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沈小鹽,年齡21歲,三線女星。被髮現時死在自己家中浴室,致命傷是手腕割痕,看似是割腕自殺,但種種跡象表明,一切冇那麼簡單……”

聽著DM的開頭敘述,沈小鹽頓感無語。

她跟這本子的作者是結了什麼血海深仇嗎?死者偏偏跟她同名。

不過說歸說,這本子倒也是難得的精品了,每個嫌疑人的故事線都無比精彩,聽的她非常上頭。

或許是連續三天通宵刷本的原因,聽著聽著,她睏意襲來,眼皮不受控製的闔上……

哪怕是這一刻,她的腦海裡還在叫囂著。

劇本人!劇本魂!劇本就是我的神!!

‘唰——’

轉瞬間,無數聚光燈亮起,閃的她白眼直翻。

這裡是……哪?

回過神時,她發現自己站在一條長長的紅毯上,兩邊圍滿了手持相機的人,對著她一頓狂拍。

而她的麵前,一個長得比妖孽還妖孽的男人,正單膝跪地、神情複雜的看著她。

她穿越了!

而且穿進了某本小說,還成了女主,此時正在麵對追求者的求婚!

“不好意思,我拒絕。”女主的儀態不能掉,哪怕對方是驚為天人的大帥哥,她也不會輕易屈服。

此話一出,她清晰的聽到周圍記者倒吸一口涼氣,看到眼前男子眼中更為複雜的情緒。

被拒絕後的悲痛欲絕?

算了,安慰一下好了。

她上前一步,輕輕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加油,你會找到更好的,而不是我這種最好的。”

語罷,提起長裙,轉身瀟灑離去。

女主,就是要大氣。

“沈小鹽你有病吧!”

恍惚間,她好像聽到了這麼一句話。

可回頭看的時候,隻看到那個男人已經站了起來,依舊是神情複雜的盯著她,並未張口說話。

是她聽錯了?

她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離開了紅毯。

殊不知,她剛離開,紅毯上就已經炸開了鍋。

“沈小鹽瘋了吧!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冇想到她已經到瞭如此喪心病狂的地步……”

“真是為了紅什麼都做得出來啊!”

……

“嗬!爽!”來到後台,沈小鹽終於剋製不住心中的喜悅,撒起歡來。

“冇想到我沈小鹽也有穿進言情小說當女主的一天!美好生活我來咯!”

“小鹽姐!”一道清涼的薄荷音打斷了她的慶祝。

一個儘管戴著黑框眼鏡、卻還是能看出是個清俊帥哥的男人跑了過來 ,氣喘籲籲的說道:“小鹽姐!你快跑吧!池霧說要找你算賬呢!”

“池霧?這名字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

話說,她突然發現……她穿書後還是叫沈小鹽,所以女主跟她同名?

等等……

同名……女明星……池霧……

握草!!

她不會是穿成了劇本殺裡的死者沈小鹽吧?!

所以……剛剛那個‘求婚’的男人,其實就是嫌疑人之一的……當紅男愛豆池霧?!

原劇情中的死者,是一個為了紅而不擇手段的過氣女明星。

因為過氣,幾乎半年冇接到工作。死者不甘心,開始蹭各大流量小生的熱度,哪裡有他們,哪裡就有她。

還因此榮獲了‘蹭姐’的稱號。

那個池霧,是最近爆火的頂流男愛豆,火出天際的那種。

死者為了蹭他的熱度,喪心病狂的買通稿傳他倆的緋聞,結果人池霧心裡另有所屬,生怕緋聞被心上人誤會,因此起了殺心……

剛剛的紅毯,是人家池霧的品牌代言會,死者愣是穿上禮服跑到現場,想跟池霧一起走紅毯。

池霧感覺到她在後麵,就加快腳步一路疾走,死者直接提著裙子一路狂追。

結果速度冇控製好……砰的一下撞上,兩人一起摔了個狗吃屎。

但是死者有多年假摔經驗,瞬間就爬了起來,池霧的動作比較慢,剛單膝跪地呢,沈小鹽就穿過來了。

然後就有了剛剛那一幕。

現在她知道死者是怎麼死的了。

社死的。

“我不活了。”沈小鹽苦笑一聲,拿起鏡子企圖把自己美死。

但是她冇有錯過她說‘我不活了’這句話的時候,旁邊的男子眼中一閃而過的雀躍。

雀躍?!

“你該不會就是我的經紀人宿衿吧!”她花容失色。

戴黑框眼鏡的男人愣了一下,“我當然是啊,小鹽姐,你這是鬨哪出?”

果然!

宿衿,她的經紀人,嫌疑人之一,一個扮豬吃虎的傢夥。

一直以經紀人的身份潛伏在她身邊,看似唯唯諾諾經常被她欺負,實際上……

人家是個雇傭兵殺手!

他是被她老闆安插在她身邊的,為的就是隨時取她狗命。

還戴個眼鏡裝文弱,殺起人來的時候一殺一個準,她可去他丫的!

此地不宜久留。

迅速得出結論之後,她提起裙子往外跑去:“我突然想起家裡衣服還冇收,我先走之,這裡你來善後吧,池霧那龜孫打不過你,我知道。”

宿衿:“……?”

離開那裡後,她憑藉著原主剩下的記憶,找到了自己的住所——一個很不咋地的小區。

“不行,我不能回去。本子裡死者死亡的地點就是在家中,我現在回去就是自尋死路。”可是不回去的話,就取不到護照,就不能遠走高飛了。

真是令人頭疼啊……

她著急的四處張望,突然看到不遠處的草叢裡蹲著一個人影。

她靈機一動,立馬跑了過去:“嘿!你好!”

對方嚇了一跳,“握草!你好你好!”

“有冇有興趣做個生意?”

“生意?什麼生意?”

“我家住3棟603,你去我家偷東西,然後幫我把床墊底下的護照帶出來,除此之外,其他偷到的東西都歸你。”

“……”對方顯然被她無語到了。

“是這樣的,我現在需要我的護照出國逃命,但是我不方便回去,隻要你幫我,我家值錢的東西全歸你。悄悄告訴你,我很有錢哦。”

“行,我同意!”

嗬!這麼爽快?

果然這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啊。

沈小鹽在門口等了差不多五分鐘,對方就出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個小紅本本。

“好人長命百歲!”她歡呼一聲,雀躍的奔了過去,卻見對方舉起了護照……

‘撕拉——’

小紅本本被撕成了兩半。

在沈小鹽驚恐的神情中,對方露出了邪惡的大笑:

“給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是一直在你家附近蹲點的黑粉!終於被我逮到機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