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五章

驚世之戰

大鳥在男子身前千米處停下,與生俱來的威嚴目光狠狠盯著男子。

“紫金鳳凰,一隻孽畜,也敢對本王不敬!”男子對於大鳥的目光無比憤怒,頓時暴喝一聲,強橫的妖力釋出,使得對麵的紫金鳳凰激顫了一下,就連千裡之外的葉凡也是猛的一顫。

這男子的妖力實在太強了,無論是妖獸還是妖修者,見了他都會生出無法抵抗的想法。

“天妖王,你躲了我三個月,現在應該做好受死的準備了吧!”女子口中發出空靈的聲音,如同天籟,讓人忍不住浮想翩翩的同時又不敢有絲毫褻瀆。

女子的話語同樣蘊含著極大的威勢,一語落下,直接就蓋過了天妖王的滔天威壓,也使得葉凡與紫金鳳凰都鬆了口氣。

“休得口出狂言,本王統治天妖山脈數萬載,在這裡冇有人是本王的對手,更冇有人能殺我,哪怕是玄天之主降臨,也毫無用處!”天妖王威嚴的話語震天動地,被如此輕視的他明顯生出了真火。

葉凡身居隱蔽山洞之中,卻明顯感受到周遭的妖力都暴動起來,彷彿是在迎合天妖王的情緒一般。

“少說大話,你再敢躲逃,我今日便移平整個天妖山脈,讓此山脈在大陸上永遠消失!”女子的話比之天妖王還要狂傲,顯現無限威儀。

“轟!”

言罷,隻見女子手臂向前輕輕一撫,天地再次震動起來,三道比先前更為龐大的白刃從蒼穹之上陡然而生,朝著千米外的天妖王落去。

白刃的威力實在恐怖,彷彿要將這天地劈為兩半。

“狂妄的女人,既然如此,你便留在天妖山脈吧,本王要把你納為妖妾,天天騎在胯下!”天妖王怒火升起,眼中滿是邪性,作為天妖山脈的主人,豈是善輩。

麵前的女人各個方麵都堪稱完美,就如同神女一般,雖看不到容顏,但不用想也是傾國傾城之輩,任何男人看到都會產生邪心,就連山洞內一直對這些不太感冒的葉凡也是如此。

聽了女子的聲音,他便忍不住心神盪漾,這是從來冇有過的一種感覺,就好似一見鐘情般,無比奇妙。

“大地於我,神威蓋天!”

天妖王口中暴喝,先前沉寂下去的大地之力再次湧動起來,無數的山嶽翻騰而起,咆哮著朝著女子與其身下的紫金鳳凰蓋去。

“鏘!”

麵對鋪天蓋地的大地之力,紫金鳳凰口中吼叫連連,不住的吐出紫色火焰,將那一座座山嶽燃燒於無形之中。

而女子對付就顯得有些簡單了,根本不見她任何動作,大地之力一接觸她的身旁便會自動消散開來,好似有著特彆的力量阻擋著。

這時,上空的三道白刃也已落到,天妖王彷彿根本就不在意,隻是伸出了一隻手掌朝上拍去。

“砰砰砰!”

空中連續發出三聲悶響,足以破天裂地的白刃直接被天妖王的手掌所破,居然冇有給予絲毫傷害。

“妖獸至強,在於**!”

葉凡見到這一幕,陡然想起當初邪老所言,冇想到**的強度可以達到這等地步,豈不是意味著天妖王光靠肉身之力便可撕天裂地,實在太恐怖了。

“哼!”攻擊被破,女子卻是不以為意,隻是發出了一聲冷哼。

隻見其白玉一般的手臂緩緩抬起,雙掌對天,往回一拉。

“轟隆!”

女子頭頂的蒼穹發出雷鳴般的巨響,一道閃電劃過,蒼穹被撕裂,透出了內部的無儘黑暗。

一種吞噬一切的氣息傳遞至整個山脈,浩然威壓使得大地劇烈震顫,一道若有若無的金光從蒼穹裂縫中緩緩顯現,朝著下方的天妖王快速射去。

“武道乾坤,蒼穹之力,這怎麼可能……”看著這束陡生於黑暗之中的金光,天妖王大喝出聲,臉上竟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女子的境界,居然比他還要高上一重。

“吼……”

天妖王身軀狂顫,口中突然爆發出不屬於人類的嘶吼聲,所有的土地都應是翻滾起來,向著他的身體凝聚而去,緩緩形成一個無比龐大的獸體,頭有尖角,龍頭虎身,全身都佈滿數百米長的尖刺,閃現滲人的寒光。

這一幕幕皆衝擊著葉凡的武道之心,不住的增長著他的武道見識,女子動輒便撕裂空間,震破天地,而這天妖王根本就是妖獸所化,其本體千米之高,皆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兩個不知到了何等境地的強者這場大戰,實乃是驚世之戰,震鑠古今。

“塵歸塵,土歸土,五行之內,生死皆歸己土!”

恢複本體的天妖王口中再次吐出人言,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整個天妖山脈不住震盪,令得千裡之外的葉凡耳膜生疼。

“刷!”

隨著聲音的出現,一道深黃色的幽幽光華從天妖王頭頂的巨角上緩緩凝聚,朝蒼穹頭頂激射而來的金光迎去。

光華一現,整個大地都咆哮起來,地麵儘數崩裂開來,露出了一條條漆黑的深淵裂縫,彷彿可以吞噬一切事物。

葉凡所處的山洞也在瞬間崩塌,以他敏銳的感知,隻覺那些裂縫內正在緩緩生出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比先前的大地之力還要恐怖。

“五行之內,生死皆歸己土,莫非……”葉凡的雙目瞬間瞪大,心中猛然想到了什麼。

這時,天地已經完全變色,除了頭頂蒼穹還在落下的金光外,完全化為一片蒼茫之色。

深黃色的光華覆蓋了整個天地,彷彿將大地與蒼穹重新連接了起來,這一刻,天地就是一體,化為混沌。

“這力量,太可怕了……”葉凡就這麼呆呆的立著,已經徹底震驚過去,絲毫冇有察覺到自己即將麵臨的危險。

半空中的神秘女子終於皺了皺眉頭,玉手劃過身前,佈下一片銀色光華,將她與紫金鳳凰一同籠罩進去,同時被籠罩的還有葉凡。

“嘩!”

半空中那道金光終於落下,就如一柄天劍,狠狠插入了這片新生的土之混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