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離開玄島

“這……這是星辰之力,先前的玄島異象,是因為你!”

郭明達雖然倒地,但感知尚在,識出了身上耀眼光芒的來曆,不由的大為震驚道。

隻有得到星辰之淚的人,才能領悟星辰之力。

“冇想到你知道的還挺多!”葉凡略感詫異的應了一句。

郭明達這等隻在玄島外部活動的人,居然能知道玄島內部的事情。

“師弟,先前之事,我也是被逼無奈,還望你能放了我!”

得知葉凡擁有星辰之淚後,郭明達算是徹底死心了,求饒道。

“以飛雲縱的速度,我放了你,豈不是被你逃了!”

葉凡聽罷好笑道。

對於飛雲縱的速度,葉凡也是無奈,因此在郭明達逃跑之前,先利用削弱之淚的能力將其的修為打到冰點,此刻的郭明達,完全就是零修為,自然無法再施展飛雲縱。

“葉凡師弟,有話好好說,我可以把飛雲縱傳授給你,不要殺我!”

郭明達此刻心中很是緊張,生怕一個不好對方就要了他的小命。

畢竟先前他可是把葉凡給害慘了。

“我不要什麼飛雲縱,有幾個問題,我要問你,你得如實回答!”

葉凡冷冷說道。

之所以留著郭明達,他就是要搞清楚心中的幾個疑惑,確保一些事情能完美實現。

“你說!”郭明達趕忙點頭,此刻他已經無法再忤逆葉凡的意思,對方實力太強了。

“我要知道取出蓬萊仙花的具體方法!”對於生死符的一切,葉凡都隻是自己的猜想,此刻必須得到郭明達的證實才行。

萊芷晴給他最後一個月的期限,若是再不交出來,葉凡怕那小妞真得發飆。

儘管此刻實力大進,但和萊芷晴相比,還是差了很多。

“蓬萊仙花就在你的生死符中,隻有上人才能取出此物!”郭明達的回答與葉凡先前的猜想如出一轍,倒是冇有什麼偏頗。

這也使得葉凡稍稍心安了一些,同時繼續問道:“之前的事情,是時向勁的主意?”

“是的,大師兄不想你簡單的死去,因此想要藉助芷晴小姐來對付你,他的意圖是要你生不如死!”

郭明達誠實的回答道。

“好一個生不如死!”

葉凡聽罷臉上逐漸浮現出憤怒的神情,每每想到這次算計,他便怒火中燒。

這絕對是他來到天域最大的苦難。

萊芷晴手下的驚險,此刻還記憶猶新。

“師弟,現在你要知道的做師兄的都已經說了,還望你放了師兄,屆時必然替你到上人麵前去美言!”

見葉凡陷入了憤怒的情緒中,郭明達越來越緊張,隻想快些離去。

“雖然這是時向勁的主意,但你也罪不可赦,去死吧!”

葉凡根本就冇想過要留下郭明達,這隻會給他帶來潛在的麻煩。

“你……殘害同門乃是重罪,葉凡,你若是殺了我,不會有好下場的!”

郭明達聽罷當即掙紮起來,厲聲警告道。

“你們先前害我,已經犯了重罪,此刻便是報應,等殺了你,我再去殺了時向勁那狗賊!”葉凡的目光逐漸變得淩厲,殺意顯露。

“大師兄在南蠻之地關係熟絡,你雖實力增強,但就憑你一個新人,根本就冇法和他鬥,若是我死,他必然會為我報仇!”

郭明達再次警告,甚至道出了某些時向勁的秘密。

“你放心,我會等著的!”

葉凡淡淡的應了一聲,這等威脅對於他而言已經算不上什麼。

時向勁有所關係,但他何嘗冇有,等這次玄島之行結束,解決了萊芷晴的麻煩,葉凡就得發展自己的勢力,徹底融入南蠻之中。

屆時時向勁便是他的墊腳石。

“噗……”

葉凡話語落下的同時,一掌拍下,瞬間吸乾了郭明達的修為,其他三個飛雲門弟子也冇能倖免。

他們都是時向勁的人,留著對葉凡冇有絲毫的好處。

解決了所有麻煩後,葉凡內視了一眼,卻發現郭明達等人給予的修為並冇有讓其突破至四重中期。

此刻他想要快速突破,必須吞噬四重以上的強者,最好是如同嶽戲花這般的至體境後期強者。

算上削弱之淚,外加輪迴拳圖的越級挑戰能力,葉凡此刻應該足以對戰至體境六重乃至是七重的強者,星辰之淚給葉凡帶來的雖然是輔助,但也有著極大的效果。

幾天後,葉凡終於回到了星辰玄島的外部,此刻眾多宗門弟子都聚集在一個方向,場麵很有秩序,安靜無聲,隻因在他們的身前,正站著四個長相一模一樣的老者。

這四名老者,便是星辰玄島自古以來神秘的守護者。

葉凡到來後,這四名老者全都看了他一眼,而後又望向了各自的方向。

唐宏鈺等人也將異樣的目光看向了葉凡,先前他們雖然被萬重印嚇退,但並冇有斷絕對付葉凡的想法,星辰之淚這等絕世寶物,誰都想要得到。

一旦擁有,便可越多級挑戰,這對於他們未來的道路,有著大用。

又等了片刻後,弟子基本都已經來齊,六個月下來,至少有著五分之四的弟子葬身於玄島之中,此刻留下的皆為有所收穫的精英。

“星辰玄島半年一開,不過此番有星辰之淚出現,且被弟子所得,因而玄島關閉一年恢複元氣,諸位回去之後記得告知外界!”

一直沉默的四個老者終於出言,幾乎是異口同聲。

“嘩……”

此話一出,場中驚起了嘩然大波,分彆互相探知起來,很想知道是何人這般幸運,至於唐宏鈺等人,此刻反倒裝傻,他們自然不想迎來更多的爭奪者。

“回去之後,準備一下,拜訪飛雲門!”

這是很多大宗門共同的想法,葉凡得到星辰之淚是幸運的同時,也是災難。

“好了,限諸位在三十秒內離開玄島,否則格殺勿論!”

四個老者告誡了一聲,而後開始緩緩消散。

“這……這是怎麼回事……”

與他們一同消失的,其實還有葉凡,此刻他正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帶著,去往了一處未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