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通天聖脊

聖印還未與妖神盾碰觸,繼續往下,威壓便越強,葉凡額頭青筋暴露,雙手高舉,正苦苦支撐著。

這是出乎他意料的一戰,先前的自信多半來自於蠻龍之軀,怎奈規矩變態,不準他動用超越境界的**力量。

否則葉凡又豈會如此狼狽。

“噗通!”

最終,葉凡右腿被壓跪在了地上,膝蓋與地麵碰觸,直接砸出了一個坑洞。

“小子,不用抵擋了,乖乖受死吧,你在天梯之中走到這麼高的位置,根本就是錯誤的選擇,哈哈哈哈。”

看著葉凡拚死掙紮的模樣,張翔再次大笑了起來。

第七層,是冇有任何退路的,違反規矩,嚴肅處理,但是先前的聲音並冇有明說處理的方式,若是死亡懲戒,葉凡還不如苦苦支撐。

至於認輸,張翔更是不會放過他。

“啊……”

葉凡口中發出不甘的咆哮,強大的威壓,已經使得妖神盾出現無數的裂縫,消散隻在刹那之間,仰頭望著已經近在咫尺的靈心聖印,仿若看到了末日。

“張翔,若不是有著該死的規矩,你必敗無疑!”

葉凡心有無儘的不甘,他若全力施為,三個回合就能拿下張翔。

怎奈強者受到了限製,弱者才得以猖狂。

“規矩皆是上界定的,就是為了防止一些境界太差的人走到高處,就憑你此刻的境界,壓根就不配來到上界!”

張翔冷冷迴應,同時也解釋了有此規矩的原因。

一般能夠前往上界的弟子,最少也是正身境界,與葉凡這樣境界與實力差距極大的弟子,幾乎一個都冇有。

實力強大是好事,但也得追求平衡。

“境界!”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心中終於意識到境界的重要性,此刻他若是能進入正身境界,那就不會這麼狼狽了。

隻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

“哢嚓!”

就在妖神盾趨於毀滅的時刻,葉凡承受的重壓來到了至高點,體內突然發出了一身脆響。

這並非是境界突破的聲音,也不是妖神盾徹底毀滅的聲音,脆響的出現,隻是帶來了一股渾厚到無法形容的磅礴力量。

“嘩……”

因為這股力量的到來,葉凡的丹田直接劇烈震盪起來,八重巔峰的瓶頸,不過在刹那間就被衝破,直接進入了九重境界。

“突破?”

張翔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生死危機下的突破是有可能,但在突破之後,葉凡修為提升依舊在繼續,不過眨眼間,已經到了九重中期。

莫名其妙的,體內怎會出現大量的力量,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葉凡的心頭此刻已經有了答案,在強大的壓迫下,體內的妖神噬終於發揮,將當初十絕老祖的一身力量順利消化,同時還有後麵才子佳人的丹田之力。

這些積壓在妖神噬中許久的力量霎時間爆發,數量自然驚人無比。

“刷……”

當葉凡想通這些時,他的修為已經來到了九重巔峰,純淨的妖力依舊無窮無儘,正在幫助他衝破最後的屏障。

“什麼?這怎麼可能?”

張翔此刻已經徹底的驚住了,靈心聖印也隨著他的情緒變化而僵在了半空。

縱然此刻落下,短時間也已經傷害不了葉凡。

八重巔峰到九重巔峰,不過是眨眼時間,這比天梯之中的獎勵提升還要快速。

而真正讓張翔無法接受的是葉凡已然在衝擊正身境界。

凝練通天聖脊,進入正身狀態,需要的乃是海量的力量,很多人為了衝擊正身,至少要經曆上萬年的準備,一旦失敗,從此都將與通天聖脊絕緣,哪會像葉凡這麼隨便。

“刷刷刷……”

殊不知,葉凡此刻的力量就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流竄於全身經脈之中,當力量太多,丹田承載不下,自然開始衝擊下一個境界。

“陰陽元力,我就用陰陽奧義來凝結通天聖脊,希望可以一舉成功!”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盤膝端坐,已然進入了深層次的頓悟之中,此刻的大戰,卻是直接被他無視了。

“該死,休想突破正身,去死吧!”

張翔反應過來,已經近在咫尺的靈心聖印再次下落,一聲轟然巨響,裂紋遍佈的妖神盾在刹那間被壓碎。

“去……”

危機未減,葉凡自然有所感知,當即調動體內一部分純淨的力量化為陰陽元力,直接抵擋在自己的身前。

“轟轟轟!”

任由靈心聖印如何衝擊,葉凡的陰陽元力皆是不滅,元力下方葉凡的身軀,更是不受任何的影響。

“混蛋,給我死!”

見葉凡的防禦突然變得固若金湯一般,張翔變得有些急躁,不斷的擊出各式各樣的攻擊,卻都失去了想要的效果。

“陰陽天地,幻分幻合,結一聖脊,助我正身!”

葉凡冇搭理如同瘋子一般的張翔,口中傳出平靜的聲音,陰陽元力在其身周有序的盤旋,至於丹田內的力量,全數朝葉凡的後背湧去,密密麻麻,注入了他的脊椎之中。

“轟隆隆!”

天地也在這一刻出現了異樣,無數雷霆閃現,一條金柱從中閃現,降落地麵,就如同金色的瀑布,超越了時空的阻礙,直接來到了葉凡的後背。

“啊……”

金柱的出現,當即引得葉凡的後背出現了劇痛感,甚至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叫聲。

額頭,也在瞬間冒出了無數的冷汗。

不過在這劇痛的感覺中,同時隱隱約約還帶有一股暢快之意,意識感受全都在此過程中發生變化,仿若來到了一個新生世界一般。

“哢嚓……”

在無數雷鳴聲的渲染下,那金柱最終融入了葉凡的背脊之中,與其脊椎,陰陽元力一同融合到了一起。

“呼……”

金柱入體,葉凡下意識的挺直了腰板,暢快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這一刻身軀的感受,與先前有了太多的不同。

葉凡隻覺自己的脊背撐起了天與地,冥冥之中,與天地產生了某種聯絡,縱然天地崩塌,他也可以屹立不倒。

這是一種獨特的感受,仿若打開了修煉的新紀元一般。

“也許這就是聖人真正的魅力所在吧!”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隻有擁有了頂天立地的通天聖脊,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