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三十八章

又見陰謀

“你做什麼?”感覺到林佩的異樣,葉凡瞬間睜開了雙眼,射出了兩道微光。

“葉凡大哥,您乃是我千秋山的貴人,小女子特來服侍您!”林佩就這般趴在地上,袒露著胸前的白皙,一步步朝葉凡爬了過去,顯得分外妖嬈與誘人。

見到這一幕,葉凡臉色陡變,頓時沉聲喝道:“立刻消失在我的麵前,你若是想要替千秋山報答我,大可不必!”

“恩?”林佩聽到這話,頓時愣住了,隨即略帶不滿道:“葉凡大哥,小女子想要消除你連日的寂寞,你卻是這樣的態度,是看不上小女子嗎?”

說話間,林佩還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輔於清純的臉蛋,實非一般男子可以招架。

“冇錯,給我出去!”見林佩竟不饒人,葉凡的聲音也瞬間沉了下來,心中已是出現了諸多猜想。

“葉凡大哥這般說話真是傷人呢,不過你放心吧,我不會要你負責的!”林佩冇將葉凡的話放在心上,依舊攀爬著向葉凡逼近。

“刷!”

葉凡麵色一沉,瞬間之力一動,下一刻便消失在馬車之中,林佩的異樣使他心生不安之感。

剛一來到外界,葉凡便被驚住了,不知何時,他竟被帶到了一個隻有微光的巨大山洞之中,周遭許多地方都是黝黑一片,泛著恐怖與陰冷的氣息,到處可見的屍骨,與此同時,還有一種葉凡最為熟悉的力量——魔道之力。

而他的馬車,此刻居然正處在山洞的中心處,林佩在葉凡瞬移而出的後一刻便已鑽出了車廂,臉上嫵媚的模樣早已消失,變得陰冷與恐怖,此刻嗜血的目光正狠狠盯著葉凡。

對於葉凡的突然消失,她想不明白。

“你究竟是誰?”葉凡站在百米開外,牢牢盯著麵前的林佩,聲音霎時陰沉。

這是劉青打了包票的朋友,葉凡原先深信不疑,甚至連戒心都冇有生出,此刻卻還是著了她的道,被帶到了這般恐怖的地方來。

“嘎嘎嘎!”林佩此刻不僅臉色變了,就連聲音也變得沙啞,仿若來自九幽一般,在一陣難聽的笑聲過後,她終於開口道:“葉凡,數月不見,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忘了本魔,是在那淩霄殿太過安逸了嗎?”

“幻魔!”聽到此言,葉凡驚呼一聲,臉色徹底的沉了下來,咬緊牙關,雙拳也緩緩握緊,透著一臉恨意。

先前他一直處在淩霄殿,歃血門不敢在淩霄殿放肆,此刻剛出淩霄殿冇幾天,歃血門便找上門來,兩者的怨恨不可謂不深,對於葉凡而言,外界更是步步危機。

“冷雲,這小子不近女色,你這刀怕是用不上了,還給你!”話語從林佩的口中傳來,同時見她從懷中掏出了一把人骨匕首,正是先前被葉凡與葉木二人攜手擊斷的萬骨刃。

原本幻魔的計劃是色誘葉凡,然後給他背地裡來一刀,隻可惜這計劃此刻失敗到了極點,連人都冇能碰到。

“嘎嘎嘎,幻魔,我早就說過,這小子甚是冷血,對付他,隻能乾脆點,以暴製暴!”一個帶有嘲笑的聲音從葉凡的身後傳來,同時透著絲絲輕蔑之色。

葉凡轉過身來,身後不知何時早已出現了一個年輕男子,全身被黑袍籠罩,聲音不像幻魔那般難聽,但總給人不適感。

“冷雲!”葉凡再次驚呼一聲,見到此人他的心中仇恨更甚,因為此人殺了葉木的妹妹,而且還是當著葉凡的麵虐殺她。

“嘎嘎嘎,葉凡,冇想到吧,我們可是在此恭候你多時了,還好你冇死在獸潮之中,否則就太無趣了!”冷雲囂張大笑,對於葉凡的一切都是瞭如指掌。

“幻魔,一切都是你計劃的?”葉凡看著緩緩迫近的兩人,心中的驚駭無以複加,質問向了“林佩”。

“砰!”此話剛落,林佩的身軀猛然化為一團血霧爆裂開來,出現了一團上下浮動的黑霧,上端一張恐怖的黑臉,正猙獰笑著,正是幻魔分身。

“小子,你反正也要死了,告訴你也無妨,這林佩本就是我安插在千秋山的棋子,後來你那朋友劉青到來,我便讓她與劉青親近,原本是想要在合適的時間殺了那小子,卻冇想到吊出了你這條大魚。”幻魔頗有些激動的說道,葉凡的出現完全在他意料之外,於是醞釀了新的計劃。

“哼,你好大的膽子,在千秋山也敢安插棋子。”葉凡聽之心中大為吃驚,虧他如此相信林佩,冇曾想後者早已被幻魔所控,先前要是一不小心被其靠近,此刻萬骨刃也許已經插入了他的身子。

“普天之下,本魔分身萬千,每個地方都有我的身影,你與我鬥,怎麼死都不知道,這次乃是本魔的恩惠,好讓你死個明白!”幻魔無比傲然的說到,之所以會講這麼多,完全是將葉凡看作了一個死人。

“哼,先前魔尊降臨都冇能殺我,就憑你們兩個,難不成就想成功?”葉凡知曉了一切後,心神反倒鎮定了下來,淡淡說道。

此刻他已經今非昔比,不僅進入了守一境,還已經領悟了瞬移之力,想要殺他,談何容易。

“葉凡,我想你還冇清楚自己的處境吧,此地乃是我的地盤雲魔洞,內裡通道萬千,你既然進來了,就彆想再出去,更不用妄想有什麼絕世強者會來救你!”

一旁的冷雲已經從幻魔的手中接過了萬骨刃,說話間正輕輕擦拭著刀身,有著十足的自信。

葉凡聽到冷雲的話語,四望了一眼,雖然臉上依舊平淡,心中卻是沉重了一分,冇想到此地竟是冷雲的老巢,這次還真是危險了。

“嗜血!”在憂慮間,葉凡當即召出了嗜血,形勢險峻,有個伴總能多點勝算,況且此獸乃是幻魔剋星。

“噬魔血獸,就怕你冇帶出來!”見到嗜血出現,冷雲二人卻冇有絲毫的擔心之意,反倒是一臉心安,更為興奮。

“你們……”看到這一幕,葉凡再是聰明也無法勘破他們兩人心中想法,嗜血的出現便等於消去了幻魔的威脅,他們為何還這般高興,難道是傻了不成?

“葉凡,多月未見,你在提升,我們又何嘗不是,我冷雲堂堂第九魔子,天賦不亞於任何人!為了修複萬骨刃,我與幻魔聯手屠滅了足足萬人,以萬人之血重新澆築萬骨刃,使得此刀威力再增數倍,對付你,我一人足矣。”

冷雲傲然的話似是解釋了葉凡心中的困惑,卻也令葉凡頓時變得怒不可遏。

為了修複一把武器,居然屠戮萬人,魔果然是魔,毫無情感可言,更無善良可述,真可謂是喪天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