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八章

獸王財富

“呼……”做完了這一切,女子俏美的額頭已經出現了點滴虛汗,最後為了滅殺天璣丹獸,她也算出了大力。

看著葉凡依舊雲淡風輕的模樣,氣色反倒變的越來越好,女子眼中的困惑之意更甚。

這究竟是什麼人,不僅擁有著她所未知的神奇力量,還好似有著絕強的自信。

在正常情況下,二人實力差這麼多,實力低者必然會無比恭敬纔對,但在葉凡的身上,女子隻能感受到平等。

這渺小男子的身上好似有著一種特殊的光芒,讓人無法忽視。

“死了,這妖獸是我的了!”葉凡朝著這絕美女子微微一笑,似是調侃道。

這女子脾氣雖然不小,但性子也算可以,那絲驕傲,是葉凡所能接受的範圍內,因此纔會好語相像。

“哼,區區妖獸,你要便拿去!”女子嬌哼一聲,同時躊躇了一下,終於還是冷冷道:“這東邊三裡出,有個山洞,乃是這天璣丹獸的棲息之地,看你如此貪財,我就告訴你一下,去晚了被彆人尋走,可彆怪我。”

“多謝美女提醒!”葉凡眼中的笑意更甚,這女人話語一直強硬,但是做法還是挺善良的,好似有著一絲可愛之處。

看著女人轉身欲走的模樣,葉凡頓時有些疑惑道:“你不隨我一起走嗎?”

“我已經去過了,好東西又豈會留給你!”女子好似還對於打賭失敗而耿耿於懷,道了一聲後便飄飄然的離開了。

看著女子俏美的背影,葉凡的笑容緩緩收斂,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以這女子的實力來看,至少也是裂地殿之人,此刻雖然不知姓名,不知身份,但是女子的種種做法倒是令葉凡印象頗深,以後等進入了更高的殿宇,倒是可以結交一番。

收了天璣丹獸的純白妖丹之後,葉凡直接將其蘊含濃鬱丹氣的屍體放入了血佩空間之中。

看著嗜血貪婪的目光,葉凡有些明白為何會被帶至這裡,天璣丹獸的軀體天生能夠孕育丹藥,對於嗜血而言必然是大補之物。

做完了這一切後,葉凡當即往著東方飛奔而去,女子既然能偷得天璣丹,那就代表天璣丹獸時常不在洞府之中。

既然女子有這個想法,那難保其他人也是這般想的,此刻天璣丹獸已死,葉凡自然要得到最好的東西,若是晚了,那就追悔莫及了。

以妖神血羽的速度,三裡之地,幾乎是轉瞬即達,眨眼間一個山洞便已出現在葉凡的身前。

在山洞前,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具殘骸,想必是一群被天璣丹獸發現的“竊賊”。

一頭可以凝練丹藥的妖獸,卻偏偏是獸王,可見那些修煉者的焦灼心理,對於那天璣丹的功效,葉凡很是好奇。

山洞內部漆黑一片,葉凡走近,隻能聞到一陣惡臭,手掌溢位一團元力,純白的亮光頓時點亮了整個洞穴。

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滿地狼藉的屍骨,有些還殘留著血肉,實在觸目驚心。

再往裡走,空氣陡然一變,濃鬱的丹香撲鼻而來,一塊巨大的玉石被隨意的放置在內部,玉石向下凹嵌,正透出絲絲冷氣,而在玉石之上,卻是空無一物。

“這……那女人還真是一點冇留!”葉凡有些呆愣的看著這一幕,這玉石明顯是存放丹藥的地方,那女子既然把寶物都掏空了,那還讓自己來這做什麼?

“等等,這些是……”在葉凡四下觀望間,一處幾乎被塵埃掩去的角落吸引了葉凡的注意,那裡除了幾顆王級妖丹外,還靜靜躺著一張獸皮與一本古籍。

將獸皮握入手中,葉凡隻覺其中蘊含著無窮無儘的妖道之力,拿出當初在燕陽拍賣行隨意拍下的獸皮對照了一番,卻駭然發現兩者無論力量與材質上都幾乎一樣,而且還可以拚湊起來。

但是此刻拚湊並不齊全,看獸皮的整體模樣,應該還缺了三處角落,也不知散落在何處。

將獸皮收好後,葉凡開始翻閱起那本古籍,古籍前段少了許多,隻有後半部分,裡麵皆是晦澀難懂的文字,也許是武技,也可能是功法,但是少了前麵半部,葉凡根本無法修煉。

歎了口氣,葉凡將這武技也丟入了血佩之中,這兩樣物品此刻還不如那幾顆妖丹來得實在。

不信邪的,葉凡繼續細心的探索山洞內部,他就不信這堂堂獸王棲息之地當真冇有絲毫的寶物。

“砰!”

就在葉凡四處走動間,他的腳下陡然發出了一聲金屬般的輕響,腳底隻覺一陣膈應,葉凡忙彎身查探腳下。

在一層泥土中央,隻見一個小巧的劍柄裸露在外,其餘劍身部位,完全被山洞的泥土所蓋。

“刷!”葉凡陡然一使力,直接把那劍柄攜帶著一個劍鞘一同抽了出來,使得整個山洞皆是塵土飛揚,同時還伴隨著一股淩厲的氣息。

“這……這莫非是靈兵!”待灰塵散去,葉凡呆呆看著手中的青銅寶劍,心中忍不住猜測。

此劍劍鞘已是有些破損,但是內部的劍刃卻是無比鋒利,隱約還透著些許靈性,有著當初之鋒芒。

在細細的探查下,葉凡發現劍刃上有著許多的虎口,這已是一柄有所歲月的古劍,至於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那便有待思量了。

“昔日靈兵,此刻哪怕弱上許多,也足夠我一用!”葉凡心胸寬廣,對於這劍,還是頗為滿意。

他走至今日,除了境界不足外,恰巧差了一把強大的兵器,此刻倒是來的正好。

在葉凡端詳此劍時,山洞外卻傳來了緊張且熟悉的聲音,竟數落入了葉凡的耳中。

“泰……泰哥,我們當真要來這裡嗎?據說那天璣丹獸暴戾的很,千百年來數不勝數的弟子成為它嘴中的食物,要是被其發現,那可就慘了!”一個人高馬大,身軀魁梧的男子正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在前方,而其身後一人麵色慘白,正喋喋不休的勸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