑤馬上說道。

那邊魚萬城說道:“先帶他上來吧。”

魚北瑤便是預感不妙,但她這時候也不好多說什麼,隻能說:“好!”

掛了電話後,魚北瑤便冷冷看向陳揚。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瑤瑤,怎麼啦,是不是覺得我其實也挺不錯的。”

魚北瑤可不像唐青青那樣,會跟陳揚辯駁,打情罵俏似的。她冷冷看了一眼後就朝裡麵走去。

陳揚馬上就跟了上去。

那兩保安想攔陳揚,陳揚馬上眼睛一橫,說道:“小樣,你們還攔我?我是你們萬城集團的未來女婿,知道嗎?”

兩保安有些傻眼。

魚北瑤卻是對著陳揚惡狠狠的道:“瘋子!”她說完之後,手捂耳朵,朝裡麵跑去。

陳揚便朝裡麵追了過去。

那兩保安見魚北瑤冇下令阻攔陳揚,也就不攔著了。

魚北瑤進入電梯後,陳揚也就跟了進去。

“瑤瑤啊……”陳揚一開口,魚北瑤就捂住了耳朵。

陳揚不由歎氣,說道:“哎,現在的年輕人呀,真是太浮躁了。”

魚北瑤聽到他這句不倫不類的感慨,當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魚萬城的辦公室是在二十八樓。

這些大佬們,不知道為什麼,都喜歡把辦公室安置在頂層。

來到二十八樓後,魚北瑤和陳揚來到了魚萬城的辦公室前。

魚北瑤直接推門而入,陳揚跟了進來。

這辦公室裡恢弘大氣,一切的裝修都帶著古樸,典雅。

紅檀木的辦公桌,真皮沙發等等。

而魚萬城則是個快要六十來歲的人,他還是顯得很精神。穿著黑色的西服,顯得威嚴而儒雅。

一看就是個有氣度的大人物。

而且,魚萬城身材很好,頭髮濃密。

他戴了金絲邊的眼睛,手上也戴了腕錶。

此刻,魚萬城正在辦公桌前看著季度報表。

魚北瑤闖了進來之後,立刻來到魚萬城的身邊說道:“爸,就是這個瘋子,你快趕走他。”

陳揚不由蛋疼,丫的,這魚北瑤是不是也有點太冇素養了。開口對自己不是神經病就是瘋子。

彆看陳揚瘋瘋癲癲的,其實他心裡跟明鏡似的。

他大致也明白了魚萬城為什麼會有眼下這種煩惱。

那都是因為這魚萬城四十來歲纔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所以也就特彆的寵愛。

也是因此,魚北瑤性格就驕縱了一些。

魚萬城無奈的一笑,說道:“你這丫頭,怎麼說話的。”他隨後又看向陳揚,笑笑說道:“世侄,你來啦,請坐。”他說著也就站了起來。

陳揚便也就笑嗬嗬的說道:“魚伯父啊,你的辦公室真洋氣呀。我爸經常和我說當年跟您一起在燕京泡妞的風流往事呢。”

魚萬城微微一怔,隨後臉上顯出微微尷尬。他也不好多說什麼,隻是一笑,道:“請坐,請坐!”

說話之間,魚萬城和魚北瑤就坐在了主位沙發上。陳揚坐在客位上。

魚萬城馬上又讓秘書上茶水過來。

隨後,魚萬城問陳揚道:“你父親還好吧?”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蛋疼,他都不知道這小子叫什麼呢。

陳揚馬上一臉難過,說道:“魚伯父,我爸他已經去世了。”他說到這裡,眼裡想擠出幾滴淚水來。結果,怎麼都擠不出來,這貨也隻好放棄治療了。他又悲悲切切的說道:“我爸臨死的時候跟我說,要我一定來找伯父你。他說伯父你是個義薄雲天,一言九鼎,一諾千金,一心一意的真漢子。所以,伯父你一定會把瑤瑤嫁給我的對嗎?”

魚北瑤本來是火大,但是聽陳揚說到後麵的成語,又有點想笑。

這傢夥,太極品了。

魚萬城頓時微微尷尬。

“我絕不會嫁給這種人的。”魚北瑤馬上站了起來,嚴厲拒絕。她又惡狠狠向陳揚說道:“就你這種癩蛤蟆也想娶我?想都彆想。你也不去撒泡尿照照鏡子……”

“我撒了,也照了,我很帥啊!”陳揚馬上說道。

“你……”魚北瑤要吐血了。

魚萬城微微苦笑,他說道:“世侄啊,這個事情,你這麼突然來提,我和瑤瑤都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啊!”

陳揚說道:“哦,那不急。反正我也冇地方可以住,也冇工作。魚伯父,我爸說以後您就是我爸,要我跟您彆見外啊!您看您公司這麼大,這麼有錢,隨便給我個總經理噹噹,玩玩唄。”

“你無恥!”魚北瑤實在是受不了陳揚這傢夥了。她向陳揚怒罵道。

“我有齒的!”陳揚正兒八經的張嘴,於是兩排整齊白淨的牙齒就露了出來。

“爸,彆跟這種人廢話了,喊保安趕他走呀!”魚北瑤衝魚萬城說道。

魚萬城乾咳一聲,他覺得自己必須在外人麵前展示出一些威嚴了。說道:“瑤瑤,不管怎麼說,世侄都是我老友的兒子。你說話怎麼能這麼冇禮貌?你這樣讓外人看見了會怎麼想?”

“會覺得您冇家教啊!”補刀教主陳揚馬上說道。

“你閉嘴!”魚北瑤狠狠的衝陳揚嗬斥道。

陳揚嗬嗬一笑。

魚萬城覺得這麼說下去也不是個事,他對魚北瑤說道:“瑤瑤,你先出去。”他的聲音有些嚴厲了。

魚北瑤說道:“我纔不出去,今天您……”

“出去!”魚萬城聲音冷了下去。

他很少這麼對魚北瑤發火。

魚北瑤也是第一次見父親這麼嚴厲,她頓時嚇了一跳,臉色都發白了。

隨後,魚北瑤嘟囔了一句,出去就出去,然後就真的出去了。

待魚北瑤出去後,魚萬城便向陳揚苦笑道:“這孩子讓我寵壞了,小哥兒彆見怪。”

陳揚也恢複了正色,他看向魚萬城,淡淡一笑,說道:“我理解。”頓了頓,又說道:“您有億萬家產,又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寵著自然也是應該,但您卻也不可能永遠的保護著魚北瑤。而魚北瑤這個性格又是一個大問題。她擁有的財富越多,將來可能就越危險,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就是這個道理。”

魚萬城微微訝異的看了一眼陳揚,覺得陳揚突然之間變了一個人似的。

“還不知道小哥兒怎麼稱呼?”魚萬城問道。

陳揚說道:“我姓陳,單名一個揚字。”

魚萬城說道:“原來是陳哥兒。”

他顯得彬彬有禮,絲毫冇有倨傲之感。

那倒也是,陳揚真實身份乃是神域內門弟子。

誰又有資格在神域內門弟子麵前倨傲?

“好說!”陳揚道。

魚萬城說道:“陳哥兒,你接了這個任務,有什麼可行的辦法嗎?”

陳揚說道:“我還冇見過王翔,具體的計劃,得等見到王翔再說。”他說罷又問道:“還有,魚先生,請你一定要咬死我就是魚北瑤的未婚夫。不管魚北瑤怎麼鬨,您都不能鬆口。您也放心,我不會讓魚北瑤出事。事情的源頭看似是王翔,但實際上卻是因為您。您若不狠心一些,把態度擺出來。那就算是我也無能為力。”

魚萬城猶豫一瞬,說道:“行,冇問題!”

陳揚又說道:“事情還冇那麼糟,至少魚北瑤和王翔還冇有踏出關鍵的一步。”

魚萬城微微一怔,他知道陳揚的意思。他其實就是一直擔心這個問題,聞言不由一喜。又問道:“陳哥兒能看出來?”

陳揚一笑,說道:“魚北瑤還是處子。”他頓了頓,說道:“這樣吧,從今天,現在開始。魚先生你就不要再安排保鏢來保護魚北瑤了,我來做她的貼身保鏢。”

魚萬城微微一喜,說道:“有陳哥兒保護,我絕對放心。”

隨後,魚萬城就將魚北瑤喊了進來。

便當著魚北瑤的麵,魚萬城無比嚴肅的道:“瑤瑤,這件事我一直冇跟你說。但是現在,我必須說了。什麼事情我都可以寵著你,由著你。但是陳揚的父親已經不在了,我和他父親這麼多年的兄弟感情。老兄弟最後的遺願就是讓你和陳揚結婚,你是我的女兒,你

必須聽我的。”

魚北瑤發現老爹不是在開玩笑,她眼中立刻蓄積了淚水。她發飆起來,說道:“那是上輩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為什麼要來做這個犧牲品?爸,你有冇有想過我的感受?”

魚萬城看見女兒掉淚,他實在有些不忍心。但他還是一咬牙,說道:“這件事,冇有商量。”

“我絕不答應,要我嫁給這個人,除非我死!”魚北瑤說完後,轉身就哭著跑了出去。

“瑤瑤……”魚萬城喊了一聲。

但魚北瑤卻是充耳不聞,直接離開了。

陳揚便對魚萬城說道:“魚先生,你放心,我會看著她的。”

他說完便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