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捕快和衙役,都被左昊這一刀給鎮住了。他們這些人,最多也就是比普通人多一把力氣,或比普通人敢打。

真說什麼練武的,也冇幾個。

左昊一出手,很多人聯想到了當初李家打天下的故事。

什麼瓦崗寨啊,什麼多少條好漢啊,什麼秦瓊賣馬啊。就說那秦瓊,如今可是當朝大將軍,不敢亂說不可直呼其名。

大家想著,左昊放在當初,說不定也能排上名號。

這一下,誰也不敢輕視左昊。哪怕左昊隻是個十三歲的小孩。

也再無人懷疑美女蛇是左昊所殺。

王捕頭則比其他人多想一層。心說這個左昊彆看年紀不大,心思卻像個三十歲的老江湖。這一場比試,應是存了立威之心。而他自己,想要試左昊或拿捏左昊,結果反幫了左昊,被左昊拿捏。

左昊也不浪費時間,對大家說道:

“昨夜裡我在城中檢視,已發現一些端倪,隻是未能確定。今日請各位助我一臂之力,去查個清楚,看是否真有妖怪在縣城裡。”

眾人聞說有妖怪在縣城,心中皆是一驚。妖怪啊,他們可冇左昊那樣的功夫。真遇到妖怪,被妖怪殺死如何是好?

“左昊,你武功好。真有妖怪,你可要擋在最前麵。”有捕快口快,先試一下左昊。

“諸位放心,真有妖怪,左某定衝在最前頭。”

左昊看向王捕頭。

“王捕頭,我們這就出發?”

王捕頭心想,這左昊冇錯了,會辦事,知道照顧我麵子。

“我等不知地方,還請你前頭帶路。”

左昊帶頭往縣衙外走去。

美女蛇屍體失蹤之事並未傳出去。昨日捕快衙役在城中搞得雞飛狗跳,百姓也不知他們在查什麼。

今日又見這群人出來,一個個趕緊往路邊避開。隻是看到前頭的左昊,心中頓起疑心。

這個小子,不就是前日拖來美女蛇屍體的娃子嗎?

方縣令說不是妖怪,但親眼看見的人可不會信方縣令的鬼話。

縣令說的話能信,那纔是真見了鬼呢。

隻是左昊原本被方縣令下令抓入大牢,如今卻帶刀出來,後麵還跟著捕役,恐怕要出大事!

待左昊他們一行走過,百姓們紛紛交頭接耳,低聲議論。有些膽大的,遠遠在吊在後頭悄悄尾隨。

左昊按著昨夜裡的記憶,帶著眾捕役左拐右轉,很快來到一處宅院。

這地方,看似大宅。左昊昨夜用慧眼觀察,隱隱看見一絲淡淡的妖氣。夜裡太暗,他不敢輕舉妄動。

今日帶眾人過來,就是要探個究竟。

“王捕頭,就是這戶人家。”左昊向王捕頭示意。

拍門進去這種事,當然要捕役來做纔是程式正確。被社會毒打過的左昊,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你確定?”王捕頭皺起眉頭。

左昊看到其他捕役的表情,也是有些異樣,心裡不由咯噔一下。看來,這戶人家不尋常。

“是這裡,需進去檢視纔好確定。”

王捕頭想了想,對左昊說道:

“此事關係重大,我需向縣令彙報,由縣令定奪。”

說完,王捕頭轉身就往回走。

“幾位大哥,有誰能告知一二?”左昊向眾捕役拱手。

眾捕役你看我我看你,最終有人向左昊解釋。

“這是柳老爺的宅院。柳老爺是個大善人,貿然進去恐惹柳老爺不高興。”

“大善人?怎麼個善法?”左昊好奇。

“若有災情流民,縣衙存糧不便開倉放糧救濟災民,縣令就請柳老爺建粥棚,向災民施粥。”

左昊微微點頭,卻不會輕易盲信。

王捕頭匆匆趕回縣衙麵見方縣令。

“老爺,那左昊要查的地方,是柳太公家的糧倉。”

方縣令不由一震。自己初來乍到,得柳太公宴請,才搭上線。怎麼的,這就事發了?

不對。

我是新縣令,纔來不久。要查也查不到我頭上。如今是我在任期間出妖怪,妖怪不查,我纔要擔責。

若是從柳太公家查出事,也與我冇乾係。

事到臨頭,我也隻能先顧著自己。

“讓左昊查。此是妖怪盜屍,非同小可。若是出了大命案,我重則隻是丟官,你可冇活路可走。”

王捕頭得了吩咐,隻得低頭走出縣衙。他也有自己的心思,猜到方縣令才上任不久,不會為了柳太公把自己搭進去。

可方縣令可以脫身,他王捕頭卻是不行。前任縣令犯事,與柳太公之事並未被查出來。若是被查,縣衙裡誰都脫不了責。

路上,他甚至懷疑,左昊查妖怪是假,查柳太公是真。

王捕頭冇有馬上去找左昊,而是先找到柳太公,將情況和柳太公細說一遍。

柳太公心驚。

“美女蛇屍體被盜,你等查不出來。那左昊一個十三歲的小娃子說是妖怪偷的,你等就信了?”

王捕頭指指胸前被劃破的衣服。

“看這裡,就是你說的十三歲的娃拿竹刀割的。我與他比試,我拿真刀,他拿竹刀。隻一招,我偷襲砍不到他,他卻一刀割破我的衣服。看看,皮下都割出血印子。”

“竹刀?竹刀能割破衣服?”

柳太公盯著王捕頭,一副並不相信的神情。

“我騙你作甚?”王捕頭有點不高興。

柳太公一想,也對,王捕頭冇必要騙他。

“那個左昊真是為妖怪而來,不是為其他?”

王捕頭搖頭。“我可不知。”

“方縣令既已同意,我又有何辦法阻攔?一起去罷。”

柳太公叫來家丁護院近十人,一起跟著王捕頭來到左昊要查的宅院。

左昊看到王捕頭帶著人來,從衣著上分辨出帶頭的老人應該就是柳太公。

這個柳太公,看起來慈眉善目的。隻說外表,還真的像個善人。

柳太公傲氣地看著左昊,待王捕頭介紹後才問左昊。

“你為何要進去搜查?”

左昊不卑不亢。

“我觀裡麵有妖氣,懷疑是妖怪盜走美女蛇屍體藏在此處。”

“胡說,方縣令曾當眾宣告不是美女蛇,也冇有妖怪……”柳太公話冇說完,就被左昊抬手打斷。

“停!”

這個柳太公,也不知用竹刀砍他,能不能打出造化值來。左昊心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隨著即又將此念頭拋卻,轉頭看向王捕頭。

“方縣令如何說?若說不讓查,我掉頭就走。若是真有妖怪,出了事可怪不到我頭上。也彆說明日再查,此番前來必定驚動妖怪。”

王捕頭可不敢再推脫,實在不知左昊是真抓妖,還是實查案。莫說左昊年紀十三歲,萬一這歲數是假的,故意找個臉嫩的人來查呢?

再說,隻查這裡,也查不出來。需要與縣衙糧倉對照,才能查出真相。若左昊真查妖,卻不讓查,反而讓人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