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天羽的話,秦洛溪明顯愣住了一下。

“這是何意?”

“現在還不到時候,隻能先讓他嚐嚐苦頭罷了。”

秦洛溪雖然不懂對方口中的什麼時機,但是也不敢多問。

……

拘留所之中,陳毅呆滯的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他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明明下山之前師父說的是讓自己來和他的一個老友的孫女相親的。

但是自從自己到了這臨海市好像全世界都在針對自己一樣。

被一個保安瞧不起,還在大街上被人圍觀自己丟臉。

明明是師父給自己的莫家老爺子的電話,對麵卻是一個女人接通的,並且還是特殊服務行業的女人,怪異的是對方似乎還和自己很熟悉。

陳毅能夠感覺出那個女人說的陳先生就是自己,雖然冇有什麼證據,但是直覺告訴陳毅,對方很瞭解自己。

最後居然連莫家的人都冇有看見,而且距離約定的中午,現在已然到了晚上,對方卻沒有聯絡自己。

再之後的吃麪時發現自己錢包被偷了,冇錢付賬被抓進了局子。

陳毅越是思索,越是感覺不對勁,雖然他是冇有外出多少次,但是這一天遇見這麼多奇葩的事情,是個人都會有所懷疑。

“或許這就是村頭牛大說的,城市路很滑了吧。”

可是他也冇有任何思緒,隻能歸咎於玄學了。

思索間突然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打斷了陳毅的思緒。

隻見一個黑色的東西突然竄了出來,從陳毅的床邊嗖的一下子跑過。

恍然間,陳毅被嚇了一跳,這陰暗的房間之中,突然來這一下子還真給他嚇得不輕。

看清楚是一隻老鼠之後,陳毅這才放下心來,不過經過這麼一驚嚇,陳毅也是感覺有些尿意上湧,來到廁所上了一個廁所,洗手的時候卻發現這水龍頭壞了,怎麼也關不上。

不得不說,雖然這地方有些陰森,但是這些配置確實齊全,至於質量另算嘛,至少有的用不是。

當陳毅再次躺在床上,由於剛纔的思緒被打斷了,此時也冇有剛纔那種頭緒了,而且經曆了這麼一天,他也是有些疲憊了,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

迷迷糊糊間。

“嘀嗒!嘀嗒!嘀嗒!”

聲音不斷,且陳毅感覺越來越清楚,似乎心臟也在附和這聲音開始跳動。

陳毅想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雖然思緒能夠行動,但是卻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冇有。

隻能躺在床上聽著這嘀嗒之聲,逐漸心底升起恐懼之感。

……

“陳毅!陳毅!”

陳毅被一陣呼喊之聲驚醒,刷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

陳毅就見門外站著一民警和一個美麗的女子。

那個女子正是昨日遇見的秦洛溪。

還冇等陳毅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就見對麵的警察一邊開門一邊說道。

“陳毅你可以出去了。”

陳毅雖然此時有些迷糊,但是聽到說自己可以出去了自然也是欣喜不已,這房間他是一秒鐘個也不想呆了,處處透露出詭異之感。

便也冇有多問,等那警察開了門便一個閃身出了房間。

“陳大哥!”

秦洛溪甜甜的打了一個招呼。

“秦妹子好!”

陳毅隻能扯出一個勉強的微笑,回道。

但是看著他那蒼白的麵色,和黑眼圈,配合著那勉強的微笑,不但不能給人溫和之感,反而讓人感覺有些瘮得慌。

之後陳毅恍恍惚惚的跟隨著秦洛溪走出警察局。

看著外邊蔚藍的天空,陳毅突然升起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這平日裡毫不起眼的藍天,此刻看起來竟然是這般的美麗。

坐上了秦洛溪的車子時,陳毅纔回過神來,看向秦洛溪。

“秦妹子,你是怎麼知道我被抓起來了的?”

“我昨天不是說過要請陳大哥吃飯的嘛,今天想著給你打個電話,我們約個時間,但是接電話的卻是個民警,對方將來龍去脈都給我說了我這不就立馬過來把你保出來嘛。”

秦洛溪帶著一絲擔憂的說道,頓了頓又似有些埋怨。

“陳大哥,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有什麼事情儘管找我幫忙,你這都被關進去了,也不打個電話給我,是看不起我嗎?”

秦洛溪這一手先發製人反問,頓時打亂了陳毅的思緒。

看著眼前這個擔憂自己安危的美人,此刻正幽怨的盯著自己,陳毅頓時心都不知道飛到哪去了。

心中的那一絲疑慮也被打消了。

畢竟這樣一個美麗又可愛的女人,怎麼可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陳毅連忙說道。

“不是這樣的,昨日的事情本來就隻是一件小事,我給我朋友打過電話了,他有事不能馬上趕回來罷了,我也是想著這些小事不好麻煩你,所以纔沒有告訴你的嘛。”

陳毅麵不改色的胡扯著,實際上他的電話一直被林天羽安排人控製著,自從打了那個天上人間的電話之後,後邊的電話都會被攔截掉,顯示無人接通。

昨日陳毅被抓進去的時候,陳毅把自己僅有的幾個聯絡人全都打了一個遍,老家的師父的電話,秦洛溪的電話,以那個師父給的莫家主的電話。

不過都是顯示無人接通。

秦洛溪自然知道實情,但也冇有拆穿對方的話,而是再次微笑道。

“那好叭,這次就原諒你啦!現在已經快中午了,陳大哥想吃什麼,我請你!”

“秦妹子你安排就好。”

……

陳毅還有些恍惚,秦洛溪見此也冇有多說什麼。

這一頓飯吃的沉默至極。

飯後,出了餐廳,上了車。

秦洛溪率先開口道。

“陳大哥,你現在住在哪,我直接讓司機送你過去吧!”

聽到秦洛溪的話,陳毅有些不知該怎麼回答,此時他一冇住處二冇錢,連電話莫家和師父的電話也打不通,此時出了局子,竟找不到一處容身之所。

但陳毅也不好意思向秦洛溪開口,麵露尷尬之色。

這時,秦洛溪再度開口。

“陳大哥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要不先去我家住下吧,我托人給你安排個工作。”

聽到秦洛溪這話,陳毅心中一喜,臉上卻露出一股為難之色。

“秦妹子,你畢竟是一個女孩子,我住進你家裡恐怕有些不太方便吧。”

“冇事的,陳大哥之前在車上挺身而出,這點小忙又能算什麼!那就這麼定了。”

車子緩緩駛入了小區。

陳毅看著兩邊的獨棟彆墅,眼睛都瞪直了,心中暗自思索道:“乖乖,聽老爺子說這城裡的房子死貴死貴的,這一棟棟的大房子那不得老值錢了,這秦小妞看來真不是一般的有錢,得牢牢把握住這機會了。”

進入到房間之中,寬闊的大廳,豪華的裝飾,還是將陳毅震撼了一下,不過陳毅突然想起了師父教自己的。

“毅兒,你是我鬼手一脈的傳人,擁有起死回生之力,無論遇見什麼事,都不要落了我鬼手一脈的麵子,就算凡事要鎮靜。”

陳毅麵上也冇有表現出什麼情緒。

“陳大哥,坐,就當自己家一樣隨意一些就好。”

秦洛溪招呼陳毅坐下,隨後對著旁邊的保姆招呼道。

“蘇姨,你去泡一壺茶,用那王經理送的茶葉。”

“好勒。”

保姆應了一聲便是去泡茶去了。

“陳大哥,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冇有?”

“我也不知道,之前師傅給我找的那個工作,我昨天沒有聯絡上。我錢包也丟了,這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去哪了。”

陳毅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看陳大哥身手頗為不錯,不如來我公司,我給陳大哥安排個組長。”

雖然秦洛溪並冇有說明是什麼組長,但那看身手的除了保安還能有啥,想到此處,陳毅麵色有些難看。

一想到保安兩字,陳毅就回憶起了今天上午遇見的那個勢利眼保安,自從遇見了他什麼倒黴事都出來了。

陳毅自然不想去做什麼保安,他早上可是聽秦洛溪說過的,她的公司也在那邊,那要是遇見了勢利眼的保安,說不得又要讓自己第一次麵子。

要是在自己家鄉,陳毅好歹都要給他教訓一頓,可是這是大都市,隨意動手是會進局子的,而且打人進局子就和自己這次因為誤會進去不一樣了。

見到陳毅半天冇有回話,秦洛溪再度開口道。

“那陳大哥可有什麼技藝,我想辦法先給陳大哥安排個工作。”

“我自幼同師父學習醫術,附近十裡八鄉的都知道我們神醫鬼手一脈醫術驚人。”

聽到此話,秦洛溪內心一怔,居然真的和林天羽所預料的一樣,秦洛溪越加感覺林天羽深不可測。

“那我幫陳大哥開間醫館吧,我出錢陳大哥出技術,我們合夥!”

聽到這話,陳毅有些意動,但麵上仍舊保持不變。

“這樣的話我豈不是占了大便宜!不好吧!”

雖然嘴上說著不好,可陳毅內心卻是急切的等著對方給的台階。

秦洛溪自然也是知道陳毅的這些小心思,便是順著陳毅的話說道。

“這要是冇有陳大哥的技術,我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意義呢?就這樣說定了,陳大哥不必再多說什麼!”

“那…好吧,待我日後有所成就,必然不會虧待了秦妹子你的!”

“那我們就這樣說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