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

金蟬脫殼

遊川當先進入,感受到眾人投來的羨慕目光,脊背不由的挺拔了幾分,且用下巴看人。

不過諸多統帥也隻是看了他一眼罷了,絕大多數的目光都落在了後方葉凡的身上。

“此人就是葉凡?感覺也不是很強嘛!”

感受到葉凡隻有至元境二重初期的修為,諸多統帥頓時變得更為困惑。

他們此番也尋找過葉凡,隻可惜連蹤跡都冇有,否則憑這個修為,豈不是一個首領就能解決。

對於左丘被葉凡擊敗,眾人實在不解。

“主上,屬下不負厚望,已經將葉凡捉到了此處,還望主上裁決!”

遊川朝著上空的黑暗恭敬出言道。

獨裁葉凡,他已經不敢,無奈纔來到這裡。

“嘎嘎嘎嘎!”上空首次傳出了魔主的大笑聲,隨即誇讚道:“遊川,你這次做的很不錯,待處決了葉凡,你便是左護法!”

“多謝主上厚愛!”遊川臉色激動無比,當即跪了下來。

“葉凡,你屢次三番與魔族作對,理應罪該萬死,限你立刻交出不死神鳥,而後伏誅!”魔主很是直接的審判道。

葉凡收回了看向四周的目光,淡笑道:“原來魔族屢次三番與我過不去,是因為不死神鳥啊,怎麼,它能威脅到魔族的地位不成?”

“放肆!”

見葉凡講話如此隨意,且未搭自己所言,魔主直接震怒,暴吼了一聲。

兩個字,使得整座巍峨魔宮都為之一顫,遊川等人都被嚇得不輕,唯獨葉凡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模樣,雖然退了幾步,但還是很快站定道:“魔主,其實我早就想見見你了,也許此刻的我在你麵前隻是螻蟻,不過連螻蟻都踩不死,你這個九天之上的魔主當得真是不堪,魔族,可笑至極!”

說至最後,葉凡已經不屑的嗤笑起來,令得在座所有統帥全都心神劇震。

今日在這巍峨魔宮之中,魔族至高無上的寶殿之內,諸多魔族強者居然被一個小輩給嘲笑了,其中甚至包括令人談之色變的魔主。

“混賬,死到臨頭還胡言亂語!”

遊川見局勢不對,當即厲聲嗬斥,想當斷葉凡所言。

“魔主,你動手吧,你當真以為你們殺的了我嗎?”葉凡冇有當即遊川,而是朝魔宮上空的黑暗深處放聲咆哮道。

“轟隆隆!”

黑暗深處,雲層翻湧,不斷的傳出巨響,此刻不止是魔宮,就連整座魔界山,也為之顫動起來。

此乃魔主的憤怒,一怒震九天。

“怎麼回事……”

魔界山上,無數魔族弟子都露出了駭然的目光,心頭皆生出了危機的感覺,仿若有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即將降臨。

“主上息怒啊……”

魔宮之中,諸多統帥全都麵目駭然,跪了一地。

魔主的怒火,將會直接影響整座魔界山的安危。

“小子,本座今日要你嚐盡世間疾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魔主的聲音彷彿從九幽而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甚至是嘲諷他。

“魔主,你就這點能耐嗎?我說過,你殺不了我,不過未來,我將殺了你,讓整個魔族,都付出應有的代價,這個時間,不會太久,五年,不,隻需三年亦或者更短,諸位期待著吧!哈哈哈哈!”

最後的笑聲在巍峨魔宮中迴盪不息,落在諸多統帥的耳中是這般的刺耳。

“死……”

魔主終於無法再忍,一道貫穿了天地的魔光從上空射下,直接籠罩了葉凡的身軀。

“噗……”

葉凡的身形直接被魔光所打散,就連一縷靈魂都冇有留下。

“死了!”

葉凡消散,笑聲也隨之落下,巨大的反差,令眾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們不明白葉凡臨死之際,為何會變得如此囂張,甚至立下數年推翻魔族,擊殺魔主的誓言。

“不對!此人冇有靈魂,這是殘魂!”

突然間,上空傳出了魔主的驚呼聲,顯得無比憤怒。

“什麼?”

聽聞此言,在場統帥皆是大驚失色,心頭生出了極為不好的感覺。

難道在座所有人都被這小子給耍了不成?

“這隻是一具摻雜了些許靈魂的凡胎,根本不是本人!”

魔主震天的聲音緊接著傳來,引得整座魔界山都為之一震。

“這……這怎麼可能?”

遊川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來,整個都瑟瑟發抖,他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他領著葉凡把諸多魔族強者全給耍了,其中還包括強大無比的魔主。

此刻路上的一些詭異情勢終於可以得到解釋,怪不得葉凡冇有任何的反抗,感情對方隻是含有至元境二重初期的氣息,壓根冇有實質性的力量。

這氣息是靈魂中自帶的,因此矇混了所有人,直到最後魔主出手,方纔看出異樣。

“廢物!爾等都是廢物,混賬,氣煞本座!”

這一刻的魔主,終於徹底暴怒,無窮魔光從魔界山頂部的黑雲中射下,就如同雨點一般,降臨在魔界山各處。

此乃他的懲戒,對於魔族無為的處罰。

“噗……”

魔宮之中,諸多統帥全都受到了最為直接的衝擊,全都鮮血狂噴,身子彈飛出去,狠狠撞擊在魔宮漆黑的牆壁上,為其染上了道道血印。

“主上息怒啊……”

諸多統帥口中都發出求饒的聲音,臉上在逐漸浮現絕望。

魔界山半山腰與其他地方,也遍是魔族弟子哀嚎的聲音,漫天魔光,將整座魔界山射得千瘡百孔。

西荒外圍傳送陣處,眾人都被魔界山發生的異變所驚,駭然的目光望著那裡,臉上皆都充斥著驚恐,困惑。

在眾人之中,有著一個身著黑衣,毫不起眼的年輕男子,此刻男子已然站在了去往南蠻的傳送陣上,他的目光同樣望著正發生劇變的魔界山,卻不像眾人那般駭然,如果細看,可以發現這目光中蘊含了一絲不屑與玩味。

隱隱白光已經從年輕男子腳下浮現,在其身影消失的同時,卻有一個聲音留了下來:

“魔族,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