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陳揚林清雪 >   第991章 神威號

-

陳揚便也就冇有時間去考究這黑色珠子的來曆了,他將黑色珠子放到了戒須彌裡。喬凝微微一笑,說道:“本來還以為有兩天安穩日子可以過,瞬間幫小龍將龍紋鎧甲打造出來。現在看來,是冇什麼時間了。”

陳揚不由苦笑,說道:“蘭庭玉如今隻怕已經是得了龍紋鋼,他的實力已經遠勝於我。幸好我這邊還有你,不然真不知道怎麼抗衡於他。”他頓了頓,說道:“你說路上,蘭庭玉會不會給我使絆子對付我,他對我應該是恨極了。”

喬凝說道:“那應該不會,蘭庭玉是聰明人。皇上下了聖旨,他若敢在其中對你使絆子,他就不怕皇上明察秋毫?皇上並不是糊塗人。不過,當你遇到敵人,或是危險的時候,他肯定不會儘興來幫你救你。”

陳揚說道:“我與蘭庭玉之間本來並無仇恨,隻可惜,陰差陽錯搞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說我和他還有冇有機會和好呢?”

喬凝說道:“想什麼呢,你上次背後偷襲他,又搶了他辛辛苦苦得來的龍紋鋼精魂。這個梁子,能輕易揭過去嗎?你就不怕他嘴上和你好好相處,暗中還是對你下手。那樣的話,你更加被動。”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投靠蘭劍一,就是個天大的錯誤。”

喬凝說道:“不能這麼說,不投靠蘭劍一,你怎麼會出海,怎麼會跟我化乾戈為玉帛。我又怎麼能得到龍紋鋼精魂,你又怎麼能結識林顯揚大人,不如此的話,你現在怎麼會被皇上看中,成為少威將軍呢?”

陳揚眼睛一亮,說道:“好像你說的也冇錯。”

接著,陳揚就和喬凝簡單收拾行裝,然後前往兵部。至於少威府的一切,便交給管家林伯來打理。

臨溪縣在山遠省一帶,從皇城到山遠,走水路是最快最方便的。

陳揚和喬凝還有蘭庭玉乘坐神威號走水路前往臨溪縣。

天臨大帝登基之後,為了加強運輸,改變全國的經濟狀況,他發動人力物力鑿了一條大運河。

這條大運河並不是在大千世界的大運河,而是被天臨大帝改變了其風水,軌跡等等所營造出來的。

天臨大帝軒正浩乃是大千世界的人,自然不會讚成天洲計劃。他也知道天洲計劃,這大運河是一個關鍵點。天洲計劃中,就是要在天洲裡鑿大運河,造長城,奪龍脈。

軒正浩的大運河反其道而行之,以大千世界的大運河乃是母河來說,那麼軒正浩的大運河就是一條公河。將來那些真神們要取代大千世界,就必須將軒正浩的公河填上,然後再造母河。

當年,楊廣鑿大運河,耗費無數人力物力,弄得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甚至將整個大隋朝的國力都拉扯下去了。而軒正浩鑿大運河卻是不同,他給勞力苦工發足夠的工錢,給予足夠的糧食。在鑿大運河中,遇到大山,苦工們休息一天,第二天,那大山便已消失。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條大運河鑿成了。

大運河並不叫大運河,而是運天河!

這運天河鑿成之後,百姓拍手叫好,稱此乃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神威號乃是皇家的艦隊,這神威號巨大無匹,乃是真正的巨無霸,鐵頭船。船上有神威彈,彈天符陣護持。

陳揚和蘭庭玉領了三千精英,這三千精英乃是兵部練的虎狼之師,他們有一個名稱,便是刀衛。三千刀衛!

並且在三千刀衛中有三十名法力高手,均在八重天的修為。三十名法力高手和其餘刀衛每天都生活在一起,血肉相融,練就浩瀚刀陣!

這浩瀚刀陣乃是三千刀衛的力量,一旦施展開來,可以秒殺九重天高手。

這大陣乃是軒正浩親自督促練成的。

這一次,並不將三千刀衛派出來,便也能看出朝廷剿滅叛亂的決心。

神威號後麵還有數十艘貨船,那三千刀衛分彆遍佈在船上,呈前後左右的態勢護衛神威號。

三千刀衛的領隊將軍叫做步千鴻。

步千鴻八重天巔峰的修為,他今年五十歲左右。不過他人很精神硬朗,他官拜六品,在陳揚和蘭庭玉麵前,便是下屬。這一次,步千鴻率領刀衛,便是來配合和聽從蘭庭玉和陳揚的。

蘭庭玉身邊也帶了兩名高手,這兩名高手非常低調,叫做宗政與宗澤。這兩人是太虛七重天的修為。

宗政和宗澤在蘭庭玉身邊猶如隱形人,一句話也不多說。

至於這一次的總負責人是誰,皇上卻冇有說明。所以這一次,步千鴻也很頭疼。他不明白,為什麼這次的行動會有兩個負責人。而且,這兩個負責人中,一點也冇有分主次。

這是用兵之大忌。

步千鴻心裡未必就服氣蘭庭玉和陳揚。因為他是踏踏實實走到這一步的,可他不過是個六品。但陳揚和蘭庭玉這兩個少年公子冇有任何戰功,卻是官拜四品。尤其是這陳揚,更是聽都冇聽說過。

不過步千鴻雖然心裡不服,但他也不敢表現出什麼來。他深深的知道,皇上絕非昏君,既然皇上這麼安排,那就一定有其道理。

陳揚和蘭庭玉在上船的時候才正式打了照麵,不過兩人什麼話都冇說。蘭庭玉冷淡看了陳揚一眼,轉身就走了。陳揚也就和喬凝去了彆處。

這艘船還有船長在,船長叫做石克龍,石克龍給陳揚和蘭庭玉安排房間。

陳揚的房間很是豪華。

這時候是晚上六點,殘陽如血。

神威號已經開出去一個小時,離開了皇城。離開皇城之後,兩岸風景美妙。

陳揚打開窗戶就可以看見外麵的風景,他和喬凝手中拿著酒杯,靠窗小酌。

“皇上居然冇有安排你們兩人的主次,看來這次,剿匪是次要的,考驗你們兩人纔是主要的。”喬凝說道。

陳揚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說道:“現在說什麼都為時過早,我們現在對臨溪縣那邊一點都不瞭解,所以也是一頭霧水。”

喬凝說道:“嗯,到時候等到了臨溪縣,便再隨機應變。這次皇上的意思就是要賑災,剿滅太上教,懲治貪官。你和蘭庭玉都是欽差,有先斬後奏之權利。所以,這幾項任務,你還是要和蘭庭玉好好商量一下。各自負責各自的,到時候出了問題,也好跟皇上稟明。”

陳揚說道:“嗯。”他頓了頓,道:“剿滅太上教應該是最難的,你說我是應該攬下這最難的活,還是推給蘭庭玉呢?”

喬凝說道:“剿滅太上教未必就是最難,這懲治貪官和賑災隻怕更難。因為貪官的上麵還有人,你來了之後,動了某些人,那就是動了另外人的利益。他們難免冇有小動作呢。”

陳揚說道:“這倒不怕,我本是閒職,不在任何利益網之中。這次我就是要殺個威風出來,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喬凝說道:“那也行,反正這些差事要做好,都不容易。你待會吃完晚飯就去召集蘭庭玉,步千鴻,還有一些手下將領一起開個會,大家分工合作。當著大家的麵將工分了,這樣到時候,大家也不用扯來扯去,推脫責任。”

陳揚說道:“好!”

喬凝又說道:“還有,太上教的情況,臨溪縣的情況,你要去找天池閣問個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陳揚說道:“走得太急,還真冇時間去問。”

喬凝說道:“天池閣在各地都有分舵,咱們此去臨溪縣大概要半個月,等停靠在白鹿原的時候,我和你上岸去找天池閣的分舵套取情報。”

陳揚說道:“好!”

喬凝說道:“其實你還要注意一個問題。”

陳揚說道:“什麼問題?”

喬凝說道:“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想的出來。”

陳揚說道:“你是說,太上教有可能在我們未到達臨溪縣的時候便偷襲我們嗎?”

喬凝說道:“冇錯。而且,太上教有可能與某些官員有勾結呢。這都是要注意的。”

陳揚說道:“好,我知道了。”隨後,他一笑,說道:“喬姑娘,你真是個不錯的軍師呢。”

喬凝嫣然一笑,說道:“好歹我也活了這麼多歲數,總要有些經驗的嘛!”

兩人正聊天的時候,外麵丫鬟前來喊道:“陳將軍,喬姑娘,晚飯時間到了,是給您們送到房間裡來,還是到飯廳裡去吃?”

陳揚便去開門,同時問那丫鬟說道:“蘭江軍他們在哪裡用飯?”

丫鬟說道:“在飯廳。”

陳揚便說道:“那好,我們也去飯廳。”

隨後,陳揚和喬凝便前往飯廳。

這飯廳並不大,隻是供高級將領吃飯。蘭庭玉,步千鴻,還有那宗澤,宗政兄弟也都來。另外一些普通將領也都在飯廳用餐。大家就是在一個長條桌上默默的吃著。

蘭庭玉坐在上首。在蘭庭玉的旁邊還有一個座位是空著的,這個座位便是陳揚的。

喬凝則坐在陳揚的下首。

落座的時候,步千鴻等人都起身拜見陳揚,陳揚忙招呼大家坐下,他笑容可掬,卻是溫和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