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廣告!

陳揚心中也無法摸準天尊的實力如今到底如何,最要命的是,他自個的實力也隻剩下三成了。即便這天尊是偽裝強大,但若還剩個一兩成功力,自己也不是其對手啊!

天尊踏前一步,陳揚這邊居然集體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陳揚後退是因為功力未複,其餘人後退則純粹是害怕了。

陳揚頗感無語,對身後這幫大哥們算是徹底服了。但到了此時此刻,冇他們也不行啊!於是他對師北落等人道:“大哥,**,天奴,你們在前衝著,他的實力已經受損了。我需要一些時間恢複功力,你們若能撐住一時半刻,咱們就會勝利。若是撐不住,就全部一起死吧!”

天尊頓下腳步,掃視眾人,道:“本尊今日不想再生其他的枝節,隻想殺死宗寒與明知夏。你們其他人在本尊眼裡,不過是螻蟻一樣的存在。殺與不殺,都無甚所謂。本尊可以向你們保證,隻要你們全部不插手,那麼你們的罪孽,本尊全部赦免。並且讓你們重回審判院與原始學院,所有尊榮,都歸還於你們。”

“真的?”雷鬼顫聲道。

滄海嵐等人也忍不住心動了,一個個開始心跳加速。

“蠢啊你們,他嘴上說放過你們。將來他轉身不見了,他手底下的那些人能容得下你們吧?現在就是乾掉他的最好時機。他若不虛弱,會跟你們給這麼大的誘惑?”陳揚也是急了。

藍紫衣喝道:“你們這幫人難道忘了就在幾個月前,你們全部被抓入黑獄的下場了嗎?”

雷鬼等人心中天人交戰。

若是天尊讓他們直接來殺陳揚戴罪立功,他們估計也不大敢。但天尊此刻隻是讓他們不動手,這等誘惑,確實是有些受不了。

好在的是,陳揚還有一批忠心的手下。

師北落大喝道:“拚了!”

天奴也大喊:“拚了!”

頭陀淵,**跟著爆吼,四人一起朝天尊衝去。

陳揚對淵龍道:“你還要背叛多少次,才能做一個真正值得交的朋友?真的不能打破內心的恐懼嗎?”

“吼!”淵龍終於下定決心,便也就衝殺了上去。

“雷院長,滄長老……”陳揚看向了雷鬼,滄海嵐還有燕孤鴻他們。

燕孤鴻沉聲道:“我的命是宗寒救的……”說罷之後,便也衝入戰圈之中。

雷鬼,滄海嵐相視一眼,兩人一咬牙,終於也衝了過去。

那勾文君見大家都上了,也就不得不上了。

這些高手們在當今的星域之中,都是頂尖級彆的。他們此刻一起出手,雖然失了法寶,但也威力非凡。

現場之中唯一還有法寶的就是淵龍,淵龍的生命神殿不用擲出去攻擊。此刻,他動用七重相困住天尊。

其餘眾人在天尊身邊遊走,不時發出強猛攻擊。

各種法術,道法全部朝天尊招呼了過去。天尊並冇有強行衝殺,而是雙手結法印,在他的周身上下布了一層罡勁。

這層罡勁便是七彩之色,七彩波紋濃鬱至極。

諸多的攻擊進入七彩波紋之中,便就消失不見。

諸人不顧一切,全力攻殺,但都破不開天尊的七彩波紋。

陳揚看了過去,已然看不見天尊的人影了。眾人就像是在攻擊一個七彩絢爛的立體水池一般。

“全部不要停,不要給他喘息和恢複的機會!”陳揚再次大喝道。

說罷之後,便對藍紫衣道:“進去!”

藍紫衣不及細想其他,便與藍紫衣進入黑洞晶石裡的一層密閉空間裡。

“紫衣,我的傷一時半會難以痊癒,你的傷也是。眼下我們必須陰陽靈脩了。”陳揚說道。

藍紫衣道:“你能行嗎?”

陳揚道:“顧不了那麼多了,儘力一試!”

藍紫衣點頭。

當下兩人相對盤膝而坐,並且各自伸出雙掌互抵一起。

陳揚的法力朝藍紫衣的身體裡輸入進去,藍紫衣以前與陳揚靈脩過,對這種感覺是有準備的。

先前兩人也試圖靈脩,但兩人的法力總是不能融合一處。

眼下,陳揚一來知道事情緊急,二來也知道藍紫衣生命本源燃燒過後,需要靈脩來恢複。所以他已經冇有其他的顧忌了……之前的靈脩失敗,是因為顧忌到了曾經對黑衣素貞的承諾。

可如今生死關頭,加上藍紫衣身受重傷,那麼其他的一切顯然都已經不再重要。陳揚心無旁騖之後,這次的靈脩就快速成功了。一瞬間,兩人便即靈脩成功。雙方的法力融合一處,成就陰陽法力。

與此同時,陳揚驅動陰陽法力到了身體之外,並抓取更多的丹藥吸入體內。無窮的丹藥海量燃燒,陰陽法力對此統統吸收,消化。本來還有不好消化的地方,但是陰陽法力融合之後,便可以將一切的雜質都煉化乾淨。陰陽法力是可以達到無中生有的神妙的……

陰陽法力可以孕育出生命。

陳揚和藍紫衣受損的經脈便開始快速修複,而且藍紫衣的生命本源也在快速修複。

靈脩之時,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法力在彼此身體遊走之時,宛如熱戀的情侶一樣,再無任何的秘密。

你可以窺見我的一切,我可以窺見你的一切,包括對方的想法,彼此都能清清楚楚。

當法力在藍紫衣體內遊走之時,藍紫衣的身體開始微微戰栗,感覺自己似乎是在被陳揚撫摸一般。

陳揚在模糊中,瞥見了藍紫衣的諸多記憶。

藍紫衣同時也看到了陳揚的許多記憶,包括靈尊大戰的慘烈,她都看到了一些。

不過,一切都是浮光掠影般掃過。兩人此時根本冇多少時間去看對方的記憶。

此時,外界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更加激烈的狀況。

天尊先前是冇有露頭,眾人攻擊的就更加猛烈了。天尊的不還手讓他們終於完全確定,這天尊的確是受了傷的。

眾人也不由佩服陳揚和藍紫衣,居然可以將全盛時期的天尊打成重傷。要知道他們這幾人一起出手對付受傷的天尊都被嚇得屁滾尿流呢。

不過很快,天尊的傷勢似乎已經有所緩和了。

眾人的攻擊對於天尊來說,並不可怕。天尊冇有硬拚,是知道硬拚下去會讓傷勢加重。於是他也選擇了原地療傷,而且是在這數大高手的圍攻下選擇療傷。

單憑此項,天尊的修為便可笑傲星辰大海了。

眾人攻擊七彩波紋正烈之時,七彩波紋忽然全部收攏,最後化作七重光圈回到了天尊的身後。天尊眼中一厲,忽然出掌。

一瞬間,便是朝眾人各出一掌。

掌如閃電雷霆,並且攜帶億萬神力而去。

首當其衝的便是天奴,天奴隻覺眼前一黑,勁風撲麵殺來,如一顆星球朝他的臉門撞殺過來一般。

天奴駭然,急速後退,運足全身宙力,雙掌朝那掌力連拍過去。

轟!

掌力接實,天尊掌中的神力就如火山海嘯,滅絕天地的衝殺而來。

轟隆!

天奴如遭雷擊,瞬間被震退萬餘裡,同時隻覺五臟六腑之內掌力亂竄,跟著便抑製不住的噴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頭陀淵與天尊對了一掌,隻覺眼中金星亂舞,體內神力亂竄,五臟六腑都要被擠壓在一起。

身形也被震飛出兩萬餘裡,接著就暈厥過去了。

淵龍麵對天尊的掌力,快速施展出生命神殿的時間相,空間相,摺疊相等等阻攔。但那道掌力卻是瞬間穿透一切的法則與虛妄,最後擊中在淵龍的命運相上。

淵龍感覺這一掌擊在了他的心坎上一樣,他迅速後退十餘步,跟著噴吐出一口鮮血。倒是冇有受太重的傷……

雷鬼,滄海嵐,師北落,燕孤鴻也均被震退,一個個臉色煞白,狂噴鮮血。但是傷勢均不太重……

勾文君則是被震飛萬餘裡!

**也飛出兩萬餘裡,三華全亂,重傷難愈。

天尊一舉將所有人逼退之後,快速朝那虛空中的黑洞晶石殺去。

他的雙眼綻放寒芒,殺氣逼人。

隻因他已經受夠了眼前的這一切,他是絕世無雙,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天尊。

他要殺誰都如殺螻蟻一般!

而今日居然被這群螻蟻重傷圍攻,居然將這宗寒,藍紫衣屢屢殺之不死。

他徹底怒了!

必須要以敵人的鮮血來洗刷這份恥辱。

不過,他還冇靠近黑洞晶石,黑洞晶石便已經發生變化。

那黑洞晶石在虛空中忽然變大,最後形成一個黑色的巨人。這巨人的臉是混洞一片,冇有任何的五官。

巨人猛然抬拳,便朝天尊轟殺過來。

天尊眼也不眨,背後七重光圈越發耀眼,接著,他也舉起拳頭。七彩光圈在他的整條手臂上融合成七彩盔甲。

一拳迎向巨人的拳頭。

轟!

兩拳互相擊殺在一起,能量餘波橫掃十萬八千裡。

宙力海洋中翻起滔天駭浪。

與此同時,七彩盔甲中出現無數的彩色觸手,居然將那巨人的手臂纏繞住,便是開始吸收巨人的力量與黑洞粒子。

黑洞巨人整個身體迅速開始坍塌,最後全部化作黑洞流沙反而纏繞向了七彩盔甲,並且向上延伸,快速將天尊整個人都包裹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