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劍之意境

幻影利用聖脊之力,三下便可徹底擊敗葉凡,現在要對付他,必須使用超越自身聖脊之力的力量。

這就是葉凡一直苦苦追尋的新的力量巔峰。

可惜新得力量巔峰豈是這般好擁有的,除了自身領悟之外,還需要極大的機緣,就比如得到修羅殺道的傳承,如此才能突破三大聖脊不斷提升的威力,來到新的高度。

“也罷,最後試一下諸天劍法吧,這是我現在唯一的優勢。”

葉凡重燃鬥誌,也找到了新得方法,不過成功的機會實在有些渺茫,甚至還不如已經失敗的險中求勝。

“驚鴻一意,橫掃諸天,諸天劍意,助我一臂之力!”

葉凡暗自呢喃,身上的氣息陡然變得淩厲起來,同時一招手,從遠處樹木中得來了一根樹枝。

天劍不能使用,此刻隻能以最為普通的樹枝代替劍兵,施展出諸天劍招。

“刷!”

劍招揮舞的同時,葉凡首次將聖脊之力運用到了劍招之中,本就大開大合,威武大氣的招式,霎時間變得更為恐怖,同時一絲劍意,也從樹枝中盪漾開來。

清元宮主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一凝,這正是他七天前給予葉凡的指點,冇想到葉凡這麼快就運用了起來。

“嘩嘩嘩……”諸天劍法不斷的運轉,由心所生的劍意與聖脊之力所現的劍力互相融合,一時間威力確實提升了許多,縱然隻是一根樹枝,其威力也超越了使用天劍之時。

“劈劈啪啪!”

劍力有了劍意,威力大增,與幻影的聖脊之力直接戰到了一起,短時間,居然勉強抵擋住了百倍的聖脊之力。

“有希望!”

葉凡心中暗道一聲,如此施展諸天劍法,其威力明顯超越了聖脊之力許多,感情自清元宮主給予諸天劍法的那一刻,他便有了達到新得力量巔峰的可能。

可惜那時候對諸天劍法一竅不通,什麼劍意,根本就不懂,此刻終於摸到了一些門路。

“蹬蹬蹬!”

可惜的是摸到了劍法門路,達到新得力量巔峰,但葉凡還是在不斷後退著,對麵的敵人,卻是越戰越強,對方擁有著百倍的力量,層層遞增,完全不在話下。

此刻的聖脊之力,尚不是幻影身的全力。

聖脊之力變得越來越狂暴,不過抵擋了片刻,葉凡再次變得不支起來,想要打敗麵前之人,他還需要很大提升。

“唉……”

戰台一邊,清元宮主忍不住歎了口氣,縱然成功結合了聖脊之力與諸天劍法,葉凡還是會敗。

“不……”

葉凡心中再次咆哮,因為他那顆鬥誌昂揚的心再次出現了動搖。

接連不斷的失敗,遲早會擊垮一個人,也就是葉凡,換做一個正常人,在先前險中求勝失敗的時候也許就認輸了。

因為一個險中求勝的計劃已經讓自己忍受了太多的東西。

此番好不容易突破自身巔峰力量了,冇曾想還是失敗,這著實有些殘忍。

“小子,你這是在玩棒?還是使劍?”

就在葉凡心中掙紮的時刻,腦海中突然傳來了一道充滿諷刺的聲音。

“劍道前輩?”

葉凡聽罷豁然一驚,說話者正是先前幫過他一次的劍道種子。

劍道種子極其看不起葉凡,從來都冇主動搭理過葉凡,這倒是第一次。

“回答!”劍道種子冷冷道。

“晚輩使用的是諸天劍法!”

葉凡在心中給予回答道。

“哈哈哈,諸天劍法?我看你這是在跳舞還差不多!”

聽到葉凡的回答,劍道種子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額……”

葉凡一臉無語,不過也有些不服,這諸天劍法,他已經入門,還能如何?

“天下萬兵,使用之道,不外乎快準狠三字,快者,殺人無影;準者,殺人誅心;狠者,殺人如麻;而你這又是什麼?不快不準,更是不狠,我很早就說過,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懂劍是什麼!”

劍道種子彷彿能明白葉凡的心意,出言教訓,同時也透著一絲失望。

“快準狠!”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同時突然明白了什麼道:“驚鴻一意,橫掃諸天,諸天劍法應該與狠有關!”

劍道種子沉默了片刻,彷彿是被葉凡給說對了一般。

“劍力劍意,皆為劍之根本,可稱入門,不過要想發揮出巔峰之威,必須塑造劍之意境,其意境,就來自於快準狠三個字!”

劍道種子再次出言,透著說教之意。

“劍之意境!”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這乍一聽好像與劍意一樣,不過劍道種子說的很明白,劍意與劍力皆是根本力量,而劍之意境,應該劍道中更為高深的力量。

“罷了,看你也領會不了什麼,我再幫你一次,讓你看看何為劍之意境,權當是還了那傢夥的恩情!”

劍道種子歎息了一聲道。

“嘩……”

劍道種子話音剛落,乾坤殿中佇立在的幾株古樹全都劇烈顫抖起來,從中灑落了無數的落葉,在一股力量的牽引下朝天地戰台聚攏而來。

“諸天劍法,意在橫掃諸天,區區一根樹枝,如何為之?”

樹葉聚集,葉凡手中的樹枝適時破碎,不過其釋放的劍力,依舊在幻影的聖脊之力下做最後的抵擋。

劍道種子塑造劍之意境的力量,其實全都是從葉凡的身上而來,此番它並冇有絲毫出手。

“此人又想做什麼?找一堆樹葉,做棺材嗎?”水陸生十分不解的看著再次改變的局勢,葉凡次次化險為夷,險象環生,實在詭異。

“小子,看好了,何為劍之意境,何為橫掃諸天!”

劍道種子最後提醒了一聲,下一刻一股獨特的思緒呈現在葉凡的腦海之中。

“變!”

葉凡此刻就如同變了一個人,目光變得異常的銳利,手掌微微浮動,將眾多樹葉調動起來。

“咻咻咻……”

樹葉繞著乾坤戰台飛速旋轉,逐漸被葉凡附上劍意與劍力。

“刷刷……”

旋轉的樹葉,再也不是普通的植物,而是一柄柄尖刀,其威勢,尚在不斷的上漲。

原本幻影的力量還能毀滅大片的樹葉,但是隨著樹葉的變強,幻影的聖脊之力也變得不夠看了,仿若失去了其原本的效果。

而這個時刻,整個乾坤戰台已經徹底被樹葉包圍,空間不斷的浮現出絲絲裂縫。

樹葉之間產生的勁風,就如同雷霆閃電。

在外人看來,這些樹葉的形態極為特殊,不斷的組建成一把把利劍的形狀,頗有捅破天地的威勢。

“這是……”

清元宮主站在戰台邊,渾濁的目光微微顫動,麵前這一幕就好似是他先前利用樹葉指點葉凡的放大版。

隻不過被放大了成千上萬倍,一股新的威勢已經透露出來,就連他這個玉虛宮宮主也為之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