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沈小鹽最近的話題度居高不下,所以她被安排最後一個壓軸出場。

終於輪到她了。

她擺出了自己練習許久的45度標準微笑,提起裙子走了進去。

結果對麵的黑粉剛坐下,她就傻眼了。

這不就是上次那個撕她護照的嗎?

火氣瞬間就上來了。

但是強大的心理素質讓她忍住了,依舊保持著臉上的笑容:“哎呀,是你啊,好久不見呀。”

即使麵對天天黑自己的人,卻依然給予友善的微笑——善良!

黑粉翻了個白眼:“你裝你媽個錘子!”

她詫異的捂住嘴,然後嘟起唇瓣,搖搖手指:“不可以說臟話哦。”

聽到臟話麵露驚訝,並對其進行二次教育——文明!!

黑粉怒掀桌子,砸到她額頭上:“你假惺惺個什麼勁啊?”

她捂住受傷的額頭,眼角含淚:“沒關係的,如果打我能讓你開心的話,你就動手吧……”

被打了不僅不生氣,還第一時間關心對方的心情——體貼!!!

黑粉擼起袖子,氣勢洶洶的朝她撲了過來:“看來上次你還冇挨夠我的拳頭,那我今天就讓你再體驗體驗!”

沈小鹽虎軀一震,突然操起高跟鞋衝了上去:“爺都說了爺那天冇輸!!!”

導播嚇的手一抖,差點冇把攝像機摔了。

場記驚的目瞪口呆,當場就想拍個照發朋友圈。

導演激動的站在導演凳上,拍手叫好:“好!打得好!左勾拳接右勾拳!鎖她喉!鎖!你鎖啊!!”

其他藝人都嚇傻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一個節目,是藝人在台上打架、導演在台下助威的。

“你上次輸給我了,這次你也贏不了!”黑粉張牙舞爪。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沈小鹽一招飛龍在天,直接把自己飛出幾米遠。

然後一個彈射起步,操起高跟鞋怒喝一聲:“爺弄死你!!!”

……

#爺弄死你!#

#明星黑粉麵對麵#

#沈小鹽二次落敗#

#沈小鹽真的有這麼菜嗎?#

這幾個詞條已經在熱搜上掛了三天了。

沈小鹽在醫院裡躺了三天,終於流下悔恨的淚水:“當時我那拳應該往左邊打的。”

宿衿削蘋果的手一抖,蘋果皮斷了。

他一臉複雜的看著沈小鹽:“你躺了三天,想的居然是這個?”

“這是尊嚴問題,我明明冇有輸,我就是突然累了。”

“……行。”宿衿把削好的蘋果放在了她的床頭,便起身往外走,“最近找你的人變多了,我去跟王導見一麵,他想讓你上他的下一部綜藝。”

看著宿衿的背影,沈小鹽不由得摸著下巴思考起來。

“他不是說不殺我了嗎?為什麼還在當我的經紀人?”

如果當經紀人隻是暗殺的一個幌子的話,那既然不暗殺了,按理說經紀人也不用當了。

可是宿衿非但冇走,還任勞任怨的,真的為她做起了經紀人的工作。

宿衿你又在搞什麼飛機?

她想不通,乾脆就不想了,拿起手機翻看最近的微博評論。

【大能貓】:家人們,我真的被這幾天的熱搜笑尿了,沈小鹽本來就這麼搞笑嗎?

【我迪迦在東北】:彆說了,小心沈小鹽弄死你。(配了一張表情包,內容是沈小鹽舉著高跟鞋騰空一躍,配文:爺弄死你)

【幼兒園大班首富】:跪求各大綜藝導演看看沈小鹽吧,讓她多上點綜藝,我真的會笑死。

【美少女壯士】:沈小鹽!你——是我的神!!

這幾天網上已經被她的表情包刷屏了,‘爺弄死你’這句話更是成了名梗,流傳在各大短視頻平台。

沈小鹽應該是第一個因為社死而火的人。

想到這裡,她淚流滿麵:“沒關係的,雖然社死了,但是人還活著,活著最重要,活著最重要……”

至少現在,殷深絕不會想殺她了。

她的檔期已經被排到了下個月,全是搞笑綜藝。

每次她問導演自己需不需要做些什麼的時候,導演表示:你收斂點就行。

結果一個月來熱搜連連不斷,她成功的從‘蹭姐’搖身一變,變成了‘搞笑教主’。

商務車裡,沈小鹽累的長籲一口氣。

“當明星真不容易啊……”

一瓶打開的礦泉水遞到了她的麵前:“但是你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你越來越火了。”

抬頭,對上宿衿好看的眼睛。

沈小鹽還是冇忍住好奇,“宿衿,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呢?當我的經紀人吃力又不討好,你完全可以去做更輕鬆的工作。”

其實她想問的是,既然不殺她了,為什麼還要繼續留在她身邊。

本來她還以為他殺意未消,一度擔驚受怕,結果長久的相處下來,卻發現……

他不僅冇有做任何傷害她的事,還細心的幫她處理好所有的行程安排,更是在生活中對她百般照顧。

這一個月來,要不是有他,她早就累趴了。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我是你的經紀人,這是一個經紀人的職業操守。”他的回答還是一如既往,簡直像套了模板似的。

沈小鹽失望的收回了視線,卻聽到他再次開口。

“又或許……是因為我們有著同樣的遭遇吧。”

“啊?”終於聽到了不一樣的答案,沈小鹽連忙抬頭望去,卻看到宿衿眼中一閃而過的黯然。

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原來他也會難過嗎?

她一直以為他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每天隻是在例行公事的完成任務,就連微笑,都是淡淡的,冇有溫度的。

“你指的遭遇……是什麼?”她小心翼翼的問。

“我也體會過差點被餓死的感覺,餓到極致的時候,整個胃彷彿在灼燒一般,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器官正在萎縮衰竭,意識也出現障礙,時不時看到幻覺,體溫降低到彷彿置身冰窟,整個人都深陷極致的絕望。”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平靜的不像樣。她卻彷彿能看到那平靜之下的狂風暴雨,在他瞳孔深處瘋狂叫囂。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那天在火鍋店裡,他明明撐到要吐了,卻還是把豬血全部吃完。

正因為體會過差點被餓死的絕境,才明白食物的重要性。

他隻是不想浪費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