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廳的桌子上,擺著四菜一湯,主食是一大盤白麪饅頭。

李雲虎一進門就懵了。

“少東家,這,這是乾啥?”李雲虎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義豐村建村並不久遠,最早可追溯至清朝,當時黃家出過大官,封地落在了晉州,並建立了義豐村,全村房屋都是黃家祖產,後來黃家家道中落,村裡才漸漸有了外姓及私產,所以李雲虎喊黃四光少東家並不為過。

“坐!”

“餓了吧,先吃點菜墊墊。”黃四光熱情的說道。

李雲虎呆呆地看著一桌子飯菜,過油肉、燉豆腐、溜肥腸、土豆絲、外加一大份羊雜割……

“狗地主!”李雲虎心裡暗罵。

不過,罵歸罵,他的口水還是不可控製地流了出來,自打鬼子入晉,他已經很久冇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了。

就連最普通的白麪饅頭,他也就過年的時候在獨立團吃過半個。

至於另半個,他留給他的媳婦了!

無功不受祿,儘管黃四光一再熱情的招呼他動筷子,他依然誠惶誠恐的一動不動。

不是不想吃,而是不敢!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尤其是麵對黃四光這種人,他生怕黃四光讓他辦一些違心的事。

見李雲虎不吃,黃四光隻好單刀直入,直接端出準備好的木質托盤。

掀開上麵蓋著的紅布,十根金光閃閃的“小金魚兒”展露在李雲虎麵前,晃的李雲虎都有些睜不開眼。

突然,李雲虎想起媳婦說過的話,尼瑪,黃四光不會是想買下自己的媳婦吧?

雖然自己的娘們姿色不錯,身材也說得過去,但貌似不值這麼多錢吧?

十根小金魚,就是十兩黃金,換成大洋那可是1000現大洋,放在哪裡都算是一筆钜款了。

偷偷掃視一眼黃四光,看著那雙酒色過度色眯眯的桃花眼,李雲虎隻覺一陣噁心,肚裡的饞蟲也被壓了下去。

半晌,李雲虎皺著眉頭堅決地道:“我媳婦不賣。”

“媳婦不賣?”黃四光頓時愕然。

該死的名聲!

上輩子他是造了多少孽啊!!!

“哈哈哈,李哥,你媳婦都多大歲數了,我要你媳婦乾嘛?”

“那你要什麼?”李雲虎好奇的問道。

“什麼也不要,白送。”

“嘶……”李雲虎眨巴著眼睛,黃四光這是瘋了還是傻了?白送?他有白送出去的東西?

潘寡婦白吃了他的東西,不都快被弄傻了?

這時,隻聽黃四光幽幽道:“鬼子一直在掃蕩,獨立團的日子不好過吧?這點錢給戰士們補補身子。”

話還冇說完,李雲虎頓時如受驚的兔子,瞬間跳開,同時藏在袖筒裡的駁殼槍穩穩地指向了黃四光。

此時的李雲虎跟之前判若兩人,一股淩厲的氣勢席捲黃四光。

黃四光暗暗心驚。

果然,不愧為獨立團的鐵血戰士!

李雲龍帶兵,確實有一套!

“說,我是怎麼暴露的?”李雲虎冷冷地注視著黃四光,駁殼槍子彈早已上膛,隻要他那麼輕輕一勾,黃四光就得再回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