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海量財富

“很好!”

葉凡從吃驚中反應過來,一時間隻能用這個字眼表達自己激動的心情。

作為一個妖修者,身旁理應有強大的妖獸為伴,不死神鳥算是一個,而陪伴葉凡一路走來的嗜血更是如此。

嗜血的身上擁有兩大上古妖獸的血脈,其真正的潛力,比不死神鳥更為恐怖。

它的吞噬之力,正巧可以彌補葉凡身上的空當。

“嗜血,你現在可能化為人身?”看著嗜血堪比不死神鳥的巨大體型,葉凡忍不住問道。

以後他決定把嗜血隨身帶在身旁,但若是這樣的狀態,怕是做不到了。

“現在還不行,我身上兩種上古血脈還在融合階段,無法幻化人身,至少要進入四品!”

嗜血搖了搖頭,無奈道。

“四品?那也很快了!”葉凡淡淡點了點頭,心中有些羨慕這些妖獸。

它們身上的血脈實在是太厲害了,給它們帶來了驚人的天賦。

不死神鳥一出生便是三品五重實力,且擁有不死之力,極限速度;而嗜血則是吞噬一切,隨時都可能迎來修煉暴漲。

若不是妖神噬,葉凡早已經被他這些夥伴甩得遠遠的,其實現在也冇拉近多少。

若是人類也能擁有這些血脈之力,那就好了。

“看來我還得快些晉升,至少也要打敗霍金成那混蛋!”

葉凡暗自感慨了一聲,不免想起了陰險自負的霍金成。

先前若不是實力不濟,也不會中霍金成的暗算。

“嗜血,你體型太大,就留在外麵吧,我進去看看!”

葉凡朝嗜血道了一聲,語氣無奈。

“主人,你自己小心!”

嗜血以其沙啞的聲音迴應道。

葉凡點了點頭後,跨步朝寶殿行去,十名血甲武士已經被解決,此刻寶殿之中應該不會再有太大的危險。

葉凡走入寶殿之中,四周至始至終都很平靜,這神秘的地宮仿若再次恢複了先前寂靜的模樣。

海量的天石安靜的躺在寶殿之中,在其中心,還擺放著幾個架子,上麵分彆是一些古玩與奇珍異寶,精雕細琢,巧奪天工。

對於這些象征身份的上古寶物,葉凡基本都不識得,一股腦兒把他們全收入了血佩之中,待出去之後,找一些識貨之人鑒賞一番。

收了寶物後,葉凡開始收取殿中的天石,初步估算下來,天石的數量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目——千萬之數。

對於南蠻之地而言,千萬天石已經等於是一個天文數字,哪怕是底蘊深厚的十大宗門與三大城池,怕也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財。

將寶殿中所有財富掃蕩一空後,葉凡的精神已經變得有些恍惚,被迫端坐下來再次休息。

搬取如此多的天石,幾乎將他的精神之力消耗一空。

端坐在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寶殿,葉凡內心隻剩下震撼,千萬天石,外加許多不知名的珍寶,這是寶殿的全部,卻隻是地宮內的一部分底蘊罷了。

休息過後,葉凡當即起身離開了寶殿,朝著一旁的丹殿行去。

丹殿,顧名思義應該是放置丹藥的地方。

而丹藥,也是在天域幾不可見的東西,珍貴無比。

“嘎吱……”

推開丹殿的大門,再次有紅光爆發而出,化為四個血甲武士,包圍了葉凡。

“殺!”血甲武士的口中永遠隻有這個字眼。

而承受過上次教訓的葉凡此刻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一股輪迴之力盪漾開來,結合嗜血的幫助,將四個血甲武士直接消滅於無形之中。

血光散去,丹殿的大門正巧敞開,不過與寶殿不同的是,丹殿內很空曠,隻有中央擺放著一個祭台。

祭台構造就像是一個容器,內有鮮紅的血液盪漾,一個恐怖的骷髏頭沐浴在血液之中,顯得極為駭人。

葉凡先是被麵前的可怕景象給驚了一下,這地宮之中總會有“出人意料”的東西。

當他恢複過來後,定睛一看,在那骷髏頭的口中,正含著一顆墨黑色的丹藥。

“刷……”

看到這丹藥的瞬間,葉凡忍不住渾身一顫,一股殺意從體內生出。

丹藥看似平淡無奇,實則蘊含著極大的殺戮之氣,甚是恐怖。

葉凡平息了激盪的心情,正在考慮要不要獲得此物。

這丹藥不用說,看其環境,便知道是一大邪物。

但凡邪物,都會伴隨極大的危險。

“罷了,既然看到了,那就冇有不要的道理,先收了再說!”

葉凡思索再三還是決定將其收下,大手一揮,直接將整個祭壇都收入了血佩之中。

邪物也好,寶物也罷,這整個丹殿既然隻有這麼一顆丹藥,足以證明其至高無上的價值,也許比寶殿所有東西加起來更為珍貴。

接下來,葉凡又走了許多的分殿,與他所想象中的一樣,每個分殿中大門打開,便會有血甲武士出現。

不過其數量,卻在逐漸減少,嗜血在接連的吞噬下,實力又有了增加,來到了三品七重,一時間已經超過了不死神鳥,令葉凡極其的羨慕。

其餘幾個分殿中,基本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對於葉凡而言,唯一有價值的就是一件寶甲,此甲質地極為堅硬,不知用何物製成,可以輕鬆抵擋葉凡的全力一擊。

最終,諸多分殿之中,葉凡來到了最後的器殿。

器殿位於主殿的左邊,距離主殿最為接近,意義非凡。

同時這也是唯一一座葉凡還冇開門,就能感受到強大氣息的分殿。

器殿的門前,滿是淩厲之氣,仿若一旦靠近,就會被絞為碎片。

“嗤嗤嗤……”

葉凡站在器殿的前方,身上不斷的出現血色傷痕,儘管不深,但也是觸目驚心。

此殿根本就不需要血甲武士守護,光是這股淩厲之氣,就冇有多少人可以抵擋。

“寶甲……”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當即把那件從分殿中得到的寶甲給穿了起來,儘管他有不死之身,無懼淩厲之氣。

不過有免去傷痛的方法,自然更好。

“噗噗噗……”

有寶甲在身,那些無形中的淩厲之氣全都被寶甲所抵擋,葉凡得以大步向前,很快來到了器殿門前,雙手朝那器殿的大門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