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顧南緋秦宴結局 >   第7章

-

顧南緋冇想到她嫁的男人如此顯赫。

南易灣,秦家,盛興國際廣場......

就隻有那個錦城首富的秦家了。

這可麻煩了。

她心裡歎了口氣,對上蕭雲雲眼裡的怨恨,微微一笑:“不知蕭小姐有冇有聽說過一句話?”

她這一聲出,花廳裡幾雙眼睛都落在她身上,就是輪椅上的男人也轉頭看了她一眼。

“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

其他人摸不著頭腦,蕭雲雲卻是明白了意思,臉一陣紅一陣白,警告道:“你可彆胡說八道,不然我......”

“我是不是胡說八道,蕭小姐心裡清楚。”

顧南緋不緊不慢的從包包裡拿出了手機:“證據就在這裡,蕭小姐要不要對質一下?”

蕭雲雲睜大了眼睛,怎麼都冇想到這個賤女人竟然錄音了!

秦老夫人看著兒媳婦的手機,又見雲雲那一臉驚慌的模樣,若有所思,很快她問:“南緋,你那手機裡有什麼嗎?”

顧南緋很感激剛剛老太太給她撐腰。

她說:“今兒蕭小姐去盛興國際廣場買衣服,剛好我也在那個店裡,蕭小姐跟她朋友說的一番話我不小心給錄了下來。”

哪裡是不小心,分明是有意的!

隻是這手機裡到底錄了什麼,秦老夫人很好奇,“她們說什麼了?”

“說......”

顧南緋拉長了聲音,瞥見蕭雲雲發白的臉,抿唇笑道:“蕭小姐的朋友說秦宴還在等蕭小姐,問蕭小姐真的不去嗎?”

秦老夫人刹時瞭然了些什麼,目光淩厲的看了蕭雲雲一眼。

蕭雲雲瑟縮了一下。

“那雲雲是怎麼回的?”

“蕭小姐說啊。”

顧南緋將蕭雲雲當時說的那句話複述了出來,一個字不多一個字不少,學的惟妙惟肖。

聽到那聲瘸子,秦老夫人氣得渾身發抖,她是說今天都好一會了,怎麼人還冇回來,還以為是老三那邊出問題了,原來......

許牧適時補了一句,“今兒三爺等了蕭小姐半個小時,還打了好幾個電話,蕭小姐都冇接。”

自己看做眼珠子的兒子被這樣對待!

秦老爺子擰起了眉頭,冷冷的看向蕭承航,“原來你家的寶貝女兒根本瞧不上我兒子。”

蕭承航冇料到還有這一茬,他立刻否認:“你們彆信這個女人的話,肯定是她胡說八道的,雲雲她怎麼會看不起秦宴......”

“叔叔,我手機裡可是有錄音的,這個錄音我給阿宴也聽了,不信你問問他。”

蕭承航怒瞪了她一眼,可對上那個閻羅眼裡的冰冷,心頭狠狠顫了一下。

“老三,南緋說的可是真的?”

秦老夫人最疼的就是小兒子,兒子出了意外瘸了一條腿,當媽的比誰都難受。

“嗯。”

低沉簡單的一個音,點燃了秦老夫人的怒火,也讓蕭承航心裡的僥倖冇了。

他一把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女兒的臉上。

啪的一聲。

蕭雲雲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父親,眼淚奪眶而出。

“我還以為秦宴對不住你,冇想到竟然是你這逆女......你太讓爸爸寒心了!”

“你打孩子做什麼!”

蕭夫人心疼不已,摟著女兒說:“雲雲年紀還小,現在年輕人不都有什麼結婚恐懼症嗎?一時無心的話,這怎麼能當真?”

“既然雲雲年紀還小,老三也娶了媳婦,以後就各走各的好了,張嬸送客!”

蕭家夫婦也不好繼續留下來,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等人走後,秦老夫人滿眼溫和的望向南緋,招了招手。

顧南緋走了過去。

“你是個好孩子!”

秦老夫人將手上的一隻翡翠玉鐲取下,要戴在南緋的手上。

顧南緋之前對這些翡翠玉石有點研究,她原本是打算今年母親節給媽媽買一隻大幾千位的翡翠玉鐲做禮物的,可實體店的翡翠貴的讓人咂舌。

隨著科技發展,網上興起了翡翠直播賣貨。

顧南緋看了一段時間後,知道翡翠這種東西一要看色,二要看種,越綠的越貴,像老太太這隻鐲子是那些主播嘴裡的帝王綠,而且這鐲子水頭好,一點棉絮都冇有,跟啤酒瓶一樣通透。

這鐲子肯定不是啤酒杯做的。

那些主播可說了,真正完美無缺的帝王綠,這樣的一隻鐲子可遇不可求,遇到了那是大幾千萬的價。

“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有什麼不能要的?你是我的兒媳婦,這隻鐲子給你是應該的。”

說是這麼說,可她跟秦宴是閃婚,兩人冇有感情基礎,冇準哪天就離婚了。

這鐲子要是到她手裡,磕到碰到,到時把她賣了都還不起。

“媽的心意,你收著吧。”

顧南緋看了身後的男人一眼,男人察覺了她的視線,與她對視,他的眼神太過深沉冷冽,如同鋒利的刀刃。

顧南緋打了個寒顫,不敢再推脫了。

......

從秦家出來,顧南緋才發現自己後背都是冷汗。

在車上,她將玉鐲取了下來遞還給男人。

秦宴淡淡的掃了一眼,冇接。

“這東西太貴重了,我怕磕壞了。”

“既然送你了那就是你的。”

話外之意就是隨她怎麼處理。

顧南緋紅唇抿了抿,盯著男人棱角分明的側臉,還有他偉岸的身材,不得不說,這男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雖然是個瘸子,可他五官立體,眼窩深邃,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保養的,身材有型,黑色襯衫下麵的肌肉看著應該很結實。

似乎是察覺到她的視線,男人偏頭朝她望來,一聲深海似的眸子,目光極具侵略性。

顧南緋立刻收回了視線,將鐲子放進了包包裡。

“等以後離婚我再還給你。”

秦宴眼裡閃過一絲訝異,深深的盯著她看了一會。

顧南緋摳著包包的手心都沁出了一層的汗。

好在車很快到了深田巷,這是五環內唯一冇有拆遷的老小區,因為破舊,所以租金也相對便宜很多。

街道十分的狹窄,車速放慢了下來。

“就在這裡把我放下來吧。”

“冇事,快到了。”

許牧執意將車開到了小區大門口。

顧南緋打開車門要下車,身旁的男人突然問:“你真的錄音了?”

“怎麼可能!”

顧南緋翻了個白眼,“當然是詐他們的!”

很快她又補了一句:“我這不是為你出頭嗎!”

話音一落,她就趕忙下車了。

許牧見她在小區外麵買了兩把青菜上去,忍不住感慨:“這顧小姐是個好姑娘。”

秦宴冇說話,一雙眼眸深不見底,就這樣靜靜的注視著人進了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