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拜訪大師

“你……你們……”

看著麵前帶著笑容的葉凡與完全沉浸入天劍中的許大師,悅公子心有悶氣,但極難吐露。

他實力不如葉凡,不敢胡亂招惹葉凡。

至於許大師,更是不敢冒犯對方。

“我們走!”

氣憤之下,悅公子隻能選擇離去。

他這位流閔天域頂尖家族的大少爺,今日居然被一個突然冒出的無名小子接連打擊。

先是實力,後又是流閔之人視如生命的武器,兩方比較下來,悅公子已經無臉再呆在這裡。

對於悅公子的離開,此刻並冇有多少人關注,大家的注意力依舊在天劍上麵。

這一把劍的出現打破了他們心中慣有的認知。

“成器以後還能無限改造,這到底是真的假的啊,那天外隕石當真有這麼變態!”

“天外隕石,我好像確實聽長輩說起過一些,但那隻是一個傳聞,真是難以置信啊!”

“就算這小子騙我們,許大師也不會騙我們的,也不知這小子到底是誰,居然有如此好運!”

周遭眾人對於天劍的神奇之處議論紛紛,全都帶著羨慕之色。

“嘿嘿,這位小兄弟,此劍當真讓我史東大開眼界,我願送你一柄藏品,隻求你能將此劍放在我這劍行三日,讓更多人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天外隕石!”

史東這一刻彷彿又看到了某些商機,突然來到葉凡身旁阿諛奉承道。

“這……”

葉凡自然不會這麼做,剛要拒絕,便見許大師再次為他說話道,“史東,此乃無價之寶,你的想法雖好,但有著諸多不妥,我們商行冇有保護他的能力!”

“許大師教育的是,在下明白了!”

史東聽罷,頓時一臉歉意的低下了頭去。

“小兄弟,劍請你收好!”

又端詳了片刻後,許大師才依依不捨的將天劍重新交還到葉凡手中,同時緊接著問出了一個眾人最為關心的問題道,“小兄弟,此劍,不知你從何而來,是何人所鑄,若有機會,老朽定要和他好好討教一番!”

“嗬嗬,此劍來曆複雜,鑄劍之人並非來自流閔,不過你們會有見麵機會的!”

葉凡輕笑了一聲,此刻並冇有解釋太多。

天劍出現的地方乃是下級位麵蒼黃之地,那時候劍成之時,引得蒼黃本源都打壓此劍,將天劍一分為五。

這是那時候“天譴”的來源。

這些東西,是葉凡後來與蒼黃本源的交談中才知曉的,劍閣其實就是被蒼黃本源滅掉的。

“嗬嗬,那位鑄劍之人能得到天外隕石,必然是一位絕世高人!”

許大師聽罷輕笑點頭,顯得很是期待。

葉凡跟著點了點頭,且逐漸轉到正題上道:

“許大師,現在我應該有資格拜訪王大師了吧!”

“嗬嗬,那是自然,任何一個鑄器之人都會對天外隕石感興趣!”

許大師輕笑了一聲,同時忍不住詢問道,“小兄弟,你找王大師,莫非是想重新改造此劍?如果是這樣,其實老朽可以代勞,且無需你任何的酬勞!”

“不,我尋他之事有些複雜,暫時也解釋不清楚,許大師的好意晚輩心領了,且不勝感激!”

葉凡婉言拒絕道。

既然虛奇勝讓他尋找王劍一,那葉凡就不會在其他人身上浪費時間。

而且修複九星神劍與改造天劍根本就不是一個性質,葉凡不敢讓他人輕易嘗試,萬一出現什麼意外,那一切可就晚了。

“嗬嗬,那你今日先在老朽劍行休息一晚,明日一早,老朽便親自帶你去尋找王大師如何?”

許大師也冇在意,淡淡提議道。

“好,有勞許大師了!”

葉凡重重點頭,心中鬆了一口氣。

經曆了一番麻煩,他總算拿下了這老者,得到了他的幫助。

隨著葉凡被許大師帶去後方,圍觀的眾人也逐漸消散開來。

有關天外隕石的事情,也以最快的速度傳播開去。

這使得史東臉上簡直笑開了花,他的劍行因為天劍的出現未來必將火爆無比。

第二天一早,許大師親自帶著葉凡出發,朝著城外行去。

“我還以為王大師和你一樣,都住在城裡呢!”

路途中,看著城外荒涼的景象,葉凡不由的感慨道。

“嗬嗬,老朽也是有著難言之隱,欠了那位史東一些人情,幫他坐鎮劍行,否則我必然也與那王大師一般,過閒雲野鶴一般的生活,有興趣了,做上幾柄好劍,實在快哉!”

許大師笑了笑,眼中隱約帶著羨慕之意道。

“其實你現在也不錯,這麼多人尊敬你!”

葉凡誇讚了一聲道。

對於這位許大師,毫無大師的架子,讓葉凡頗具好感。

“老朽的名氣,比之王大師可是差遠了,那個時候,求著王大師鑄劍之人無數,足以塞滿一座城池!”

許大師感慨道。

葉凡聽罷暗自咋舌,怪不得虛奇勝會對王劍一有這麼高評價,果然不簡單。

“對了,小兄弟,王大師的性格較為孤僻,已經很久不見外人了,等你見到了他,千萬不要和他頂撞!”

兩天之後,兩人已經進入了一望無際的深山之中,許大師這纔想起一些東西提醒葉凡道。

“好,我記住了!”

葉凡點了點頭,有求於人,又豈能不低頭,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許大師聽到葉凡的回答後滿意點頭。

“到了,就在那裡!”

在第三天正午時分,葉凡與許大師終於來到了一處高山之上。

在這山上,有著一座殘破不堪的小院,孤零零的立於山巔。

山頂的麵積並不大,葉凡二人來到這裡後,發現這小院前還有著些許莊稼。

“王大師這是徹底隱居山林了嗎?”

葉凡見狀忍不住感慨道。

“是啊,老朽也已經許久未見這位亦師亦友的老朋友了!”

許大師看著那殘破小院的大門,目光隱約有些閃爍。

“我們走吧!”

葉凡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很想看看這位傳說中的王劍一大師終究長什麼樣子。

許大師點了點頭,當先朝前方行去,未待他叩響這小院的大門,內部便已經傳出一個蒼老且沙啞的聲音道:

“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