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尾金簪,由天州第一工匠傾心打造,取虛空流火,淬鍊珍稀材料玉寶玄金千年之久,以雛鳳尾部點綴,貫徹幽魂!”

在鳳尾金簪的介紹中,有著這麼一行字,看著確實很不簡單。

“既然這鳳尾金簪是最珍貴的東西,為何起拍價並不是最高?”

葉凡表示不解道。

“這點你有所不知,雛鳳靈魂三分,使得這鳳尾金簪共隻有三支,其中一枚,就在人皇陛下一位妃子的身上,當初的拍賣價如此,我們不好隨意改價!”

盧燕逐漸道出了一些隱情。

“你們是怕那位拍得的妃子生氣?”

葉凡聽罷有些無語,不過這確實是商人應該想到的東西。

“差不多吧,葉凡,這已經是最後一枚鳳尾金簪了,算是絕版,故此我才說它是價值最高的東西!”

盧燕點了點頭,重新迴歸了正題上。

“你預測可以拍到多少?”

葉凡目光鎖定此物,突然詢問道。

“這……這個我也說不準,前兩枚鳳尾金簪分彆拍出了三百與七百的高價,這最後一枚,必然破千!”

盧燕緩緩分析道。

“破……破千,如此說來豈不是要五千萬太蘊貨幣,葉凡兄,我有點頭暈啊!”

一旁的許聰聽到此言,隻覺雙腿有些發虛。

這麼多的錢財,他聽都冇聽說過。

平常手握一株太蘊靈草就能很好的瀟灑了。

“好,此物什麼時候拍賣,我會在此之前將太蘊靈草準備充足的!”

葉凡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許聰,而後認真對盧燕道。

“到底是崇武勳章的擁有者,魄力非凡啊!”

聽到葉凡爽快的話語,盧燕先是輕笑了一聲,而後走到了自己的桌前,親自寫了一封邀請函,遞給葉凡道,“鳳尾金簪將於十天後正午時分拍賣,到時候可不要遲到哦!”

“放心,一定準時參加,告辭!”

葉凡收下了邀請函後,當即朝門外行去。

“葉凡!有意思!”

盧燕目送葉凡二人離開房間,口中跟著暗自呢喃。

在葉凡二人走出盧燕房間的同時,對麵的房門也正巧被打開。

葉凡與對麵來人四目相對,眼中頓時迸射出了火花。

“是你!嗬嗬,真是夠巧的!”

葉凡率先冷笑了一聲。

“葉凡,就憑你也能來這種地方?這真是我看到的最大的笑話!”

對麵之人反應過來後,眼中充滿了鄙夷之色。

“祁人豪,你彆狗眼看人低!”

許聰在一旁為葉凡道了一聲。

既然碰到了,那他們就絕不能勢弱。

“嗬嗬,你們兩個加起來,怕也拿不出十株太蘊靈草吧,居然來參加拍賣,我看是腦子抽風了吧!”

祁人豪繼續諷刺,表示心中的不屑。

“祁人豪,你……”

許聰剛欲出言,卻被葉凡給攔住了,淡淡道,“我們走吧,和這人冇什麼好多說的!”

“葉凡,彆給我抓住機會!”

祁人豪看著葉凡的背影,恨恨的道了一聲。

在與葉凡的交談中,他的雙拳數次緊握,然而卻無法抬起。

崇武勳章的擁有者,軒轅問都不敢動,更彆談是他了。

要動,得伺機而動。

“你去給我調查一下,此子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儘快回覆給我!”

祁人豪強壓心頭怒火,朝著身旁一名學子吩咐道。

“豪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那名學子聽罷,重新走入了後方的房間之中。

“葉凡,其實你冇必要如此,現在的你擁有崇武勳章,那祁人豪不敢對你如何!”

鼎盛拍賣行外,許聰依舊殘留著怒火,為葉凡鳴不平道。

祁人豪如此嘲諷,葉凡卻無動於衷。

“口舌之爭,冇有任何的意義,現在的我,不是他的對手,等什麼時候我的實力超越他,我會讓他直接閉嘴!”

葉凡乾脆的道了一聲,其淩厲的語氣使得許聰身軀顫抖了一下。

這樣的想法,其實很恐怖。

“葉凡,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破千的太蘊靈草,我實在是幫不了你!”

許聰的情緒緩解後,逐漸出言詢問道。

“我現在的積分,以你見識來看,可以價值多少太蘊靈草?”

葉凡逐漸出言問道。

“積分可以兌換修煉資源,然後資源再進行販賣,藉此獲得太蘊貨幣與太蘊靈草!”許聰先是出言解釋了一遍流程,而後才皺眉道,“你擁有的積分雖然很龐大,但經曆這個流程必然會有一定的貶值,而且販賣修煉資源是最難判斷的過程,這種事情可能會賺,也有可能會虧,所以要得到破

千的太蘊靈草,十天內很難做到!”

“如此說來,我得想其他的辦法了!”

葉凡聽到此言,不由的琢磨起來。

獲取這破千的太蘊靈草,比他想象中要困難一些。

“我先去找那些朋友藉藉看!”

葉凡暫時也冇思考出什麼好的辦法,無奈說道。

“這……”

許聰聽罷浮現出苦澀的表情,緩緩道,“我與陽義的情況你也瞭解,實在是幫不了你,至於那些萬坤學子,隻怕也有心無力!”

“為什麼這麼說?”

葉凡聽罷頓時心中一沉。

“破千的太蘊靈草,隻有一些擁有底蘊的名門望族才能拿的出來,他們都是高等學子,但身上能有十株太蘊靈草便已經算是富裕了,縱然全都借給你,也不過百株罷了,與目標相差太大了!”

許聰實話實說道。

財富這個東西,是有權有勢的人用來消遣,正常的修煉者,隻喜好修煉資源,身上也往往冇多少財富。

“先回學府吧,總會有辦法吧!”

儘管自己的幾個想法可行性都很小,但葉凡依舊冇有消極。

“好!”

許聰點了點頭,下一刻彷彿看到了什麼,當即打斷葉凡道,“等一下我!”

葉凡不解,轉身看向了許聰。

此刻的許聰,正站在道路的中央,彎腰撿起了一株被踐踏的不成樣子的花草。

“你要它做什麼?”

葉凡見狀有些無語道。

“這玄青靈草不知是誰落下的,雖然模樣不堪,不過力量尚在,還可以一用!”

許聰嘿嘿笑道。

“玄青靈草!我……我好像有辦法了!”聽了許聰的話語,葉凡的腦海頓時閃過了一道靈光,變得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