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麵見刺史

馬車於飄仙樓前停了下來,一下馬車,葉凡就聞到了一股淡雅的香氣,從樓中傳來,一時間有些陶醉。

這飄仙樓,越發讓人神往了。

不過這美好的景緻很快就被一個人給破壞了。

葉凡下了馬車不久,一旁也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車隊,馬車的數量近乎是葉凡的十倍。

首座馬車上下來的乃是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模樣發福,臉色陰沉,從他的目光中,明顯可以看到一絲焦急。

“大人,這位就是傅元太守!”

此人陣仗極大,自然也吸引了謝園等人的目光,同時在葉凡身旁提醒道。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葉凡暗自呢喃了一聲,嘴角泛起了一絲冷笑,直接走了過去。

“想必這位就是傅太守吧,真是久仰大名啊!”

葉凡嘴角帶著微笑,拱手道。

傅元雖然帶著心事,但也注意到了葉凡這邊的陣仗,看了謝園一眼後,冷哼一聲道:“你就是平永郡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太守?”

“傅太守何出此言?”葉凡一臉困惑道。

“彆和本太守裝傻,本太守縱橫官場數萬年,會讓你嚐到後果的!”

傅元冇有與葉凡多言,恨聲道。

葉凡給傅元第一眼的感覺便是精明,此番主動前來招呼,還是不應為好。

“孫旭太守的教訓,我會吸取的,大家作為同僚,有些事情心知肚明。”葉凡淡淡道。

“一派胡言!”

傅元麵色微變,旋即快步走向了飄仙樓內。

“傅太守可是要去見刺史大人,不如一起吧!”

葉凡早就看出了傅元的目的,方纔的話不過是噁心一下他罷了,此刻纔是真正的目的。

說話間,葉凡隨之跟了上去。

“站住!”

傅元身後幾名護衛見到這一幕,豁然轉身,攔在了葉凡的麵前。

“怎麼?我要麵見刺史,爾等要攔我?”

葉凡麵色微微一沉,麵見刺史是每個太守都有的資格,傅元這麼做,未免太霸道了一些。

聽到葉凡的話,傅元冇有反應,繼續朝裡麵行去,等於默認了自己護衛的行為。

葉凡眼中冷光一閃而過,他不可能讓傅元見到刺史,就算要見,也得後於自己才行。

葉凡踏前一步,直接無視那四名護衛的威脅。

“找……”

四名護衛剛想動手,壯聲勢的話語還未說完,便直接倒飛了出去。

一個麵無表情的男子,逐漸顯現在四名護衛站立的地方,眼中帶著一絲殘暴。

“你……”

傅元被後麵的動靜所驚,冇想到葉凡比他還要猖狂。

“傅太守,我這親兵的脾氣有些差,以後還是不要讓你的護衛擋路,下次可能會冇命!”

葉凡淡淡一笑,雲淡風輕的走了上去。

“欺人太甚!”

傅元恨恨的道了一句,方纔他倒是被嗜血嚇了一跳。

此番此番輪到葉凡不再搭理傅元,默認了嗜血的做法,朝樓閣裡麵行去。

“帶我去見刺史!”

來到樓閣中,葉凡直接對一名下人吩咐道。

“太守大人請稍等!”

那下人微微欠身,下一刻率先領著葉凡走上了飄仙樓的高處。

飄仙樓內部的構造,美輪美奐,葉凡全身心的欣賞景物,冇再搭理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傅元。

之所以要先於傅元見到刺史,一者是可以預防傅元惡人先告狀,二者葉凡也有著自己的正事。

一間雅座前,幾個護衛站在門外,且有一位謀士模樣的男子行出道:“何人求見?”

“徐參事,是我!”

傅元頂著肥碩的身軀從後方小跑上來,明顯認識這個男子。

“傅太守,你何事如此焦急?”徐參事有些詫異,不過已經緩緩讓開了身子。

“慢著!”

葉凡直接打斷了徐參事的動作,淡淡道:“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這個道理朋友不會不懂吧!”

“閣下是……”

徐參事此番才注意到葉凡,微微一愣道。

“平永郡太守,葉凡!”

葉凡淡淡解釋道。

“你就是那個新太守!”

徐參事明顯聽說過葉凡的大名,有些吃驚道。

“徐參事,不用管他,此人不懂規矩,不懂官場尊卑,本太守要見刺史,撫州所有太守都得往後排!”傅元趕上來道。

“有道理,葉太守等一下吧!”

徐參事點了點頭,讚同傅元的話。

畢竟在這百位太守之中,傅元的實力可是高高在上的。

“官場尊卑該有,但規矩更加不容有失,我作為新太守上位,按照禮法,理應第一時間麵見刺史,向他請禮。”

葉凡口中振振有詞,最後看向傅元道:“傅太守,你說說,不知你我尊卑重要呢,還是王朝規矩重要呢?”

“你巧言善辯,不用給我戴高帽!”

傅元聽罷微微一愣,直接拒絕回答道。

“你說的有所道理,那就請進吧!”

徐參事認可了葉凡的話,第一次麵見刺史,確實不容懈怠。

“徐參事,你……”

傅元冇想到葉凡兩三句話就駁去了他的麵子,說服了徐參事。

葉凡在徐參事的指引下進入了雅座內。

在雅座內部,端坐著一名人高馬大的魁梧男子,嘴角留著一撮鬍子,眼神精明,正審視著葉凡。

此人正是撫州刺史牛大膽。

牛大膽其貌不揚,卻處事圓滑,原先也隻是一名太守,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坐上了這刺史之位。

“平永郡太守葉凡,拜見刺史大人!”

葉凡微微躬身道。

“起來吧,葉凡,你來這平永郡冇多久,名氣可真是不小啊,本刺史已經多次聽說過你的大名了!”

牛大膽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意味深長,讓人一下子捉摸不透。

“不過是一些人口相傳的虛言罷了,讓刺史大人笑話了!”

葉凡唏噓搖頭道。

“門前的話我都聽到了,你這般著急見我,可有什麼要事嗎?若是冇有,無需多禮了!”

牛大膽淡淡道了一聲,此刻並不是十分待見葉凡。

“屬下確有一事,不過在說之前,想先請大人看一樣東西!”

葉凡點了點頭,且有些神秘道。

“什麼東西,快些道來!”

牛大膽被挑起了好奇心,催促道。

“不知大人可否認得此物?”

葉凡淡淡一笑,緩緩掏出了一塊金色的令牌,令牌上刻著一隻展翅高飛的鳳凰,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