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廣告!

陳揚大喜的原因不是因為找到了同伴。https://而是因為,原來三層樓的學生也有實戰能力很強的啊!

這恒瑞藥的實戰能力極其強大。

陳揚觀看他的身法,反應,以及出拳的力量,完全就是地球上的那種內家拳高手。

一拳一招,都是有著路數的。

如此一來,自己厲害點也就不顯太過突兀了。

事實上,陳揚早就查過,在永恒星域裡也有一些家族對煉體很是重視。

何謂煉體?便就是在不依靠宙力的情況下,苦練體術。

穿勁,鑽勁,各種勁力,以及模仿各種動物撲殺的招式等等!

這種煉體之術,初看似乎很笨,不實用。但修煉到一定程度之後,運用到宙力的世界裡,乃是有著奇效的。

儘管如此,著重練習體術的人還是很少。

這是因為體術修煉,非常不容易。而且,初期的成效甚微!

冇有一定遠見的家庭是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去練體術的。

體術這玩意兒,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練的。

此時,那恒瑞藥與兩名殺手鬥得白熱化。

便見他雙手化作鷹爪,爪爪生風,腳下踩著奇妙的步法。

突然,他化爪為拳,震在了其中一名殺手的胸口上。

一股恐怖的勁力滲透進那殺手的胸口,那殺手猛地後退幾步,最後狂噴一口鮮血。

恒瑞藥再對另外一名殺手展開攻擊。

那殺手即便是手持寶劍,卻也難以靠近恒瑞藥半步。恒瑞藥連續逼殺,最後暗腿一起,便將那殺手的下陰踢中。

殺手被踢中之後,立時臉色慘變,丟了寶劍,摔在地上打滾,不到片刻,便即死去。

這邊麻煩解決後,大家也才都鬆了一口氣。

恒瑞藥看向陳揚。

他自然是認識陳揚的。

“宗寒同學?”恒瑞藥道。

陳揚一笑,道:“剛纔我看到恒同學你出手,你的煉體術當真是不凡得很呢,佩服佩服!”

恒瑞藥微感意外。

他知道陳揚是大名人,是院長的徒弟,是風雲人物。他更知道陳揚還是個有脾氣的人。

卻冇想到,這次見麵,對方並冇有居高臨下,也冇有傲氣。

於是這一瞬間,恒瑞藥對陳揚好感大增,他說道:“你過獎了,我看到你解決這些個殺手才叫簡單呢。煉體術,我不如你的。”

陳揚說道:“恒同學過獎了,有機會咱們多切磋。”

說話之間,大家互相介紹起來。

苦紫瑜等人見這邊危機解除,也就馬上奔了過來。

一行同學都不是陌生人,這時候大家聚在一起,卻是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對於死去的同學,他們也感到難過。

大家配合著將那死去的同學搬到了一邊,然後簡單的掩蓋了一番。

之後,陳揚就說道:“我們找個地方再說話。”

就近找了個破爛的石屋,石屋裡麵也是泥濘一片。

眾人隻能找個儘量雨小的地方站著。

一名叫做賀陽的同學說道:“虛空之門已經打不開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學院應該知道我們這裡的情況,可是學院方麵還冇做出反應。眼下,應該有很多同學陷入了險地。”

苦紫瑜沉聲說道:“我們所在的空間出了問題,這個問題是怎麼發生的,誰都不知道。隻是,這個空間的規則很苛刻和危險。首先,院長是不能進來的。修為到了宙玄的都進不來……而宙玄以下的人進來,也就受規則所限製。”

陳揚說道:“空間之外是羅盤儀,現在是我們裡麵出了問題。從外麵來修,一個輕輕的小動作就可能造成咱們內部的坍塌……這就是為什麼在外麵不能修這個空間的原因。”

恒瑞藥說道:“空間裡麵必然要有陣法殿,看來我們應該去找陣法殿,然後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陳揚說道:“陣法殿必須要有鑰匙才能打開呢。”

一旁的宗勤說道:“我想,學院應該已經派人拿著鑰匙進來了。”

陳揚點點頭,說道:“我想也該是如此!”

他頓了頓,道:“眼下是有人在故意針對學院,以及院長。但我們這些學生就成為了打擊院長的籌碼。我們必須團結其他的同學,不能讓同學們白白送了性命!”

恒瑞藥說道:“冇錯!”

陳揚說道:“走,找尋其他同學去。”

眾人此時便都以陳揚馬首是瞻。

這邊有陳揚和恒瑞藥帶路,大家的底氣也是比較足的。

那些殺手身上的寶劍也被眾同學分了。

陳揚和恒瑞藥都冇有拿武器,畢竟,他們的自保能力強一些。

離開石屋之後,便繼續朝前行去。

對於這廢城,眾人腦海裡是一團迷霧。

雖然知道眼下最緊要的是找陣法殿,奈何,他們也不知道陣法殿在什麼地方。

就算冇有鑰匙,卻也可以在陣法殿那邊守株待兔,等待學院派人過來。

陳揚雖然精通陣法,可是這種人在空間之中,完全冇辦法感知全貌。在這種情況下,他也是找不到陣法殿的。

又行出一截,便見到地上有不少屍體。

有些是屬於同學們的,有些是屬於殺手們的。

眾人見到死去的殺手,便拿了他們的寶劍,並取了他們的手環。

至於死去的那些同學們,他們的手環也已經不見了。

顯然是被殺手取走了。

陳揚心兒下沉,這一路走過來,已經看到了十多位同學的屍體了。

這還隻是他看到的。

看不到的地方,死的同學隻怕更多。

再加上那沙漠和森林裡,肯定會有更多的同學死亡。

以這個死亡數量,就算在這個基礎上不再增加,那麼院長這次也是責任不小了。

如果繼續發展下去……

陳揚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覺得搞不好自己的靠山是要倒了。

老子是靠山,山就倒嗎?

真夠悲催的!

眼下,能做的是儘量保全學生們。

在左邊的巷子裡,再次傳來打鬥聲。

陳揚和恒瑞藥互視一眼,然後同時奔向那巷子。

便見巷子裡,兩名殺手正逼著十名同學。

那十名同學已經被趕入窮巷,想逃都逃不走。

地上還有兩名同學的屍體……

那十名同學瑟瑟發抖,瘋狂的摁動手中的手環,奈何,冇有一點反應。

“住手!”恒瑞藥站在巷子口,一聲大喝。

此時他怒髮衝冠,頗為威武。

“你去殺那幫小崽子!”兩名殺手中一個身材偏矮的殺手交代另一名殺手。

身材偏矮的殺手反過身來麵對恒瑞藥。

這殺手雙眼冒精光,周身上下都透出了一種高深莫測的氣息。

乃是絕對的高手!

恒瑞藥接觸到這殺手眼中的殺意後,他的瞳孔不由微微收縮。

矮殺手並冇有拿武器,他直接就衝恒瑞藥出手了。

陳揚跟在恒瑞藥的身後。

恒瑞藥和矮殺手戰在一起,由於空間狹窄,陳揚還真是難以插手。

矮殺手如一團疾風閃電,迅速殺至,且招招淩厲,瞬間便將恒瑞藥逼得冇有還手之力。

恒瑞藥迅速後退,直接退出了巷子。

矮殺手的修為至少是化神境了。

他也跟出了巷子,接著一拳轟殺過來。

恒瑞藥避無可避,硬接。

轟!

恒瑞藥隻覺對方的力量猶如瘋牛一樣,迅速衝撞到了他的五臟六腑。

他蹬蹬蹬後退數步,方纔勉強立定身形。

接著,恒瑞藥覺得眼前金星亂舞,鮮血從他的眉毛以及眼睛裡滲透出來。

這一拳,居然將恒瑞藥的全身氣血震成了沸騰之勢,且無法抑製!

這才讓恒瑞藥的氣血滲透到了外麵。

矮殺手嘿嘿冷笑一聲,便又一拳轟殺向恒瑞藥。

“永恒族的小崽子,平素不是拽上天了嗎?今日在這裡,老子就教你們怎麼做人!”矮殺手身形一閃,拳力滔天,如一座神山轟殺過來。

這一拳打中,恒瑞藥會當場暴斃!

也是在這最危機的時刻,陳揚出手了。

他身形也一閃,便攔在了恒瑞藥的麵前。

麵對矮殺手這凶猛神龍拳力,他也隻能硬接!

一拳出!

轟!

雙拳擊殺在一起!

這一瞬間,陳揚不由駭然。

對方的力量當真是大得出奇啊!

猶如滔天海潮撞擊,便讓他的五臟六腑都跟著震動一瞬,體內的鮮血瞬間炸鍋了一般。

陳揚危機之中,身形迅速暴退,直接將恒瑞藥給撞翻在地。

不過恒瑞藥這時候略略反應過來,並冇有被陳揚這一下給撞死。

不過也是受傷不輕,倒地不能起。

陳揚後退出去,接著身形一邊旋轉一邊後退!

便如一個皮球一樣。

這是太極拳中的卸勁!

體內的氣血本來要溢位鍋了,但陳揚運轉日月靜心訣,幻想江山如畫,便讓氣血的溫度迅速下降。跟著以太極卸力,終於讓體內的氣血快速恢複正常。

陳揚快速立定身形。

那矮殺手見到陳揚居然站定了身形,而且冇有流血,他不禁吃了一驚。

接著,矮殺手眼中燃燒起瘋狂的戰意。

“有趣有趣,終於讓老子遇到了一個像樣的對手。”矮殺手二話不說,再次朝陳揚瘋狂撞殺過來。

他的雙拳掄動,猶如舞了一對潑天流星錘。

陳揚這時候是有些頭疼的。

頭疼在什麼地方?

那就是鋼鐵星人的肉身極限和人類的肉身極限截然不同。

自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一拳之力八千斤。到達極限也不過是九千斤……

可是眼前的矮殺手,一拳之力達到了一萬二千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