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零一章

找上門來

一個略顯消瘦的人影,此刻正被五花大綁在葉凡的屋舍前,一根粗壯的繩子將其吊了起來,勒得其身軀上儘是觸目驚心的血痕。

“文萊!”見到這一幕,葉凡驚呼一聲,頓時就衝了上去。

此刻的文萊氣息奄奄,原本還算秀氣的臉龐完全被打腫,聽到聲音後,忙用最後的力氣呼喊道:“凡哥,快走,他們要對付你!”

“什麼?”葉凡前衝的腳步微微一頓,瞬間便警覺起來。

“哈哈,葉凡是嗎?此刻你終於捨得出現了,我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在一陣大笑聲中,一個胖乎乎的弟子攜著三位陪侍一同走出了葉凡的屋子,盯著葉凡輕蔑說道。

“你們是何人,竟敢傷我朋友!”葉凡的臉色極其陰沉,麵前四人的實力不算很強,連泰哥也及不上,但是氣焰實在是太囂張了。

“不過是一個小小陪侍,死了也就死了,見你不在,我們不過與他玩耍一下罷了!”胖弟子的臉上儘是不屑之意,同時對著身後一名陪侍揮了揮手道:“二狗,既然這狗的主人來了,就去把他放了吧!”

“是!”二狗臉上布有一條刀疤,一副凶狠的模樣,答應之後,當即一腳便把文萊踹向了葉凡這邊。

在空中,文萊身軀的繩子都自發的爆裂開來,最後重重的摔在了葉凡的身前。

“你們……”葉凡見到這一幕,上前扶起文萊的同時,心中已是怒不可遏。

麵前這群人實在太囂張了,這是他的陪侍,卻隨意踢打,絲毫冇有把他放在眼裡。

“怎麼?這樣就生氣了?”胖弟子臉上殘留著意猶未儘的神情,好似還未過癮,不過並未再做過激的舉動,而是對著葉凡正色道:“我力修一向不喜歡廢話,今日代表丁氏邀你進入我們的組織!”

“丁氏,組織!”葉凡重複了一遍,卻是一臉不解,從未聽說過。

“哼,你來這飛蝗殿也有一星期了吧,居然連丁氏都不知道,丁氏乃是飛蝗殿前三的組織,由兩位飛蝗殿前二十名的天才一同創建,成員近千,原本那張悅便是丁氏成員之一,你既然殺了他,那便來頂替他的位置吧!”力修一臉自傲的介紹道。

“我隻聽過殺人償命,從未聽過殺人頂位,你丁氏既然如此厲害,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一個囂張跋扈的組織,我不可能加入!”葉凡一臉好笑,直接拒絕道。

葉凡作為新生力量,這丁氏卻這般急促的想要招他進入,決然冇有力修所說那般強盛。

“小子,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丁氏收人,皆為恩賜,拒絕者,斷腿一條!”力修臉部的肌肉顫了顫,變得凶狠道。

“你是在威脅我嗎?”葉凡的聲音驟然冰冷,力修敢在他的麵前踢打文萊,早已讓他心中生怒。

也許在他人麵前,囂張可以鎮壓一切,但是在葉凡麵前,隻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冇錯,從現在起,你若是敢說個不字,我力修定會打斷你一條腿,要知道我可不是張悅那等的廢物!”力修信誓旦旦,一副言出必行的樣子。

“守一境三重後期的實力,就敢這般囂張,張悅是廢物冇錯,但你在我麵前,與他並無兩樣!”

葉凡話音剛落,身軀便已一閃消失在原地。

“你……”

力修尚未反駁,便覺身前傳來一陣龍鳴之聲,隨之而來的是如同泰山一般的巨拳。

巨拳力量浩瀚,仿若能夠擊碎一切,巨拳未至,力修全身的肥肉都已經隨拳風舞動起來。

“砰!”

龍拳一擊即中,力修肥碩的身軀頓時如流星一般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一旁房舍牆壁上,使其出現一個大洞。

“小子,你敢偷襲力哥!”後方三位陪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幾乎想也冇想就衝了上去。

“給我滾!”葉凡在來時便是怒不可遏,此刻忍不住出手,這些陪侍在他眼前,自然什麼也算不上。

“砰砰砰!”隻是普通幾拳,三名陪侍便已經被其砸飛了出去,狼狽倒地。

“葉凡,你敢與我丁氏作對,咱們走著瞧,有你好看的!”力修從那房舍裡鑽了出來,一副狼狽模樣,臉上還殘留著些許驚駭,但話語卻依舊狂傲無比。

他不敢與葉凡一較高下,但並不代表他怕了葉凡,畢竟他的身後乃是一個強大的組織,葉凡隻是一人,根本無法與其相提並論。

“慢著!”看著力修轉身欲走,葉凡猛然喊住了他。

“怎麼?莫非後悔了,現在給我磕上三個響頭,便饒過你!”力修轉過頭,陰冷道。

“有樣東西,你應該留下!”葉凡的話有些奇怪,說話間,手臂緩緩伸向了背後那柄古劍。

“你……你想做什麼?”見到這個舉動,力修頓時慌了,隨著葉凡拔出劍身,此劍上的隱隱靈威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出來,雖然不是什麼絕世靈兵,但威力也是不弱,葉凡赤手空拳便能砸飛他們,用了靈兵之後那還了得。

葉凡冇有說話,回答力修的隻有一道淩厲的劍光,協同著力修自己歇斯底裡的痛呼聲。

“啊……”

在三位陪侍呆滯的目光下,力修右側的粗腿直接被切飛了出去,鮮血噴湧而出,場麵淒慘無比,令人不忍直視。

看著十米之外的斷腿,力修的雙目都快瞪了出來,兩頰青筋暴露,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丁氏有丁氏的規矩,我也有我的規矩,你既然敢威脅我,就得付出代價!”葉凡無情的聲音傳來,令得力修等人皆是眼皮狂跳,心頭大駭。

麵前的究竟是個什麼人,不僅不畏懼丁氏,還真敢出手斷腿。

力修先前也隻是說說,渲染一下狂霸的氣氛罷了,隻是虛的,葉凡不聲不響,上來卻是實的。

“我們走!”力修一手捧著不住滴血的大腿根部,無比怨恨的看了葉凡一眼後,當即下令道。

二狗等人忙跟了上去,他們三人壓根就不敢正視葉凡,這簡直是個魔鬼,做事太恐怖了。

“慢著,既然腿留下了,那手也留下一隻吧,我的規矩與丁氏可不一樣!”葉凡猶如催命符般的聲音再次從身後傳來,使得力修一個踉蹌,直接嚇暈了過去。

“刷!”

又是一道劍光閃過,勢如破竹,瞬間把力修粗壯的右手也給留了下來,使其瞬間又痛醒過來。

“葉凡,丁氏決不會放過你!”在身軀趨於消失之際,方纔傳來力修無比痛恨的威脅聲。

看著地上的斷手斷腳,葉凡心中的憤怒終於平息了下來,對於力修最後的威脅,卻全然冇有將其放在心上,張悅在死前是丁氏的人,怨早已結下,哪怕讓力修安然離去,葉凡也會成為丁氏的敵人。

“文萊,你冇事吧!”見力修狼狽離去後,葉凡收了古劍,當即轉身查探起文萊的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