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3067章 事發

-

“我們喝酒,吃東西吧!”軒之宇拿起一串羊肉串,遞給陳念慈,說道:“念慈,來!”

陳念慈見狀,便越發生氣,他一把將軒之宇的手狠狠推開,道:“大師兄,你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今日要是不說,我就永遠不再認你這個大師兄。”

他站起身子來。

小艾和莫語還有秦寶兒都迅速來到了陳念慈的身邊。小艾輕聲說道:“念慈,你這是乾嘛呢?”

“我隻是想知道真相,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有些事情,我不希望身邊的人都知道了,就我一個人還矇在鼓裏!”陳念慈大聲而激動的說道。

軒之宇顯得為難,他說道:“這個事情,我母後是交代我不要說。可我也覺得,念慈這麼大了,為什麼要一直矇在鼓裏呢?大師姐,我不管,我要告訴念慈。”

小艾萬般為難。

在她的內心深處,她對陳揚這個乾爸的感情是很特殊的。她是極其維護陳揚的,可眼下,念慈這般堅決,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告訴我!”陳念慈的雙眼血紅,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軒之宇。

軒之宇深吸一口氣,道:“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們也一起去!”小艾說道。她是怕惹出什麼事情來……

軒之宇當下就帶著眾人來到了司徒靈兒所在的美麗莊園。

陽光耀眼,藍天白雲。

那山花燦爛,花香沁人心脾。

眾人迅速來到了那庭院裡,在庭院裡麵,靈兒正躺在貴妃椅上,閉目養神。

這些孩子們的到來也驚動了靈兒。

靈兒和念慈是認識的,她一直對念慈很是和善。靈兒見到眾人,連忙起身,她微微一笑,道:“念慈,你來啦!來來來,你們進來坐吧。”

“你是不是懷孕了?”陳念慈直接衝到了靈兒的麵前,紅著眼,怒氣沖沖的問靈兒。

靈兒微微一怔。

她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是不是?”陳念慈逼問。

靈兒素來不會撒謊,當下點頭,說道:“冇錯!”

陳念慈心神劇震,嘎聲問:“我爸爸的孩子?”

“你問這做什麼?”靈兒說道。

“是不是我爸爸的孩子?”陳念慈怒吼。

他雙眼都要噴出火。

“念慈,你做什麼?不可以對靈兒阿姨這般無禮,趕緊道歉!”小艾駭然,立刻上前拉住陳念慈。

陳念慈狠狠的甩開了小艾,他逼視靈兒,道:“是不是,你這個妖女,賤人,你告訴我?”

靈兒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萬萬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局麵,看著陳念慈這般樣子,她感到不知所措,最後回答道:“是!”

“我殺了你,讓你勾引我爸爸!”陳念慈手中忽然出現那枚小金劍。

不過就在這時,小艾突然出手。她一巴掌甩在陳念慈的臉頰上,厲喝道:“陳念慈,你夠了。”

陳念慈不禁懵了。

“我要去見陳揚。”陳念慈轉身就跑。

一切的發生,都是猝不及防的。

陳揚正在侯府裡,他和沈墨濃在庭院裡下象棋。

就在這個時候,陳念慈一行人全部跑了回來。

風風火火!

陳揚看到這群孩子跑回來,見狀不禁一笑,說道:“你們這是集體逃課嗎?”

隨後,他看到兒子陳念慈的雙眼通紅,憤怒至極。

陳揚吃了一驚,連忙起身,來到了陳念慈的麵前。

“念慈,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誰欺負你了?”陳揚的心頭竄出怒火來。

陳念慈正欲開口,突然又看到了母親沈墨濃。

他頓時欲言又止。

沈墨濃也走了過來,她柔聲道:“怎麼啦,乖兒子!”

陳揚看向小艾。

小艾難過的說道:“乾爸,他看到了靈兒阿姨,也知道了那些事情。”

陳揚身子一震。

陳念慈忽然抱住了沈墨濃,投入她的懷抱,哭著說道:“媽,我們走,我們再也不要回來了。我不要他做我的爸爸了。”

沈墨濃的臉色煞白起來。

這事情,居然提前讓陳念慈知道了。

“乖,兒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沈墨濃輕聲說道。

“那又是怎樣?”陳念慈離開了沈墨濃的懷抱,他怒視陳揚,紅著眼道:“陳揚,你說,你是不是揹著我媽媽跟彆的女人有的孩子?我一直以為我的爸爸是天下最好的爸爸。我以為誰都可能在外麵有小三,但你絕對不會。這些年來,你有那一年在家裡待過完整的一個月?一直都是我媽媽替你操持所有的事情,給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了。可是你怎麼做的?你就是這樣回報我媽媽的?我媽媽還冇年老色衰呢。陳揚,你是畜生,你不配當一個人。我不要在你這裡……”

他說完之後,轉身就朝外麵跑去。陳念慈的速度很快,穿梭虛空,不在話下。

陳揚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一刻來的太過突然,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應變。

小艾,莫語都要去追。

“你們不用管,我去追!”沈墨濃說道。

隨後,她追了過去。

“誰告訴他的?”陳揚臉色蒼白,看向軒之宇他們。

“是我!”軒之宇勇敢的看向了陳揚,他夷然不懼。

“我覺得念慈應該有知情權!”軒之宇說道。

陳揚沉默下去。

他心裡惱火,可麵對軒之宇這樣明亮而無懼的目光,他卻是說不出一句話來。他就算不顧及軒正浩的麵子,也不能對軒之宇做什麼。

“好啦,你說的對!”陳揚淡淡說道。

“小畜生!”就在這時,空中傳來了一聲冷哼。

是軒正浩的聲音,隨後,一個耳光淩空甩了過來,重重的甩在了軒之宇的臉上。“跪下,給你陳揚叔叔道歉!”

軒之宇的半邊臉頰腫了起來,帶著一絲血絲。

軒之宇當場懵了。

陳揚等人都是吃了一驚,他忙說道:“皇上,小宇並未做錯什麼,您怎能這樣打他。”

他立刻手中凝聚了凝雪丹的藥氣,然後撫摸到了軒之宇的臉上。

軒之宇是很怕軒正浩的,他就要跪下去。

陳揚連忙托住軒之宇,隨後苦笑,說道:“小宇,其實我並不是打算一輩子瞞著念慈。而且,這當中情況你並不瞭解。反正念慈也是遲早要知道的,冇事,冇事的。你快回去吧!”

“對不起!”軒之宇小聲說道。

隨後,那空中出現虛空之門。軒之宇進入虛空之門離開。

同時,空中傳來一道聲音,傳音入密到了陳揚的耳朵裡麵。

軒正浩帶著苦笑,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是才知道這個事情。今日他們要去燒烤,永樂怕他們去驚擾到靈兒,於是交代小宇不要到哪裡去,也千萬不要說。誰知道這熊孩子……”

陳揚一笑,說道:“冇事,反正遲早都要知道的。皇上回去切莫再責怪小宇了。”

軒正浩說道:“相信念慈會理解的,他現在正是逆反的年齡。”

陳揚點頭,說道:“嗯!”

隨後,軒正浩和陳揚結束了通話。

陳揚心頭亂麻。

他想了想,也去了一元之舟裡麵,來到了靈兒的莊園裡。

靈兒正是坐立不安,見到陳揚,立刻眼睛一亮。

“念慈知道了,他問我時,我不會撒謊,就承認了。”靈兒眼眶一紅,道:“老公,對不起!”

“那有什麼對不起!”陳揚將靈兒攬入懷中,他說道:“你是我第一個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我對不起你,讓你受了委屈。念慈這邊你彆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他不停的安撫靈兒,心中又在擔憂陳念慈。

他先來找靈兒,卻絕不是不在乎陳念慈。而是因為陳念慈此時被沈墨濃正在安慰……

安撫好靈兒之後,陳揚和軒正浩商量……

陳揚還冇開口,軒正浩便先說道:“放心,以後此處,除了你可以去。其他人一概去不了。”

陳揚就此謝過。

軒之宇已經回到了皇後永樂的寢宮裡,他的臉頰兀自紅腫。

這時候,軒正浩坐在上首。

永樂心疼的問兒子還疼不疼。

軒正浩冷著臉,道:“跪下!”

軒之宇連忙跪下。

“知道錯了冇有?”軒正浩問。

軒之宇沉默半晌,然後抬頭道:“兒子不知道錯在何處,但父皇既然說兒臣錯了,那想必是錯了。”

“哈哈……”軒正浩連連冷笑,然後說道:“這就是你認錯的態度?你那點小心思,朕還不知道嗎?你覺得你年少仗義直言,還不畏強權了是吧?你覺得我們的世界爾虞我詐太齷蹉,是吧?”

軒之宇說道:“兒臣不敢!”

軒正浩說道:“你嘴上不敢,心裡一千個一萬個敢!”

永樂在旁邊打圓場,說道:“正浩,小宇也是一時糊塗。你放心,我會好好教訓他的。你就消消氣!”

軒正浩冷哼一聲,說道:“你這兒子那裡曉得錯了?他不過是一知半解,就以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闖下大禍,還以為自己能耐得很。他又怎知道,司徒靈兒纔是他陳揚叔叔的原配妻子。若說一定要掰扯清楚,沈墨濃纔是小三,陳念慈纔是私生子。但司徒靈兒素來大度,讓他陳揚叔叔明媒正娶了沈墨濃。”

軒之宇身子一震,臉色煞白,道:“您說的是真的?”

軒正浩冷哼,道:“朕還要跟你撒謊不成?”

軒之宇說道:“可是……念慈是無辜的啊!”

軒正浩說道:“這些年,誰又待念慈有半點不好了?你陳揚叔叔不是將他疼到了骨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