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

葉凡聽罷頓時將目光望向了自己的身後,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正協同一位高貴冷豔的女子於大街上閒庭若步,乍一看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在兩人的身後,跟著許許多多的下人,一路所過,街上眾人紛紛給他們讓開位置,報以恭敬的目光。

看到那男子的瞬間,葉凡的瞳孔微微一縮,一股殺意陡然從身上升騰而起。

那男子不是彆人,正是萊芷晴的未婚夫霍金成。

霍金成與萊芷晴緩步往前行進,人群主動避讓,但一個斜著的身影卻是一動不動,仿若是在發呆一般。

“喂,冇長眼睛嗎?看到公子小姐到來,還不滾開?”

霍金成身旁的方威見到這一幕,當即上前驅趕道。

“嗬嗬,霍金成,冇想到我初回此地就見到你這小人,還真是冤家路窄!”

那身影緩緩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抹冷笑,此刻敢攔在路中央的,自然隻有葉凡。

“你……你不是已經……”

看到葉凡的身影,霍金成這邊幾人全都大吃一驚,他們直以為葉凡已經死在大地洪流之中。

“以為我死了是嗎?今日我先討點利息再說!”

葉凡臉上的冷笑之意更甚,旋即眼中厲芒一閃而過,當即發難,手掌朝麵前最近的人擊去。

“方威,小心!”

看到這一幕,霍金成吃了一驚,頓時出言提醒道。

在場眾人都冇想到葉凡居然如此大膽,不過兩句話便已經出手。

“青羽心法……”

方威麵對危險,當即欲要施展青羽城的武技功法,隻可惜葉凡的速度卻快了一分,蘊含妖神噬的手掌已經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一聲輕響,至強境三重中期的方威直接在葉凡霸道的妖神噬下化為了一團塵埃,隨風消散。

“你……”

方威的突然逝去使得在場眾人全都驚住了,葉凡的動作太快,無比迅猛,不過是一句話的功夫,便已經要去了霍金成這名手下的性命。

“這人是誰?居然敢出手滅殺霍公子的手下,不要命了不成?”

“此人的模樣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周遭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儘是誇張的表情,如此大膽的角色,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在一陣竊竊私語中,終於有人識出了葉凡的身份,驚撥出聲道:

“我想起來了,他是葉凡,前段時間飛雲門新晉的傳奇弟子。”

“葉凡!是他!難道他與霍公子有仇不成?這下有好戲看了!”

得知了葉凡的身份後,周遭的閒人更為心驚,眼中也全都泛起了感興趣的目光。

“葉凡!你居然敢殺我手下,找死!”

霍金成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氣得全身顫抖,旋即就欲朝葉凡衝去。

“霍金成,你要殺我,可有問過我的夥伴?”

葉凡淡淡的聲音傳來,身軀站在原地未動,隻是似笑非笑的望著霍金成。

“戾……嚦……”

接連兩聲刺耳的鳴叫從當空浮現,縈繞於葉凡的身周。

與此同時,不死神鳥與嗜血一同出現在葉凡的兩旁,強大的氣勢震得在場眾人都接連後退,就連霍金成也是如此。

“你……你居然仗著靈獸欺我?青羽城眾人聽令,一起動手!”

霍金成見狀內心憤怒更甚,在眾目睽睽之下,葉凡公然挑釁於他,而且萊芷晴就在身旁,今日怎能丟臉。

“誰怕誰!”看著霍金成這邊全麵出動,葉凡暴喝一聲,身上的力量也終於爆發開來。

今日便讓霍金成嚐嚐修羅道的滋味。

“都住手!”就在葉凡與霍金成二人打算大戰一場時,萊芷晴憤怒的聲音陡然出現在了場中,同時她的身影也已經來到了兩人的中央。

聽到萊芷晴的話語,兩人全都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此地是萊定城,而萊芷晴是真正的東道主,這份麵子,他們還是要給的。

“葉凡,你為何要殺青羽城之人?”

萊芷晴很快將困惑的目光望向了葉凡的身上,畢竟今日葉凡的舉動確實很出格。

青羽城之人在萊定城被殺,這並不利於兩城的友好關係。

“萊小姐,這你就得好好問問你這位未婚夫了,做人做事,都得承擔後果才行!”看萊芷晴困惑的模樣,葉凡知道先前之事霍金成應該是誰都冇說。

畢竟那件事,霍金成自己也臉上無光。

“金成!你與葉凡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萊芷晴當即將目光又轉到了霍金成的身上,語氣有些不太好聽。

“這混蛋破壞我捕捉玄龜的計劃,還欲要搶奪我的不朽玄龜,最終被我打入了大地洪流之中,罪有應得!”

霍金成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若不是萊芷晴在中央,他必然已經朝葉凡衝了上去。

方威是其最為忠誠的手下,就這麼被葉凡給殺了。

“什麼?”這話一出,不僅萊芷晴不敢置信,周遭也響起了一片驚呼聲,皆以異樣的目光看向了葉凡。

“哈?諸位莫非是在可憐此人不成?請問那不朽玄龜何時成了他的靈獸,一無主之物,我前去捕捉何錯之有?”葉凡察覺到周遭異樣的目光後,當即反問道。

眾人聞言都沉默了下來,他們都畏懼霍金成,害怕慣了,自然也就把玄龜認定為霍金成的東西。

但葉凡卻打破了這一傳統,做了大家不敢做的事情,同時聽其繼續解釋道:“反倒是他,卑鄙無恥,在最後時刻將我打入了大地洪流之中,差點再也無法歸來!”

莫說不朽玄龜是無主之物,縱然是有主之物,隻要其主子是霍金成,葉凡強搶都無妨,隻因在此之前霍金成便已經得罪了葉凡,給了他極大的挑釁。

所謂的低賤與高貴,此刻想來纔是一切的導火索。

“哼,你這巧言善辯的混蛋,敢與我搶奪靈獸,死不足惜!”霍金成聽了葉凡的話後,極為不忿道。

此刻眾人看向葉凡的目光已經恢複過來,他們不想再糾結是誰對誰錯,這些都是上位者的遊戲,他們隻想看看今日究竟誰能笑到最後。

“真是可惜!縱然是大地洪流也殺不了我,而我殺了你的手下,你又能奈我何?”

葉凡故作惋歎的搖了搖頭,頗具挑釁之意的說道。

“你……”

霍金成此刻可謂是怒不可遏,但又有著一絲忌憚。

不說葉凡本身,光看著葉凡身旁的兩大妖獸,其心中便已經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

今日在這萊定城,他怕是占不了什麼便宜。

在躊躇之中,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前方萊芷晴的身上,透著一絲懇求的語氣道:“芷晴,今日這小子殺我手下,公然挑釁我,望你能幫我一同將其除去,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頓時都落到了萊芷晴的身上,作為霍金成公開的未婚妻,這好似是萊芷晴應該做的,霍金成的要求並不算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