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靈魂屏障

臨近宮殿,葉凡等人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方纔三叉戟之處的教訓已經有過,在一些特殊的地方,還是小心為上。

宮殿巍峨高聳,彷彿是整個海皇宮宮殿群的正中心。

在宮殿的正上方,有著一塊金色的牌匾,上述三個古字——海神殿!

“這是什麼?”

在海神殿正門的前方,葉凡四人全都注意到了一個雕像。

這雕像的體積與三叉戟一般無二,比之海神殿稍稍低矮了一些。

雕像乃是一名中年人,身著一件藍色龍袍,一條栩栩如生的冰龍正纏在他的身上,呈現著臣服的姿態。

尤值一提的是男子手中所握之物,正是先前葉凡幾人所見到的三叉戟。

在男子的眉心處,有著一團冰晶一般的印記,彷彿雪花,乍一看與滄浪碧月有幾分相像。

“莫非這就是達癸天域曾經唯一主宰,海皇!”

葉凡幾人心中全都生出了一個猜想,看向雕像的目光帶上了一絲敬意。

“走吧,進去看看,我們要的傳承應該就在裡麵了!”

觀察過海皇的雕像後,葉凡幾人逐漸朝海神殿的正門行去。

海神殿的正門,與先前眾人進入時的門戶極其相像,不過更加高聳巍峨。

此刻門戶正處於封閉狀態,門戶兩旁一邊鐫刻著三叉戟,另一邊鐫刻著冰龍。

而在門戶的正中央,有著一個凹槽。

“這滄浪碧月果然是鑰匙!”

葉凡看到凹槽之後,頓時就取出了滄浪碧月,對照過後,暗自唸叨道。

“刷……”

就在葉凡打算將滄浪碧月送入凹槽之中時,海皇雕像的雙眼突然湛亮了起來,朝著殿宇天穹射出了一道驚世之光。

“轟隆隆!”

整座海皇宮在這一刻劇烈顫抖起來,一層層湛藍色的力量如同水波,以海神殿為中心,朝四周盪漾開來。

“小心……”

葉凡輕叱了一聲,當即施展出一股天地氣運護住了四人。

不過饒是如此,他們的身軀還是不斷的被震退開去

這水波所蘊含的海之力量,實在太過龐大。

“嘩……”

與此同時,一片巨大的光幕從上方落下,逐漸籠罩整座海神殿。

隨著這一幕完成,水波消散,海皇雕塑也恢複了原樣。

葉凡四人錯愕的站在原地,有些驚魂未定。

“難道這是考驗?”

看著麵前已經被光幕籠罩的海神殿,淩方臉上不由的苦笑。

“我先過去看看,你們站在這裡!”

葉凡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就知道想要得到傳承冇有這麼簡單。

說話間,葉凡再次朝著海神殿逼近。

來到光幕前方,葉凡拂袖一揮,一道聖靈之力飛射而出,結果卻是直接透過了光幕。

這讓葉凡心中咯噔一下,隱約升起了不安的感覺。

“莫非是……”

葉凡在猜想間,逐漸收起了力量,以身軀碰觸光幕。

“轟!”

霎時間,一股狂暴的力量湧現,將葉凡逼退開去。

“果然是這樣,這下麻煩了!”

葉凡平息了靈魂深處的震盪,臉上露出了一絲愁容。

這光幕乃是屏障,但並不是力量屏障,而是靈魂屏障。

靈魂屏障最為難纏,想要破去,需要極其強大的靈魂之力。

然而就算是葉凡自然境界的魂力,也無法撼動這屏障。

“葉凡兄弟,你冇事吧?”

看到葉凡暴退,淩方三人趕忙行了上來。

“我冇事,這是靈魂屏障,而且威力極強,這海皇當真與我們開了一個大玩笑!”

葉凡搖了搖頭,且帶著苦澀之意解釋道。

“靈魂屏障?就如同先前五神山老祖施展的五山神陣?”

淩方三兄妹聽罷全都豁然一驚。

“五山神陣與這屏障相比,想去甚遠!”

葉凡出言感慨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不破去這屏障,豈不是得不到海皇傳承!”

淩方顯得有些焦急,海皇傳承是他們三兄妹重新樹立尊嚴的唯一機會。

“不要著急,總會有辦法的!”

葉凡此刻還算鎮定,正在沉思。

“海神殿,這裡必然有著最強的寶物!”

與此同時,有人被此地的動靜所驚,已經趕到了這裡。

“衝啊……”

這些人都如同豺狼虎豹,完全不顧這光幕,朝著海神殿衝了過去。

“噗……”

可惜他們的靈魂之力實在是太差,距離葉凡都十萬八千裡,又何況這光幕,幾乎在瞬間就化為了一具冇有靈魂的屍體。

“可悲的貪婪!”

看著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眾人,葉凡忍不住感慨了一聲。

就算他們衝破光幕,冇有開啟海神殿的鑰匙,一切也是徒勞。

“不知那些老祖去了哪裡?”

暫時無法突破靈魂屏障,葉凡心中突然湧現了一個奇怪的想法。

此地方纔這麼大的動靜,那些老祖應該聞迅趕來纔對,葉凡不信他們會和普通的弟子一樣去搶奪外麵的東西。

“血魔,終於找到你們了,大事不好,公子他們出事了,還望您能相救!”

就在葉凡困惑不解,暫時被靈魂屏障難住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急匆匆的來到了葉凡等人身前道。

“你是什麼人?”

葉凡幾人聽到此言,皆是一愣。

“我是禹王洞的弟子,禹王洞現在危機,求您幫助!”

那身影直接跪地請求道。

“禹王洞?你們發生了什麼?畢紫晨他們都在哪裡?”

葉凡聽罷,頓時拋出了一係列的問題。

此刻他纔想起,自從進入這海皇宮,他就冇看到過畢紫晨等人。

“公子他們在海皇宮的東方,那裡有一座天華殿,裡麵皆是海之精華!”

那身影出言解釋道。

“你說什麼?海之精華!”

葉凡聽到此言,目光猛然一亮,轉頭看了身後的靈魂屏障一眼,彷彿找到了某些希望。

“邊走邊說!”

葉凡當即催促了一聲,示意那身影帶路。

“多謝血魔!”

那身影很是激動,且一邊飛馳,一邊解釋道,“此刻幾位老祖全都聚集在天華殿,他們決定在瓜分海之精華之前,先除了我們禹王洞!”

“我明白了!”

葉凡聽到此言,瞬間就知道了很多資訊。

幾位老祖對付禹王洞,多半是因為他的原因,這件事葉凡確實要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