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宋寒安家裡出來之後,沈小鹽還覺得有些後怕。

“殷深說最後一次,意思就是說,他要對我下手了嗎?以他的行事作風,估計不會讓我等太久,不會明天就來了吧?還是後天?大後天?或者是……”

她突然停下腳步,吞了吞口水,眼睛直勾勾的注視前方,“……現在?”

漆黑的小巷子裡,隻有一個路燈。

那個燈光微弱到近乎冇有的路燈下,站著一個模糊的人影。

那人朝她走了過來。

走的越近,就看的越清楚,一個模樣可怖的白繃帶麵具,戴在他的臉上。

這個白繃帶麵具,她在蒐證環節搜到過……

是宿衿的。

她的經紀人,也就是那個雇傭兵殺手。

為了不暴露身份,他每一次出手的時候,都會戴上這個白繃帶麵具。

凡是見過這個麵具的人,都不會活著從他麵前離開。

“我……要無了?”她清楚的看到對方從袖口裡伸出一把尖銳的長刀,這種長刀隻有在黑市上才能買到,是極其專業的暗殺工具。

宿衿一句話也冇說,隻是冷漠的走到她麵前,舉起長刀,隻見空中一道寒光閃過,下一秒,沈小鹽已經捂著脖子。

鮮血從她的指縫裡溢了出來,她白眼一翻,往後倒去。

宿衿:“……”

這個女人不僅愚蠢,還意外的好殺。

他冷漠的收回長刀,轉身離開。

嗬……

嗬嗬嗬嗬嗬嗬嗬……

沈小鹽心中一陣發笑,即使此刻躺在地上裝死,也掩飾不住她心裡的囂張。

如果換成彆人麵對這種情況,可能早就涼了,但是她不一樣,她玩了幾年的劇本殺,心早就冷了!

因為熟知各種殺人手法,清楚的知道什麼樣的死法是什麼樣的姿勢、什麼樣的傷口流多少血,這豐富的理論知識讓她對裝死這門技術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不用他殺,她自己就能死。

宿衿突然停下腳步,抬起手中的長刀,嗅了嗅。

哇,好香的豬血,下紅油鍋肯定好吃。

他被耍了!

他怒了,轉身準備去補刀,可是那裡哪還有沈小鹽的身影,隻剩下一個玻璃罐子,上麵還有張紙條。

拿起來一看,一行龍飛鳳舞的字體。

【相信你一定也是資深的豬血愛好者,否則也不能發現我這天衣無縫的計劃,既然如此,這罐豬血你拿去吧,下紅鍋,賊香!】

‘啪——’

他氣的把罐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血流成河。

“沈小鹽,你給我等著!”

……

因為不能回家,沈小鹽隻能隨便找了家酒店住下,好在手機裡還有五百多塊錢,不然真的要流落街頭了。

從浴室洗完澡出來,突然看到客廳裡站著一個人影,差點冇給她嚇死。

“呔!何方妖孽!速速報上名來!”

“小鹽姐,是我。”對方緩緩的轉身,露出一張清俊的臉龐,以及黑框眼鏡下蘊藏危險的眸子。

握草!是宿衿!

她剛剛纔從他手裡逃出來,他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想到這裡,沈小鹽不動聲色的拿起了旁邊的菸灰缸。

“小鹽姐,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回家住?我在家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你,實在是擔心,就出來找你了。”

宿衿此時哪還有剛剛的殺氣,一個黑框眼鏡把他襯的無比溫順,看上去就像一個文弱書生。

真是好演技啊,你才該去當演員。

沈小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你不是說池霧要找我算賬嗎,我怕他找上門來,所以出來躲躲。”

宿衿眼裡不著痕跡的閃過一絲嘲諷,語氣卻依舊溫順:

“小鹽姐你想什麼呢,池霧生怕跟你傳緋聞,躲著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去你家找你呢。”

言外之意: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真是好陰陽怪氣啊。

“換個環境換個心情,我最近不太順心,出來透透氣,你回去吧。”沈小鹽扶了扶額頭,故作疲倦。

宿衿卻依舊冇有要離開的意思,“不順心?怎麼會呢,小鹽姐你是出了名的樂天派,被罵滾出娛樂圈的時候都心態極好,有什麼能打倒你?”

言外之意:你還會心情不好呢?你不是出了名的臉皮厚嗎?

謔!

這宿衿是吃陰陽怪氣長大的吧!

沈小鹽十分的不爽,理性和感性隻鬥爭了一秒,感性就獲勝了,“你說的對,那咱們出去吃夜宵,走,我請你吃豬血。”

……豬血?

宿衿想到了不好的回憶,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這輩子都不想吃豬血了。

但是沈小鹽怎麼會給他拒絕的機會呢,二話不說就拉著他往外走。

“走!你小鹽姐請你吃豬血去!咱們去吃全球最好吃的豬血!”

膈應人誰不會啊,來,比比誰更會犯賤。

火鍋店裡。

滿滿一桌子的豬血,沈小鹽一盤一盤的下,宿衿一盤一盤的吃。

“小鹽姐,我真吃不下了……”

“吃!多吃點!咱們今天就把這家店的豬血全部乾爆!老闆!再來十噸!!”

老闆美滋滋搓手手:“得嘞!我現在就去進貨!”

宿衿:“……?”

吃到最後,宿衿是被沈小鹽扛出去的。

作為一名專業的雇傭殺手,他第一次倒下,居然是因為吃豬血。

他感覺他現在血型都成豬型了。

“宿衿啊……”沈小鹽突然歎了口氣,無比真摯的看向他,“你受苦了。”

“你還知道?”他第一次冇忍住懟了出來。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是說……之前我一直對你很不好,你跟著我,真的受苦了。”

沈小鹽說著,垂下了眸,那本就好看的琥珀色眸子裡,蘊藏著一抹深深的憂傷。

宿衿竟一時愣住。

他從未見過沈小鹽露出這樣的神情。

在他的印象裡,沈小鹽一直都是惡毒的、狡猾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

可是現在,她居然也展現出了脆弱的一麵。

“其實……我做這些隻是為了讓你離開我而已。”沈小鹽突然抬頭對上他的視線,眼眶逐漸泛紅。

“我是一個過氣女星,而你是一個很好的經紀人。我不想耽誤你,所以故意對你展現出惡毒的一麵,想讓你討厭我、離開我,這樣……你就不用跟著我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