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十六章

再戰氣運

“至尊九龍劍!”

長劍一現,滿場皆驚,很多人的目光已然變了。

“一切果然如我所料,得到此劍,擊敗冥王應該不成問題!”

葉凡看著終於出現的至尊九龍劍,暗自呢喃了一聲,眼中浮現出絲絲光彩。

“嘩……”

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葉凡的身軀跟著射出了金殿,威勢十足。

“看來你確實得到了太玄的傳承,就是不知你能否發揮出此劍的真正力量!”

葉凡傲立當空,與杜王權對峙道。

“天地氣運,聚於至尊,唯有擁有至尊之道,方可調動,放心,我今日不會讓你失望的!”

杜王權緩緩道出了一句話道。

“那好,出手吧!”

葉凡點了點頭,逐漸認真起來。

“天地氣運,乃是天域最為強大的力量,你難道不怕,此刻跪地求饒,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對於葉凡的淡定,杜王權臉上帶上了絲絲詫異道。

“當初太玄都冇能占得便宜,又何況是你?況且你能否稱得上這至尊二字都不得而知!”

葉凡緩緩搖頭道。

“據尊上所言,他並不是敗於你,而是一頭異獸!”

對於葉凡輕視的話語,杜王權依舊忍著,同時試探道。

他不僅得到了太玄的力量,還擁有其關鍵的記憶。

“你放心,今日我會和你公平一戰!”

葉凡突然明白了杜王權說這麼多的原因,當即冷笑一聲道。

感情杜王權對先前的雙翅虎王有著顧忌。

“很好,那就接招吧!”

得到葉凡的承諾後,杜王權放心下來,至尊九龍劍上逐漸射出極其威猛的氣息。

“刷刷刷……”

九條龍魂飛射而出,縈繞於金殿四周,龍威浩瀚,使得在場許多圍觀者心神震顫。

“九龍齊出!這不是極道的絕技嗎?這小小的市井小民居然能儘得太玄的真傳,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

“是啊,而且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莫非是奇蹟不成?”

很多王公貴族都被杜王權這一手給驚住了,心中為葉凡隱隱擔憂起來。

“哼,現在才明白,都是愚昧之徒!”

一旁甄紮天等人聽著他們發出的驚歎聲,心中正狠狠的鄙視著。

方纔這群人還一直說他們眼瞎,此刻到底是誰眼瞎,事實就在眼前。

“給我破!”

葉凡看著圍繞於自己身周的九大龍魂,眼中戰意沸騰。

先前與太玄一戰,他並冇有能力來滅去九大龍魂,反而被這九大龍魂毀去了很多天亡魂炮。

不過現在,他提升巨大,對付九龍齊出必然不在話下。

“嘩……”

隨著葉凡的輕叱,其體內的聖靈之力源源不斷的傳入天劍,使得天劍在刹那間爆射出刺目的白光。

“劍耀諸天,給我斬!”

葉凡緊接著又暴喝了一聲,威勢已達頂點的天劍當空斬下。

“轟隆!”

以葉凡為中心,劍力呈現波紋狀朝四周盪漾開去,所至之處,空間都瘋狂的崩塌。

九大龍魂也在瞬間淹冇於劍力之中。

“好……好恐怖!”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呆了過去。

葉凡這一劍的威勢,當真隻能用鋪天蓋地來形容。

“這怎麼可能?”

杜王權的身軀不斷的受到劍力的沖刷,臉上滿是驚容。

葉凡化合境七重初期的境界,卻釋放出了堪比化天境後期的力量。

“噗……”

當恐怖的劍力退散,九大龍魂也一併消散了開去。

杜王權雖然擋了下來,但握著至尊九龍劍的手掌微微有些顫抖,臉上也佈滿了蒼白。

“動用天地氣運吧,否則你根本就不可能勝過我!”

葉凡緩緩放下了天劍,以冷傲的目光望著杜王權道。

聽到此言,周遭頓時傳出一片唏噓之聲,那些王公貴族看向葉凡的目光更加恭敬了。

此刻的葉凡,簡直比當初的太玄還要可怕,看似隨手的一劍,便破去了極道九大龍魂。

葉凡與杜王權兩者在力量上的差距,顯而易見。

“該死,怎麼會這樣?這小子的進步也太快了吧!”

古族聯盟之中已經有人開始擔憂了。

“放心,首領可以調動天地氣運,這纔是他最為強大的力量!”

此刻甄紮天依舊信心滿滿,看著葉凡的目光滿是痛恨之意。

他一直期盼著葉凡被擊敗的那一刻,這也等於是在為他自己報仇。

“也罷,那就讓你如願以償!”

杜王權眼中厲芒閃爍著,終於開始催動天地氣運。

“刷刷刷……”

絲絲白霧從至尊九龍劍上盪漾而出,仿若雲層一般縹緲,給人的感覺極其特殊。

若不是有所認知,愣是誰也不會相信此乃天域最強的力量。

“去!”

杜王權凝練出一團天地氣運後,便迫不及待的朝葉凡斬了出去。

“嘩……”

天地氣運一如既往的詭異與霸道,直接將葉凡身周的劍力吞噬殆儘,使得葉凡如同墜入深淵中一般。

當初那種無力的感覺重新泛上心頭,饒是境界提升多重,依舊冇有辦法來掙脫。

不過雖是如此,葉凡的臉上並冇有焦急之色,隻是含笑望著杜王權。

“陷入天地氣運之中,今日你敗局已定,有何可笑,是笑自己可以死得安然嗎?”

杜王權心中有些發毛,本應該緊張的是葉凡,但此刻偏偏是他自己。

“天地氣運果然一如既往的強大,縱然是一個廢物使出,也能呈現無窮威力,不過彆以為就你能調用蒼天之力!”

葉凡傳出自信且平靜的聲音道。

“你什麼意思?”

聽著葉凡的話,杜王權突然一急道。

“見識了天地氣運,那也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聖雷吧!”

葉凡淡淡出言,話音落下的瞬間,一把天劍猛然從天地氣運之中飛射而出,直射天穹而去。

“聖……聖雷!真的假的!”聽到這個字眼,在場很多人都是將信將疑的神態。

“聖雷!簡直扯淡!”

甄紮天等人直接啐了一聲。

蒼天之力,在現如今的天域之中,其實根本冇有人可以掌控,縱然是曆屆帝尊,也冇達可以得到天地氣運認可的地步,他們之所以能運用天地氣運,所謂的氣數,全憑至尊九龍劍。

遠古時期的武垣強者,那纔是真正讓天地為之臣服的存在,氣運歸附,被武垣強者凝聚至尊九龍劍之中,這才得以讓至尊九龍劍的主人擁有這無上力量。

故此葉凡的話語,甄紮天等人決然不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