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久彆重逢

乾隴天域,懸浮於半空的縹緲仙閣。

一位美豔不可方物的女子正站立在玉樓仙台之上,美眸望著遠方天際,帶著無儘的思緒。

“你來了!”

聽到後麵的響聲後,女子口中頓時傳出了猶如天籟般的聲音道。

“夢寒,見過姐姐!”

身後一位身著藍色輕紗的女子單膝跪了下來,無比恭敬道。

“有一處天地乾坤已經覺醒,你去一趟,探探情況,如若可以,幫我直接帶回來!”

女子冇有轉過身來,隻是淡淡出言道。

“天地乾坤是您必得之物,姐姐過去都是親自前往,夢寒怕難以當此重任啊!”

夢寒聽到此言後,有些驚慌失措道。

“我這次不方便前往,隻能拜托你了!”

女子緩緩搖頭道。

“好吧!不知那地方位於何處?”

夢寒點了點頭,同時繼續追問道。

女子聽罷瞬間沉默了下來,半響之後才道出了四個字眼:

“上瑞天域!”

“什麼?”

夢寒聽到此言後,嬌軀猛然一顫,絕美的俏臉上隻留下了驚駭之意。

……

一個月後,葉凡的身前已經出現了一個光源,雖然冇有乾隴天域與流閔天域那般湛亮,但也頗為刺眼。

這個光源自然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迴歸的上瑞天域。

“光芒強盛了很多,看來上瑞天域在我離開的這一年有很大的發展啊!”

葉凡在虛空中遙望了一眼,滿意點頭。

辨彆一個天域是否強盛,在外觀察它的光芒,這便是簡單的方式。

在葉凡臨近上瑞天域之時,發現很多虛空中的龐然大物正不斷的從上瑞天域中浮現,有進有出。

這是一艘艘船隻,正在虛空這片海洋中航行著。

“虛空巨輪!比之前更多了!”

葉凡嘴角帶著笑意,很是欣慰。

同時他還發現有些虛空巨輪去的並不是巴扈天域的方向,這些巨輪有著極大的可能是通往達癸天域的。

上瑞都城,皇宮正殿之中,早朝正在進行。

原本屬於葉凡的位置上正端坐著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鳳冠霞帔,擁有著母儀天下的氣質,此刻正仔細的聽著下方諸人的稟報。

此人並不是靈心,而是青詩雨。

“稟告帝妃,葉木大帝那邊傳來訊息,妖修者大軍訓練完成,同時也運送來一批化真境威力的皮甲。”

一位老臣一臉欣喜的訴說著。

聽到此言後,青詩雨俏臉上頓時泛起了一絲笑容,看向左側道:

“很好,清元宮主,勞煩你從各大門派中挑選一些武技功法,給他們送去,最大程度的做到資源共享!”

“是!”

清元宮主聽罷答應了下來。

“除此之外,諸位還有什麼事情嗎?”

聽了幾個大臣的通報後,青詩雨最後詢問道。

身在這個位置,她在氣勢方麵並不亞於靈心。

“有,我想問問帝妃,當今玉凡王朝國力如何了?”

就在眾人全都無言之際,一道聲音突然從殿外傳來。

“刷!”

聽到這有些熟悉的聲音,眾人吃驚的目光全都望向了正殿入口處。

一個風塵仆仆的身影逐漸走入正殿,正含笑看著眾人。

“葉……葉凡,你回來了!”

看到這個身影,青詩雨豁然起身,嬌軀微顫,變得無比激動。

“參見玉凡帝尊!”

清元宮主等人在激動的同時,全都跪了下來。

“都起來吧!”

葉凡朝他們擺了擺手,且逐漸朝著主位上行去。

葉凡的目光幾乎全在青詩雨的身上,帶著思念,外加一絲霸道。

“刷!”

在青詩雨吃驚之下,葉凡已經一把摟過了她的芊芊細腰,將其摟在了自己懷中。

“一年不見,想我了嗎?”

葉凡在青詩雨的耳畔輕聲訴說道。

此言引得青詩雨嬌軀一顫,如遭電擊一般。

“尊上,帝妃,我等告退!”

望著主位上葉凡二人,清元宮主等人很是識相的退了出去。

久彆重逢,自然溫存甜蜜。

“想!”

在清元宮主等人退出後,青詩雨才輕聲的道了一句。

在葉凡麵前,她的性格一直都是溫柔與含蓄的。

“唔……”

葉凡聽罷直接吻住了青詩雨的芳唇,直到兩人都快透不過氣來時方纔放開。

“詩雨,這次怎麼是你在主持朝政,靈心那丫頭呢?該不會是偷懶了吧!”

一吻過後,葉凡轉身端坐到了龍椅上,青詩雨則是躺在了葉凡的懷中。

“怎麼?我難道不能坐這個位置嗎?”

聽葉凡問到靈心,青詩雨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小小的嫉妒與慍怒道。

葉凡擁著她,卻談及其他的女人,她自然不會高興。

“額,自然不是這樣,我隻是疑惑罷了!”

葉凡感覺青詩雨美眸的注視,頓時搖頭澄清道。

“這段時間,漫天提議我們幾女分工朝政,每人都掌管上瑞天域一個部分,就好像我,負責妖修者的整治與管理,外加一些有關妖族的東西。”

看著葉凡的樣子,青詩雨笑了起來,且邊笑邊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人多力量大,想法也多,怪不得上瑞天域發展這麼快,看來我得好好犒勞你們一下了!”

葉凡頓時明白了過來,說至最後,臉上逐漸浮現出了一絲異樣的笑容。

青詩雨聽罷俏臉一紅,下意識的掙脫了葉凡的懷抱,出言提醒道:

“你既然回來了,還是先去看看父親和爺爺吧,一年了,他們也很想你的!”

“恩,我的詩雨真是懂事,你先回去,和漫天她們一起去金龍殿中等我,我很快就來看你們!”

葉凡點了點頭,含笑說道。

“知道了!”

青詩雨應了一聲,和葉凡一同離開正殿。

後宮很大,兩人所行的是不同的方向。

葉凡則是去往了東邊,那裡是地位最為崇高之人才能居住的地方,通常是曆代帝尊的一些長輩所待的地方。

頤和殿,一箇中年人和老者正在下棋。

“父親,今日我又輸了,還是贏不了你啊!”

中年人看著棋盤,最後搖頭輕歎道。

“嗬嗬,你的心思雜念過多,怎能贏棋,可是在擔心小凡?”

老者輕笑了一聲,一眼就看穿對方想法道。

“是啊,乾隴天域那般危險……”

中年人坦然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