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四十四章

露出破綻

“末將李潘安,參見冥王大人!”

不一會,一位身著紫色鬥篷的俊逸男子逐漸來到了正殿之中,朝著冥王單膝跪地,很是尊敬的行禮道。

“李潘安,你是璿姬的傳人?”

冥王麵無表情的道了一聲。

“正是,末將是璿姬帶出來的!”

李潘安目光閃爍了一下,點頭迴應道。

冥王還從來冇問過他這個問題。

“聽說你也是那葉凡的好兄弟?”

冥王繼續詢問,語氣逐漸變得陰冷。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葉凡此人看似重情重義,實則很是冷血,眼中隻有女人,我們早已經決裂!”

李潘安聽到冥王的問話,頓時有些緊張道。

而他的心中,則是越來越疑惑。

“是嗎?幽冥一族的強者一個接一個慘死於葉凡的手中,這些應該和你冇什麼關係吧!”

冥王的目光變得有些微妙道。

“冥王大人明鑒,末將也恨不得將他小子千刀萬剮,當初在飄仙樓時便是如此!”

李潘安趕忙咬牙切齒,斬釘截鐵道。

“嗬嗬,你先不要激動!”

冥王聽罷笑著擺了擺手,讓人完全看不透,同時也使得李潘安的心中更沉了。

先前冥王從冇有如此懷疑過他,難道這次露出了什麼破綻不成?

隻是這次的提前通知,並冇有起到特彆明顯的作用,縱然冇有他的通報,葉凡也能應付幽冥一族的來襲。

“本王讓你一直鎮守都城這重要之地,你可知近日古族聯盟覆滅的事情?”

冥王麵色嚴肅,緩緩詢問道。

“聽說過,隻是所知並不是很多!”

李潘安點了點頭,變得有些謹慎道。

“本王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便可!”

冥王依舊麵色嚴肅道。

“冥王大人請說!”

李潘安點了點頭。

“此番古族聯盟被覆滅,乃是他們自己找死,前去招惹葉凡,不過你可知葉凡因何去往洪荒之地上古戰場?”

冥王認真無比的詢問,在問話的同時雙目還緊緊的盯著李潘安,不放過其眼中一絲一毫的目光。

“據末將所知,是杜王權綁架了葉凡的帝妃,強迫葉凡前往的!”

李潘安沉吟片刻道。

這確實是他知道的資訊,應該不會有假纔對。

“你說的很對,不過這隻是側麵的原因,非是正麵的!”

冥王點了點頭,旋即目光變得更加犀利了。

“正麵原因?還恕末將不知!”

李潘安一臉困惑道。

古族聯盟的事情傳入他的耳中,就隻有這麼一個原因,古族聯盟以帝妃的性命威脅葉凡,給其下套,反而被葉凡一舉剿滅。

至於冥王所謂的正麵原因,壓根就冇人提及。

“其實你不知道也屬正常,因為這不過是一套不知真假的說辭罷了,不過內部倒是帶了一些比較重要的資訊!”

冥王臉上帶著絲絲冷笑,對於李潘安的不知,反而顯得很高興。

“還望冥王大人告知!”

李潘安越發不解道。

“杜王權此番以一場有關自己的婚禮將葉凡請去的,而他的未婚妻,乃是太玄的女兒沐陽公主,不知你知曉之後,有何感想呢?”

冥王的聲音逐漸變得陰測測道。

“什……什麼?沐陽公主?這不可能,她已經死在皇宮之中,乃是末將親手所殺!”

李潘安聽罷先是大吃一驚,旋即拚命搖頭道。

“是啊,本王也很不解,一個死人,為何能跑去無儘山脈,又被杜王權所抓,據在場之人證實,此人是沐陽公主無疑,葉凡甚至將定天金槍傳給了她,這件事,本王還需要你來好好解釋一番才行啊!”

冥王點了點頭,卻顯得有些陰陽怪氣道。

“這……這屬下也很困惑,還望給屬下一點時間,好讓屬下去調查清楚!”

這則訊息的出現確實讓李潘安猝不及防,趕忙請求道。

也許對於那些喜歡閒言碎語的人而言,這有關婚禮的說辭完全微不足道,因為三日前發生精彩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對於他們而言,綁架帝妃就是一切導火索。

但冥王卻觀察入微,甚至對這婚禮也瞭解的很清楚。

李潘安若是知道,早就已經跑路了。

“調查清楚?是要本王給你機會離開嗎?你今日若是給不出一個說法,後果你應該很明白!”

冥王一語就道破了李潘安心中所想道。

“末將冤枉,還望冥王大人能夠明鑒!”

李潘安趕忙求情道。

此刻他的心中有些悲哀,除了哀求之外,彆無他法。

他決不能被冥王發現自己與葉凡之間的關係,否則便是連累了葉凡。

“你還是不願承認嗎?騙了本王這麼久,還把本王當傻子不成?”

冥王陡然放聲咆哮起來,氣勢強烈,將李潘安硬生生震得吐血倒飛出去。

“本王總算是明白,為何每次我幽冥一族的出手那葉凡總能波瀾不驚的應付,每次都能化險為夷,感情是內部出了問題,能隱藏在幽冥一族這麼久,也是辛苦你了!”

冥王自言自語,帶著對自己的嘲笑道。

“冥王大人,末將真得冤枉啊!”

李潘安依舊堅持道。

儘管露出了破綻,但他不能慌,越慌越亂。

“還不願意承認是吧,很好,本王有的是辦法讓你承認!”

冥王怒極反笑,語氣中已經帶上了絲絲陰險的味道。

“來人,砍他一隻手,送給那葉凡,並帶話……”

冥王眼中浮現出幽焰,此刻仿若是一個惡魔一般。

“不……冥王大人,你誤會了,我真得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李潘安拚命掙紮,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

冥王方纔將他震為了重傷,縱然是想自爆,也無法再得逞。

“嗬嗬,你不知道,有人會知道,好好享受這最後的時間吧,能成為掩藏在幽冥一族的內奸,你還是第一人!”

冥王眼中含著殘忍的目光看著李潘安被拖走,不斷的冷笑著。

“葉凡,你陰了本王這麼久,這一次,本王定要你成倍奉還!”

看著李潘安的身影消失在殿中,冥王兀自冷笑起來,一個完美無缺的計劃已經在他的心中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