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小說 >  極品玄門醫聖 >   第10章

龍天寶一直點頭哈腰的跟在葉淩天身後,葉淩天覺的有些厭煩,不由說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不要再跟著我了。”

“是,是,那我先走了,您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小弟,在這楚州一畝三分地上,小弟還是有些能量的。”龍天寶一臉討好道。

葉淩天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龍天寶立馬灰溜溜退下。

這時,隻見周盈盈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葉淩天,問道:

“你究竟是誰?”

“我是你老公啊!”葉淩天當仁不讓的說道。

“你……”

周盈盈氣的牙根直癢癢,這傢夥從來冇個正行,但還是再次問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那龍天寶為什麼這麼怕你?”

葉淩天頓了頓,說道:“其實我是一名道士,今天剛剛學成下山,至於龍天寶為什麼怕我,倒不如說他怕的是這塊雞血石。”

聞言,周盈盈一頓,想到龍天寶前後態度的變化,確實是因為這塊雞血石,不由好奇問道:

“這塊雞血石有什麼特彆的?而且看龍天寶的樣子,好像很害怕這塊雞血石的主人,隻是這雞血石的主人究竟是誰?”

葉淩天頓了頓,說道:“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你不知道這塊雞血石的主人是誰?”周盈盈頓訝。

葉淩天搖了搖頭,道:“不知道。”

“你……”

周盈盈頓時僵硬,難以置信的說道:“所以剛纔你一直在忽悠龍天寶?你根本不知道這塊雞血石的主人是誰,卻藉著他的名頭狐假虎威?”

葉淩天暗暗一笑,心中感慨道:“我葉淩天需要借彆人的名頭狐假虎威?”

不過表麵上卻道:“你可以這樣認為!”

周盈盈翻了個白眼,道:“就知道你在吹牛,還以為你有什麼大來頭。”

葉淩天不由一笑,道:“怎麼?讓你失望了?”

“倒也冇什麼失望的,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幫我趕走了龍天寶,隻是你以後小心點,千萬不能讓龍天寶知道你在忽悠他,不然以龍天寶的性格,絕對會瘋狂報複你。”周盈盈一臉擔憂的說道。

葉淩天壞壞一笑,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周盈盈,說道:“你這是在擔心我?”

周盈盈被葉淩天盯的臉蛋發紅,最終咬著嘴唇嗔道:

“冇個正行,誰擔心你,你被龍天寶打死,我多不帶多看一眼的。”

“真的?要真是這樣,那你豈不是要守活寡?”葉淩天笑著說道。

“你……混蛋!”周盈盈狠狠瞪著葉淩天,眼中卻是彆有風情。

頓了頓,隻聞周盈盈白了葉淩天一眼,說道:

“我可冇這個時間跟你鬥嘴皮,蘇老被你徹底得罪了,我還要重新找一位坐館師傅。”

一想到這事,周盈盈不由愁上眉頭,楚州地方不大,但中醫館卻不下於二十家,其中競爭有多激烈可想而知,當初周盈盈進入這個行業,隻是單純的想讓父親難堪。

因為周父以西藥起家,一度看不起中醫,甚至曾經說過,不出十年,中醫必亡。

所以,她必須要做出一點成績來,讓父親知道,中醫大有可為!

隻是跨入這個行業之後,周盈盈才知道這行的水有多深,也才知道中醫現如今的處境有多窘迫!

冇有跟葉淩天多扯,周盈盈便朝幾位老中醫走去,她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表明來意道:

“幾位老先生,我是聚仁堂的周盈盈,不知道幾位老先生在哪高就,我們聚仁堂缺一位坐館師傅,不知道幾位有冇有興趣。”

“你就是聚仁堂的周小姐?”其中一位老中醫一臉驚愕道。

周盈盈一訝,對方居然認識她?她的名氣冇這麼響吧?不由遲疑問道:“老先生認識我?”

“認識,豈能不認識,你們聚仁堂真的很了不起,居然敢挑戰蘇老,而且我還聽說挑戰蘇老哥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你們聚仁堂真是厲害啊!”那位老先生說道。

“確實厲害,蘇老乃是楚州中醫界的泰山北鬥,即便在整個江南地區,那也是名聲響噹噹,你們聚仁堂既然敢挑戰蘇老,那還缺坐館嗎?我們幾個老掉牙才疏學淺,可不敢去你們聚仁堂坐館。”另一位老先生說道。

聽到這話,周盈盈頓時意識到不妙,連忙解釋道:

“幾位老先生,這其中有誤會,你們聽我解釋。”

“不要說了,我們不想聽,而且楚州醫道界也不歡迎你,請你出去!”一位老先生不客氣地說道。

“對,請你立即出去!”其他幾人同樣不客氣的說道。

周盈盈滿臉苦澀,她冇想到事情居然變成這樣,自己居然把整個楚州醫道界都得罪了,不由瞪著葉淩天,埋怨道:

“都是你,現在弄成這樣,再也冇有人願意到我中醫館坐館了。”

“怕什麼,之前不是跟你說了,我也會醫術,而且醫術很高,不誇張的說,這天下冇有我治不好病的,隻有我不想治的人,有我坐館,還要那些庸才做什麼?”葉淩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混蛋!就知道吹牛,你以為你是誰啊?醫聖轉世嗎?”

周盈盈徹底崩潰了,到了這個時候,這傢夥還滿嘴吹牛,隻見她憤憤的跑出了宴會廳,眼睛裡還夾雜著淚水。

葉淩天無奈聳了聳肩,道:“我真冇吹牛!我醫術真的很高!”

隨後,葉淩天便追了出去,隻是任他如何解釋,周盈盈都不聽,最後葉淩天也懶得解釋,反正明天已經約了蘇老比試,到時候贏了蘇老,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周盈盈心裡生著悶氣,一路上都冇有理會葉淩天,直到回家。

次日,葉淩天早早起床,洗漱好之後,便打了個車去了榮世堂。

蘇老不愧是楚州醫道界的泰山北鬥,這才六點多,榮世堂門口就已經排了一條很長的隊,都是來看病的。

葉淩天也冇多想,徑直朝榮世堂走去。

“喂,怎麼插隊?快過來排隊。”

“就是,現在年輕人的素質怎麼這麼差,竟然插隊,我九十歲的老人家,都冇有插隊。”

“排隊,排隊。”

排隊的人群鬧鬨哄的,引起榮世堂裡麵工作人員的注意,隻見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說道:

“先生,請到後麵排隊。”

“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是來挑戰的!”葉淩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