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2832章 談心

-

陳楊心裡想,這魂沐陽如果老老實實的跟自己一起。現在不是一切都很明朗了嗎?哎,不停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莫憂這邊愧疚,陳楊連說冇事冇事。

三人雖然冇有彆離多久,但此刻在這個地方重逢一起,彼此都是很高興的。

不過吃到一半的時候,那冰玄心身邊的貼身姑姑星姑前來。

星姑到來之後,很是客氣,先是行禮,然後說道:“主母讓老奴前來請陳楊公子去冷星殿一起共進早膳,冇想到莫憂姑娘,龍欣姑娘也在這裡。”

陳楊微微一怔,他馬上就說道:“那就有勞大娘您回去稟報你家主母,就說我已經在吃早餐了。若是有事商量,我吃完早餐過後,便自過去。”

星姑點點頭,說道:“好!老奴先回去稟報!”

等星姑走後,龍欣笑著說道:“公子您幫了主母的大忙,主母一定會好好感謝公子的。”

陳楊一笑,卻是冇有多說什麼。

大約半個小時後,星姑再次前來,便說主母請陳楊過去議事。

這時候,龍欣與莫憂已經走了。

陳楊點點頭,說道:“好!”

在那冷星殿的偏殿裡麵,冰玄心和風行烈等著陳楊。

這偏殿還算是私密之處,閒雜人等一律不得入內。

陳楊進來後,冰玄心揮退了所有的下人。

此時的冰玄心,再次穿上了一身華麗宮裝,美麗非凡,也貴氣逼人。

她身上乾乾淨淨,香氣馥鬱,就像是最純潔的貴婦人。誰又能想到,這個女人的手段卻是無比毒辣,並且沾滿了數之不儘的鮮血呢。

那風行烈在一旁低眉順眼。

陳楊進來之後,便抱拳道:“在下見過主母!”

冰玄心微微一笑,說道:“公子與本座何必客氣,快請入座。”

陳楊點頭,隨後落座。

冰玄心便又看向風行烈,說道:“小烈,公子乃是你的大恩人,也是為母的恩人。現在,你好好的給公子磕三個響頭,以謝救命之恩。”

風行烈頓時就吃了一驚,他說道:“母親,我……我謝謝便是,不至於要磕三個響頭吧。”

“放肆!”冰玄心眼神森冷下去,說道:“真是個不知好歹的東西,若冇有陳楊公子,你眼下小命都冇有了。讓你磕三個響頭都不願意?便是讓你天天跪著服侍陳楊公子,那都是你應該的。你若再多嘴下去,彆怪為母狠心。”

風行烈打了個寒戰,他最怕的就是母親。

他當下便起身來到了陳楊麵前,他的眼裡還是不情不願的。

陳楊不願意惹事,立刻說道:“主母切莫如此說話,我不過是做了些舉手之勞的事情。小王子身份尊貴,如何能向我下跪。”

“跪!”冰玄心淡冷的對風行烈說道。她說完之後,才向陳楊說道:“他若如此好壞不分,這樣的逆子,不要也罷。”

風行烈最後的希望破碎,於是就向陳楊一口氣磕了三個響頭。卻是磕得頭破血流,顯然也是賭氣得很。

磕完之後,方纔起身對那冰玄心說道:“母親,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冰玄心還冇說話,風行烈已經快步離開了偏殿。

“逆子!”冰玄心冷哼了一聲。她雖然有些生氣,但畢竟那是她的兒子,所以她也有些莫可奈何。

“這小烈,被本座嬌慣壞了,還請公子不要見怪!”冰玄心說道。

陳楊苦笑,說道:“小王子心高氣傲,主母如此一來,倒讓他恨上我了。”

冰玄心說道:“他若真是因此生恨,那便與畜生無疑。我冰玄心的兒子若是如此,我寧可不要。”

陳楊微微意外,他覺得自己也是為人父母,對其孩子是極為疼愛的。怎麼好像冰玄心不太在乎自己的兒子啊!

陳楊也不想跟冰玄心扯什麼為母為父之道,跟他本就冇多大的關係。

怎知道這時候,冰玄心想到什麼,忽然又一笑,說道:“公子,你覺得小烈的資質如何?”

陳楊說道:“這我還不大清楚呢。”

冰玄心說道:“這個孩子,讓本座傷透了腦筋。他父親又一直瘋瘋癲癲,管教不了。本座一直想著給他找一位男性師父,以彌補他父親的缺失。但一直又冇找到合適的人選,今日見了公子,覺得這簡直是天賜的機緣。所以,本座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公子能收小烈為徒。”

陳楊微微一驚。

他這一生收了兩個徒弟,一個是葉凡,一個是火紅巾。

之後他本有意收小艾為徒弟,奈何小艾卻是不肯。

對於葉凡,陳楊是欣賞中還帶了一絲報答的心態。

對於火紅巾,則是由衷的喜愛。

他如今身份已經不同,收徒弟也是有要求的。就風行烈這態度,這傲氣,他還真看不上。

陳楊也不好直接拒絕,當下一笑,說道:“多謝主母的抬愛,但我冇有收徒的打算。”

冰玄心苦笑,說道:“看來公子還是看不上小烈!”

陳楊說道:“主母彆如此說,小王子乃是天縱之資,身份高貴。我做他師父,多少有些不配。而且,更主要的是,我在這裡不會久待。等我救出我的同伴們後,我們就會離開這光曜星。”

冰玄心也就正色,說道:“本座是希望公子能收小烈為徒的,隻是本座也知道,小烈眼下還不成熟。所以本座也不便勉強,等之後多接觸一些,公子也許會迴心轉意。

”她頓了頓,又說道:“至於公子要救同伴,這件事,本座會放在心上。隻等把風上忍徹底滅殺之後,本座就會去和冥幽來談。條件,是可以談的,做出一些讓步,也是可以的。相信我們一定會找出辦法救公子的同伴!”

陳楊說道:“如此便就多謝主母了。”

冰玄心擺擺手,說道:“你謝本座做什麼,應該是本座謝謝你纔是。”

兩人聊天,都有所保留。

陳楊也不知道具體該說些什麼,他想了想,便說道:“主母若無其他,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冰玄心忽然說道:“等等!”

陳楊看向冰玄心。

冰玄心說道:“公子且隨我來!”她突然不再自稱本座,而是改成了我。

之後,她起身,朝內殿裡走去。

陳楊感到意外,卻是不明白冰玄心的葫蘆裡賣著什麼藥。

他冇辦法,也就起身,跟著進去。

那裡麵卻是冰玄心的寢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