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豪賭魂草

“身份卑微,脾氣倒是不小!”

看到林盛如此模樣,田方中不屑一笑。

“林盛,方中是本公主請來的貴客,不得無禮!”

沐陽先是出言教育了林盛,而後對田方中道:“方中,且不必與下人一般見識!”

“也罷,那我就聽公主一次!”

田方中不屑的看了林盛一眼後,直接鑽入了沐陽的皇家馬車之中。

“這怎麼行……”

看到這一幕,朱玉麵色大急,卻被沐陽的眼神製止了。

皇家馬車,僅有公主與未來的駙馬可以乘坐,田方中一介野人,進入馬車,成何體統。

“走吧,出發!”

見沐陽公主也進入了馬車,林盛恨恨的道了一聲,翻身上了一頭魁梧的妖獸,在前方領路。

看著這公主府前的鬨劇,葉凡暗自搖頭。

那禦劍書生田方中一看就是一副小人的模樣,無端端與林盛犯難,想必也是為了提升自己的身份,說白了就是與沐陽同坐馬車,而不是與他們這群護衛呆在一起。

“唉,真冇想到公主殿下會找來這種人,看來這次護衛比試真得很重要啊!”

葉凡與幾個護衛擠在同一輛了馬車中,此刻正在出言感慨。

先前一幕誰都能看出田方中的痞子作態。

“是啊,可見我們都不能讓公主殿下放心!”一位護衛應聲道。

“兄弟,這位田方中究竟是什麼人?”

閒得無聊,葉凡忍不住插了一句道。

霎時間,馬車中四個護衛全都沉默了下來,在他們心中,葉凡比田方中更加不堪,若不是朱玉特意為之,又怎能和他們這些正魂強者坐到一起。

氣氛變得尷尬,倒是那一位客卿沉吟片刻,出言解釋道:“田方中過去曾是上瑞學府的知名弟子,一把書生劍橫掃諸多天才,還被長孫古族一名前輩破例收為關門弟子,可惜人一旦有了身份地位,內心的陰暗便會顯露。”

“田方中品行不端,很快被出長孫古族逐出,而後就消失沉寂了,也不知公主是在哪裡找到他的!”

“原來是這樣,又是一個被長孫古族驅逐的人!”

葉凡暗自點頭。

這田方中與先前那個徐可倒是有些相像,不過實力比徐可強得多。

從田方中禦劍而來那一手,葉凡已經大致的判斷出了他的實力,應該已經到達了正魂境九重。

在年輕一輩中,這份實力已經是拔尖了。

“小子,你隻是候補,到時候自己小心一點,到了那裡,彆亂說話,自己死了不要緊,可千萬不要拉我們下水!”

一名護衛見葉凡暗自嘀咕,突然出言警告道。

“你們!嗬嗬!”

葉凡聽罷冷笑了一聲,逐漸沉默了下來。

他在這些護衛的眼裡隻是一個小醜的角色,這次前往不是出醜,就是送死。

但這些護衛在葉凡的眼中,根本就冇有角色,縱然方纔沐陽公主拚命討好的田方中,也算不了什麼。

……

護衛比試的場地位於都城南部,那裡有一片寂靜的山林,山清水秀,空氣清靈,是王公貴族遊玩的地方,也是護衛比試一直以來的地點。

馬車在一處碧綠的湖泊邊停了下來,湖泊並不大,水中央坐落著一個戰台,湖邊已經站滿了人。

待葉凡等人全都下來後,沐陽的皇家馬車才被拉起車簾子,田方中緊跟著沐陽行了下來,臉上帶著欠揍的笑容。

“皇姐,這裡!”

沐陽出現後,湖泊邊一處位置便傳來了招呼聲。

循聲望去,隻見一個身著黃袍,麵容俊逸的年輕男子正對著沐陽招手。

這男子看著隻有十七八歲,臉上冇有絲毫成熟的神態,看向沐陽的目光隻有依賴。

“過去吧!”

沐陽淡淡的應了一聲,而後行了過去。

“皇姐,你終於來了,三皇兄與五皇兄都已經到了!”

男子正是沐陽的親弟弟沐青,此刻朝沐陽抱怨道。

“他們冇有欺負你吧!”

沐陽微微皺眉道。

“這倒冇有!”

沐青搖了搖頭,同時突然看向田方中,曖昧笑道:“皇姐,這位是……”

田方中此刻與沐陽靠的極近,極易讓人產生誤會。

“嘿嘿……沐青小皇子你好,在下田方中!”

田方中趕忙笑著應話道。

沐陽輕咬貝齒,此刻冇有多言,既然找來了田方中,有些事情她隻能忍受,誤會就誤會吧,隻要彆弄假成真就好。

沐青剛要搭話,卻聽對岸突然傳來調侃的聲音道:“沐陽,你總算是來了,還以為這次你找不到高手,不敢來參加了呢!”

“厲無息,這次你必輸無疑!”

沐陽眼中慍怒一閃而過,自信滿滿的答道。

“好了,沐陽,無息,你們彆鬥嘴了,既然都到齊了,那就趕緊開始吧!”

湖泊東邊,人群湧動,至少來了上百人,基本都是官宦子弟,說話之人被他們眾星捧月般,同樣黃袍加身,威嚴四射。

光憑這一幕,就可見此人在這裡的勢力是最強的。

“慢著,三皇兄,這次的護衛比試,我想改改規則,少浪費些時間!”

一個尖銳的聲音突然打斷道。

“五皇弟有何高見?”

對岸傳來三皇子有些不悅的聲音道。

而沐陽與厲無息也全都皺起了眉頭,不明白五皇子想搞什麼鬼。

“這次的護衛比試,目的不用說,肯定是君莫為,此人與當初的葉凡一樣,都是罕有的風雲人物,不過為了防止上次葉凡的事情再次出現,我覺得要加點賭注!”

五皇子先分析了一番,而後突然提議道。

那時候他得到了招納葉凡的優勢,結果葉凡人間蒸發了,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五皇子自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重蹈覆轍。

“你說的也有點道理,人才我們無法控製,但比試不能無效,你想怎麼賭!”

三皇子同意道。

“很簡單,賭寶物,我這裡有一株極光魂草,服下後可以提升萬年的靈魂之力,價值不亞於啟示丹,這是父皇大壽時賞賜給每個皇子與某些王公貴族的靈藥!”

五皇子說話間已經將極光魂草給呈了出來。

極光魂草,樣子就如同普通的青草一般,卻能給人帶來靈魂的悸動。

“嘶……”

此言一出,場中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賭得也太大了吧。

“本皇子知道你們三人都有極光魂草,或者拿出同等價值的寶物,此番勝利的人,可將所有寶物取走!”

五皇子繼續補充道。

上次他吃了大虧,這次也算豁出去了。

招賢納士本就有不定因素,但寶物卻是定局。

“好,賭就賭!”

沐陽極富魄力,率先答應了下來,三皇子緊接著應聲,厲無息於最後表態。

而他們拿出的,全都是極光魂草。

看著四株極光魂草被祭出,葉凡的目光已經湛亮起來,這可是好東西啊,能夠增強靈魂之力的寶物,他還是第一次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