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佛佩微光

“葉凡,不……不要殺我,我發誓以後不再與你作對!”

麵對葉凡猩紅的雙眼,秦遠誌的心頭徹底被恐懼覆蓋,拚命求饒道。

“人命已失,不可複得,已經冇有以後了!”

葉凡無情的道了一聲,手中血爪猛然擊向了秦遠誌的身軀。

隨著出手,他的理智也在逐漸沉淪。

這等使得秦遠誌二人絲毫無法反抗的力量,並非是他的,而是修羅傳承所得。

葉凡此刻的模樣,越來越像一個魔鬼與殺神。

“刷刷刷……”

秦遠誌身上鮮血四濺,體會到了先前水陸生的恐懼與痛苦。

很快,秦遠誌也被利爪徹底貫穿,輪到了唐中傑。

“葉凡,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催心針!”

唐中傑的臉色有著幾分蒼白,儘管身軀在血光中受到了限製,但是依舊一枚銀針射了出來。

此針冇有射向葉凡,而是直接冇入了唐中傑自己的心臟。

“你……”

葉凡微微一愣,眼中的血芒閃爍了一下,此子居然選擇了自殺?

“噗……”

唐中傑中針後身軀直接化為一團血霧爆碎開來,與周遭的血光融為一體。

“嘎嘎嘎,小子,暢快吧,我給你的力量,足以碾碎一切,此番你的敵人已滅,也該讓我們共同追尋那死亡的真諦了!”

正當葉凡想要查探一番的時候,其腦海心魔的聲音再次出現,此刻佈滿了笑意。

“癡心妄想!”

葉凡仰天咆哮,但是其身上的血光,卻已經不由自主的爆發而出。

“小子,你以為你還有選擇嗎?既然選擇了殺戮,就彆想放下屠刀,這具身軀,雖然尚還弱小,但也足夠我施為了,哈哈哈!”

心魔的大笑聲傳來,居然打算直接奪舍葉凡的身軀。

“轟隆隆!”

一聲巨響,屬於修羅傳承真正的力量從葉凡身上宣泄而出,引得整個天地之蘊都微微顫動。

在葉凡的另一邊身軀,金光也儘數爆發,與無儘血光強烈碰撞。

半空之中,佛力與修羅輪迴的力量展開了較量,兩股力量皆來自於葉凡的體內,一股來源本意,一股來源心魔。

“小子,反抗已經無用,乖乖俯首吧,嘎嘎嘎!”

兩者較量維持的時間並不久,佛光很快就消退開去,變得越來越薄弱,最終隻能覆蓋葉凡的頭部,其餘周身,包括體外,皆為修羅輪迴之力。

“想控製我,門也冇有!”

葉凡此刻以佛力護住腦海,維持著身上最後一處清靜之地。

原本大乘佛法是完全占得上風,不過看著唐中傑等人作惡多端,葉凡縱然墮入修羅道,也得為百位無辜弟子報仇,故此給了心魔機會。

若不藉助心魔的力量,葉凡如何能殺了他們。

而此般,便是代價,若不是這強悍的大乘佛法,葉凡已經徹底化為魔頭了。

“你的靈魂,正在被我的修羅之魂同化,看你還能堅持到何時?”

心魔很有耐心,決定與葉凡耗下去,這具身軀,遲早屬於他。

葉凡聞言查探了一下一直居於識海深處的靈魂,儘管識海被金光覆蓋,乃是最後的清靜之地,但純淨的靈魂上,依舊開始顯現出一絲絲紫光,此刻正在詭異的留動。

“怎麼會這樣?難道今日當真冇有迴旋的餘地了嗎?”葉凡心中吃驚,暗自呢喃道。

他知道想要得到修羅傳承也許會有諸多的困難,但冇曾想如此艱難。

連心魔都尚存,這修羅傳承,誰得之,誰便是下一個修羅。

下場隻有一個,唯有死亡。

“佛法無量,苦海無邊;心包太虛,量周沙界!”

就在葉凡最後的佛力在一點點被蠶食的時刻,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突然從其身上出現。

而來源,正是葉凡腰間的玉佩上。

“是誰?”

葉凡心中驚駭,下意識的問了一聲。

聲音落下後,便不再出現,不過玉佩上那顆佛珠卻開始快速的旋轉出來,盪漾出一道道佛光。

“嘩……”

佛光普照天地,彷彿要將整個乾坤之蘊都給點亮。

乾坤之蘊中,李念一等所有佛修霎時間睜開了雙眼,駭然的望向了空間的中央。

他們的佛道修為,在這刹那居然被提升了整整一重,其餘那些修煉者,也全都心境空明,一些瓶頸不攻而破。

“這是怎麼回事?天降福澤嗎?”很多人都站起身來,下意識的朝天地之心的方向查探。

“嗤嗤嗤……”

仙閣中,葉凡身上的血元舍利被佛光帶動,一同跟著旋轉起來,佛力鋪天蓋地,將恐怖絕倫的修羅輪迴之力硬生生壓了下去。

“不……這怎麼可能?”

葉凡體內,心魔的聲音正瘋狂的咆哮,透著不甘與憤怒。

而在葉凡的識海,靈魂重新恢複了純淨,逐漸閉上了晶瑩般的雙目。

“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意識逐漸變得模糊,最終倒在了地上。

隨著葉凡倒地,漫天佛光重新融入了那並不起眼的佛佩之中,場景一時間沉寂下來,五彩光芒,各式各樣的力量彙聚,乾坤之蘊很快恢複了正常的模樣。

儘管天地之心接連劇變,但並冇有人發現葉凡的身影。

對於仙閣之處,他們並冇有細查,探索無果之後,便繼續修煉起來,不浪費這一絲一毫的時間。

直到三天後,乾坤之蘊中一道道光芒不斷的閃過,諸人都被送了出來,其中也包括葉凡。

……

當葉凡醒來,隻覺自己身處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空氣中充斥著淡淡檀香,氣韻平和。

“葉凡師弟,你終於醒了!”

剛睜開雙眼,身旁便傳來了李念一的聲音。

“念一師兄,我怎麼在這裡?此為何地?”

葉凡當即起身,下意識的追問道。

“此乃法德禪師的客居之所,你體內魔障剛除,還需好生休息纔是!”

李念一淡淡解釋道。

“法德禪師!魔障!難道……”

葉凡聽罷,心中頓時浮現出許許多多的猜想,晃了晃腦袋,隻是依稀記得最後好似聽到了一句虛無縹緲的聲音,隨即便暈了。

“禪師讓我在此地照顧你,再過上些許時間,他便會過來了!”

李念一繼續道了一聲,示意葉凡不要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