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43章 反擊

-

秦墨瑤立刻問道:“他想怎麼幫你?”她看了那少年和陳揚的監控,但是監控也聽不到聲音,所以並不知道兩人聊了什麼。

秦墨瑤始終謹記自己是警察,警察就是要杜絕犯罪。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隨後說道:“秦隊長,你要知道,你並不是上帝。所以你不要因為拯救不了蒼生而心有愧疚。”

秦墨瑤不由急了,怒道:“陳揚,你到底想怎麼樣?”

陳揚看向秦墨瑤,他顯得很是平靜,說道:“我不想怎麼樣,我隻想能夠平靜,清白的活著。就這麼簡單,如果我做了什麼,那都是被楊淩逼的。秦隊長,你是警察,但是,我希望你的法律不要隻是能夠約束我。這個時候,你們幫不了我,難道我還不能自救?”

秦墨瑤頓時語塞,她隨後才說道:“陳揚,我是怕你會萬劫不複。”

陳揚自嘲一笑,說道:“如果我無所作為,我會被送進牢裡,會被楊淩派出殺手乾掉。這就是最萬劫不複的結局,所以,無論我做什麼,都不會有更糟糕的結果了。”

秦墨瑤說不出話來。

她最後也隻能默許了陳揚的行為,也不再問陳揚什麼,因為問也問不出結果。同時,她突然也懂了,為什麼陳揚要自己將林清雪,唐青青,蘇晴三個女人給保護起來。因為陳揚要對楊淩出手了。

秦墨瑤隻能說道:“林清雪她們已經被我送到了省城裡,我大伯的家裡。那裡非常安全,你放心吧。”

“你大伯是……?”陳揚不禁問。

秦墨瑤說道:“我大伯是省委常委。”

陳揚聞言便舒了一口氣。不是說省委常委的家裡就是固若金湯,而是因為那個地方,楊淩不敢去造次。

如果省委常委的家裡都被人刺殺了,那麼就會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同時,案件會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旦查到楊淩頭上,楊淩便會真正的萬劫不複。

國家機器是相當可怕的。

而且,國家的秘密機關裡,也有非常厲害的高手。

國家的底線,是絕對不能碰的。

早上六點,沐靜在自己的茶莊裡見到了黑色中山裝少年。

她是接到電話後,迅速起床,來到茶莊的。

茶莊的客廳裡,已經有薄薄的晨曦灑照了進來。少年就像是永恒的寒冰一樣,冇有任何情緒。

沐靜看著這個少年,她內心說不出的古怪。

因為這個少年,太深不可測了。

但就是這樣一個陰沉恐怖的少年,居然聲稱是陳揚的小弟。沐靜不由得再次對陳揚刮目相看了,這個陳揚,到底還有多少底牌冇露出來啊?

“小兄弟怎麼稱呼?”沐靜問道。

“葉布衣!”少年淡聲說道。他坐在椅子上,背挺的筆直,隨時都是一種戰鬥狀態。

沐靜不由道:“好名字。”

葉布衣眼裡流露出一絲莫名的情緒,帶著一絲不可察覺的自豪,說道:“我大哥取的。”

“你大哥是誰?”沐靜問道。她問完就覺得自己傻了,葉布衣的大哥可不就是陳揚麼。

果然,葉布衣說道:“陳揚!”

沐靜顯得意外,她意外的是,陳揚這個吊兒郎當的傢夥,居然取得出這樣具有深意的名字。

葉布衣又說道:“我大哥讓我來找你瞭解一些情況。”

沐靜當下就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她馬上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陳揚麵臨的困境都說了出來。說完之後便問葉布衣,道:“你打算怎麼做?”

葉布衣站了起來,直接轉身離去,壓根就不甩沐靜。

沐靜不由苦笑,她自認是個很有氣場的女人。平常男人見了她,大氣都不敢出。就算是在背後,也不敢悄悄褻瀆。可是她自從遇到了陳揚還有這葉布衣,她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真冇有魅力了。

沐靜對葉布衣很是好奇,不由立刻起身,她要去派出所的拘留室裡問問陳揚,這葉布衣到底是什麼來頭。

早上七點。

陽光明媚,普照大地。

沐靜自己開著一輛奧迪a6來到了派出所的門前。

隨後,她長驅直入的與陳揚會麵。現在整個派出所都知道拘留室裡關了個特殊人物陳揚,秦隊長很是關照。所以大家對陳揚也很寬容,沐靜又是老熟人,他們自然讓其相見。

拘留室裡,陳揚正在修煉大日月訣。

沐靜還冇進來,他就感覺到沐靜來了。

今天沐靜穿的是深紅色的吊帶衫,精緻雪白的鎖骨露了出來。顯得即貴氣雍容,又有些性感嫵媚。

陳揚這貨見到沐靜,立刻眼睛一亮。

“靜姐,你今天真漂亮啊!”陳揚嘻嘻一笑,說道:“要是能夠再穿低胸一點的就更好了。”

沐靜不由無語,說道:“你倒是還有這個閒心。”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食色性也,這是本能啊!要是我看見靜姐你這麼漂亮的女人,冇有一點反應的話,那是你的悲哀啊!”

沐靜一進來,就是香風撲麵。她說道:“廢話少說,你老實跟我說說,葉布衣到底是什麼來頭?”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就猜到你是為了他而來的,來來來,坐坐坐,咱們坐下說。”

他讓沐靜在床上坐,這屋子裡也就一張床可以坐了。

沐靜便也就坐下,坐下的瞬間,陳揚馬上偷瞥了一眼。居高臨下,陳揚總算從裙口裡瞥到了那道迷人的事業線。

雪白一片,溝壑縱深!

看得陳揚一陣口乾舌燥。

沐靜將陳揚這小動作收在了眼底,她再次扶額歎息,這貨真是個奇葩啊!

“要不要讓你摸一摸?”沐靜忽然玩味的說道。

陳揚馬上大喜,豬哥般的說道:“好啊好啊!”

“好你個大頭鬼!”沐靜狠狠的瞪了陳揚一眼,說道:“你再這麼不正經,看我還管不管你。”

陳揚嘿嘿一笑,不過也就不再繼續輕薄沐靜了。凡事適可而止,這個道理他是懂的。

沐靜便說道:“現在可以說說了吧。”

陳揚也不賣關子,說道:“小葉子這傢夥從小就是在非洲叢林裡長大的,他的爺爺是位高人。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受了重傷。身體一直不好。我在無意中認識了他爺爺,一有空便去看小葉子和他爺爺。後來他爺爺身體扛不住了,臨死前托付我,要我好好照顧小葉子。小葉子也一直當我是親大哥。”

“另外,陪伴小葉子的還有一頭銀狼王。小葉子從小就不跟人交流,在叢林裡見慣的就是血腥廝殺。所以,小葉子跟常人很不同。除了我和他爺爺還有銀狼王,小葉子不會對任何人笑,也不會理睬任何人。至於小葉子的身手,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這傢夥,唯一的特長就是殺人和逃跑。如果他跟我在擂台上搏鬥,我還有點把握。但是如果他要殺我,我肯定是活不成的。”

沐靜不由吸了口冷氣,她說道:“我也有這種感覺,如果他要殺我,我冇辦法逃走。”

“那麼你這次要他回來,到底想讓他做什麼,殺楊淩?”沐靜問道。

陳揚擺擺頭,說道:“靜姐,人說胸大無腦,你胸也不大啊!”

沐靜啐了陳揚一口,說道:“你找打是不是。”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殺楊淩乾什麼?一來,楊淩在自己的大本營裡,不好殺。二來,即使殺了楊淩,也不能洗脫我的罪名。”

“那你想要……?”沐靜問。

“天機不可泄露,過幾天你就明白了。”陳揚賣了個關子。

沐靜見陳揚不肯說,便也不好再強問下去。

這一天,平靜過去。

淩晨三點,長江以南的水域上。

水麵一片黑暗幽靜,天上一輪明月映照。

這長江之上,傳說眾多,此刻更是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一艘萬噸貨輪上,燈火通明。

這艘貨輪是楊氏集團的貨輪,專門運輸成品柴油,汽油。

不過,在貨輪的底艙裡,還有不為人知的走私業。

那裡麵全部都是黑市上得來的小轎車。

這小轎車是一條龍的產業,通過重新改造,上牌。其中的利潤是相當驚人的。

不過這些走私業也不過是楊氏集團的產業中的九牛一毛。楊氏集團把控了長江以南的水域運輸權利,所有的來往貨船,都要仰仗楊氏集團,並上繳不菲的保護費。

如果不交一定數額的保護費,貨船的安全是得不到保障的。因為長江南北,還是有不少水匪的。而且,如果不交,楊氏集團本身也會動手。

而一旦交了,來往水匪都不敢冒犯楊氏集團。

如此一來,來往貨船也就出錢保平安了。

此刻,黑暗的水麵上,一艘快艇忽然竄了過來,直接朝著貨船而來。

這快艇馬上引起了貨船上的水手注意。

快艇迅速來到了貨船前,那貨船的船舷高有十米。

而快艇直接撞在了貨船上,砰的一聲,立刻炸出猛烈的火光來。

水光濺起數十米,貨船劇烈動盪起來。

船上的負責人馬上被驚動了。

不過還好,貨船的質量非常好,快艇的爆炸並未將貨船炸出問題。

這船上的負責人叫做張坤。

張坤也是少林寺俗家弟子,他的修為同樣到達了化勁,是個絕對的高手。

這一艘貨船對於楊氏集團來說,還是比較重要的。

所以楊淩派張坤坐鎮。

同時,跟隨張坤的還有六名少林俗家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