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鹽虛弱的靠在宿衿的懷中,完美的演繹了一個善良卻又嬌弱、想幫助他人卻又心有餘而力不足、還因此心生愧疚的天使女孩。

宿衿見沈小鹽居然捂麵痛哭了起來,不由地問:“你怎麼了?”

“一想到大家都是為了送我去海島才遇到這樣的事,我就好自責,嗚嗚嗚……”

“……”宿衿一時無言。

明明她纔是這件事的受害者,她卻如此自責……

該感到羞恥的人是他。

沈小鹽的肩膀輕微的顫抖著,看上去哭的很傷心。

但實際上,她是烏龜辦走讀——鱉不住校了。

她早就知道宿衿會讓她死在這艘遊輪上。

如果這隻是一艘普通的船,或許她不會起疑心,但偏偏這是一艘豪華遊輪,還有這麼多工作人員,連五星級主廚都請來了,就為了服務她一個人。

以殷深那利益至上的性格,會花費這麼多投資在她一個廢物的身上?

不可能。

投入钜額資金,就必須獲得同等的回報,這纔是殷深的原則。

而對他來說的同等回報,就是她的死。

斥巨資買下她的死,他不虧。

至於為什麼要操作的這麼複雜……

如果她意外被燒死在一艘豪華遊輪上,還有上百名工作人員跟她陪葬,那外界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場意外。

因為不會有人為了殺一個人而賠上數百人的命、以及一艘豪華遊輪。

嗜錢如命的殷深更不會這樣做。

那麼他就冇有嫌疑了。

好一齣瞞天過海。

可惜啊,偏偏碰上了她。

作為一名資深的劇本殺玩家,她的推理水平早就超凡入聖。

雞撅個屁股她都知道要下什麼蛋,殷深這點小把戲還敢在她麵前班門弄斧?笑話!

迷藥什麼的可是劇本殺裡最初級的存在了好嗎!

沈小鹽掙紮著從宿衿的懷裡跳了出來,看著甲板上烏泱泱的一群人,突然犯了難。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呢?”

雖然她拆穿了殷深的陰謀,但此刻的困境是真的,這些人無路可逃也是真的,他們已經被困在這艘船上了。

想獲救的話,除非……

奇蹟出現。

“有船來了!有船來了!!”

突然有人開始尖叫,沈小鹽不由得往海麵上望去,一艘巨型郵輪,正緩緩的朝他們駛來。

“得救了!!”

“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得救了!!”

甲板上的人們歡呼、呐喊,激動的難以言喻。

就連宿衿,也略有些詫異的看著那艘行駛過來的郵輪。

突然,他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拿出來看了一眼,神色微變,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沈小鹽全程都觀察著他,她隱約的覺得,這艘郵輪跟殷深有什麼關係。

果不其然,宿衿很快就過來拉住她的胳膊:“小鹽姐,我們快上那艘郵輪吧,得救了。”

這麼淡定?

看來這艘郵輪真的是殷深派過來的。

可是殷深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所有人都獲救了,隻留那艘豪華遊輪,在寂靜的海麵上,逐漸被火焰吞噬,直至沉入海底。

重獲新生的人們,度過了劫後餘生的喜悅之後,這才反應過來,是沈小鹽救了他們。

於是乎就出現了這樣一幕。

“沈小姐!真的謝謝你救了我們,如果不是你,我們可能都死在那艘船上了!”

“本來聽說要來服侍你我還很不情願,因為聽過網上的那些傳言,一直覺得你人品不好……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瞭解一個人不能光憑見聞,沈小姐,你是個好人。”

“網上那些都是假的,沈小姐,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沈小鹽被圍在眾人之中,聽著他們發自肺腑的誇讚,竟一時有些手足無措。

“額……換成誰都不會見死不救的吧……”她撓了撓頭。

“不,你小看了人心。”一箇中年女人神情複雜的看著她,突然大步上前,緊緊的擁抱住她,“沈小姐,你未來一定會成功的。”

“……”這一刻,沈小鹽的心中蕩起了異樣的漣漪。

她恍惚的覺得,這裡是一個真實的世界,而站在她麵前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

好不容易擺脫了眾人的熱情,沈小鹽逃似的跑到甲板上。

努力整理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卻怎麼也想不通,殷深為什麼會在最後派來一艘船救他們。

“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小鹽姐。”

熟悉的薄荷音把她的思緒拉了回來,宿衿遞了杯紅酒給她:“你比我想象的要無措一點。”

“啊?你說什麼?”

“你一直都想紅,想成為被眾人圍繞在中心的那個位置。可是剛剛,你遇到了那樣的情況,卻有些不知所措。”

回想起剛剛沈小鹽被團團圍住時驚恐的神情,宿衿忍俊不禁。

他還以為她會驕傲的抬起頭顱,心安理得的享受大家的讚美。

結果冇想到她會因為害羞而落荒而逃。

這反差……實在是有點大。

“咳咳……想紅是想紅,但是冇紅過,第一次體驗,難免有些不習慣。”沈小鹽尷尬的撓了撓頭。

“你難道冇有什麼想問我的嗎?”宿衿突然看著她的眼睛問。

“什麼?”

“你剛剛找到我的時候,隻有我一個人在甲板上。”他直勾勾的盯著她,像是要把她看穿。

她難道就不懷疑?

“對哦!你為什麼一個人在甲板上,這大晚上的,你該不會是……”沈小鹽突然瞪大眼睛。

宿衿抿了抿唇,冇有說話,心中居然略微有些忐忑。

他第一次有這種心虛的感覺。

“該不會是心情不好所以半夜睡不著去甲板上吹風吧!”

“?”

“哎呀,你心情不好跟我說啊,我可以陪你聊天的嘛。而且你不是說過,你是我的經紀人,所以不會丟下我?”她歪著腦袋,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

“那作為你的藝人,我當然也不會讓你不開心啊。人嘛,是要雙向奔赴的。”

“!!!”

宿衿愣住了。

手裡的紅酒杯掉進了漆黑的大海裡。

而他的心跳,在這瀰漫的夜色中,逐漸瘋狂。

“沈小鹽。”

他鬼使神差的抓住她的手腕。

隨著郵輪的突然顛簸,沈小鹽重心不穩的往前摔去,卻落入他的懷中,隻看到掉落在地上的黑框眼鏡。

抬頭,對上宿衿那雙如夜色般深邃卻又暗藏光線的眸子。

“我突然覺得這份傭金……”

他眸光微動。

“也不是非要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