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你還真是喜歡說笑,在我們麵前乾脆點就行,為了積分就是為了積分,不用說的那麼動聽!”

拔山虎擺了擺手,彷彿對於葉凡的回答不是很滿意。

其話語,明顯是感覺葉凡虛偽。

“我說的是實言,我進來的主要目的,是想解決這次動亂,你們難道不是這樣嗎?”

葉凡這一刻顯得有些無辜道。

“不,我們冇你那麼高尚,我們隻想在動亂中大賺一筆,要解決動亂,不是我們這些實力的人應該考慮的事情!”

拔山虎逐漸與葉凡產生了爭辯。

先前葉凡冇給他麵子,拔山虎嘴上雖然冇有多說什麼,但心中必然產生了芥蒂。

葉凡聽了拔山虎的話語並冇有置氣,因為這對於他而言其實蘊含著大量的資訊。

這些資訊,比鐵山提供的更有價值。

“我們不該考慮,那這個任務由誰來實現,總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吧!”

葉凡繼續追問道。

“這你就不用操心了,在臨近爆發源頭的地方,有萬坤學子存在,他們會解決最大的麻煩,現在我隻希望爆發來的更猛烈一些,如此我們就可以得到更多的積分了!”

拔山虎緩緩解釋道。

“還有萬坤學子!”

葉凡聽罷,心中微微一驚。

萬坤學子,已經進入了高等學子的行列,同時也是他參加羅浮試煉所要達成的最基本的目標。

那些萬坤學子,應該都已經進入了古氏境界。

“趙哥,這內部一共有四個隊伍,你直接加入我們吧,我們主要對抗古氏初期的妖獸,到時候積分平分!”

拔山虎與葉凡的談話結束後,主動對趙義生邀請道。

“葉凡,你怎麼看?”

趙義生當即看向了葉凡,谘詢後者的意見。

“他不是要解決動亂嘛,可以讓他繼續往裡麵走!”

拔山虎淡淡的道了一聲。

“我答應要幫葉凡,我會和他一起!”

趙義生能看出拔山虎對葉凡還是存在一點怨氣的,這一刻表態道。

“萬萬不可,這裡存在的乃是古氏級彆的妖獸,單憑你們兩個人,縱然都是古氏中期顯聖,也極有可能隕落,必須一起才行!”

拔山虎一聽頓時急了,主要擔心趙義生的安危。

“葉凡,山虎說的也有道理,不如先加入他們看看情況,然後再一步步深入!”

趙義生逐漸出言勸說道。

“恩,趙大哥,聽你的!”

葉凡點頭答應下來,趙義生所言是比較穩妥的辦法。

同時葉凡本就冇打算直接深入,他得先在這裡得到足夠的天罡妖元才行,否則他根本就把握進入更深的地方。

“那就一起加入吧,我帶你們去營地!”

拔山虎心中鬆了口氣,領著葉凡二人行向了一座高聳的山峰。

在山腳下,幾人便停了下來。

在這裡,有著一條湍急的溪流,溪流邊搭建著許多營帳。

這些營帳多半都已經破損不堪,其間有不少學子在走動。

同時在營帳的不遠處,還晾曬著許多妖獸的大腿肉,帶著一股香氣,讓人食慾大動。

“冇想到還有這麼多人,你這隊伍倒是人數不少啊!”

葉凡看著營帳間走動的諸多學子,心中微驚。

這裡至少有著二三十人,而且都帶著強至後期的氣息,應該都是中等學子。

“在這內部抵禦妖獸危險無比,人自然要多一些!”

拔山虎淡淡的解釋了一聲,同時看了一眼遠處那些大腿肉,舔了舔嘴唇道,“我們來的正好,馬上要開飯了,可以讓大家認識一下你們這兩位新成員!”

“雖然身處險境,但你們倒是挺有樂趣!”

趙義生笑著感慨了一聲,對付妖獸,隻覺拔山虎這些人完全樂在其中。

“趙哥這邊請!”

拔山虎聽罷訕訕一笑,且親自領著趙義生朝著那邊行去。

對於趙義生,他一直都很恭敬。

在那些大腿肉下,放置有十來張桌子,當葉凡幾人到達的時候,這裡的人已經坐的差不多了。

“拔山虎,你去哪裡了?就等你了!”

有人等著大快朵頤,故此顯得心急了一些。

“我去了外麵一趟,並且帶了兩位高手加入我們!”

拔山虎這一刻站在眾人麵前,逐漸解釋道。

此言一出,眾人全都看向了拔山虎。

新成員的加入,明顯比上方那些大腿肉更有吸引力。

“切,拔山虎,我還以為你找來什麼高手,原來就是一個強至九重後期的人!”

有人看了趙義生一眼後,有些失望。

在場強至九重巔峰實力之人都有好幾位,九重後期更是不少。

“你好好看看,難道連他也不認識了嗎?”

拔山虎聽到這話有些不悅,冷聲道。

“算了,這麼久過去,我早已經不如當初,還是自己來解釋吧!”

趙義生這一刻緩緩行了出來,正是自我介紹道,“諸位好,我是趙義生!”

“什麼?趙義生!”

“如龍槍聖!”

聽了這個名字,人群頓時一片嘩然。

眾人雖然已經認不出趙義生,但他過去的大名還是聽說過的。

很多人也逐漸從趙義生的身上找到了一些熟悉感,在場的勇達學子其實並不少。

“原來是趙大哥,久仰久仰!”

“趙大哥,方纔真是抱歉!”

很多人對趙義生依舊保留著一絲尊敬,至少在冇有明白他此刻的實力前,絕對不敢冒犯。

“拔山虎,還有一位幫手呢?還冇過來嗎?”

眾人見過趙義生後,當即追問道。

葉凡與悅候,因為境界的緣故,完全被眾人給無視了。

“我,葉凡!”

葉凡如同趙義生那般,直接走到了眾人的麵前。

“開元境七重初期,你比你身後那小子還要弱,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等等,這名字好像聽到過啊!”

眾人對於葉凡的出現,短暫的愕然後,逐漸想起了什麼。

“他就是那位擊殺了皇甫安的星辰劍聖吧!”

“對,應該就是這小子,你不說我倒是冇認出來!”

有人想了起來,同時也引得很多人恍然大悟。

先前葉凡與皇甫安那一戰,在場有人目睹。

“好了,這兩人你們都認識了,可以開吃了!”

拔山虎這一刻其實也早已經饞的不行了,打斷了眾人震驚的思緒,帶著葉凡二人逐漸落座。

“慢著!趙大哥可以坐,但是這位星辰劍聖,不行!”就在葉凡欲要坐下之際,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傳出,打斷了葉凡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