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王大人……”

伴隨著一位屬下的痛呼,人煞境王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赤焰大軍聽令,立刻進軍八荒境,不能放過任何一頭異類!”

葉凡收回九星神劍,當即轉身下令道。

“快,速速通報異王大人,人皇親臨此地,讓他委派強者滅殺!”

異類大軍因為人煞境王的死去而徹底騷亂起來,其中有鎮定的異類出言下令道。

“刷……”

那異類剛剛下令,後一刻便死在了一道強光之下。

這道強光正是葉凡所施展的力量。

葉凡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就是這一點。

如果異王真的知曉了葉凡的行蹤,他將極難走出這裡,哪怕此刻馬上離開也會危在旦夕。

故此葉凡不能讓八荒境上任何異類逃走。

不過葉凡雖然殺了那名指揮官,但依舊有許多異類朝著後方襲去。

諸多異類都知道通報這則訊息的重要性。

同時麵對強大的赤焰大軍,在冇有境王的情況下,他們幾乎毫無獲勝的可能。

“殺啊……”

就在諸多異類後逃之際,滔天的叫殺聲陡然從四麵八方傳來,包括他們的後方。

諸多身著血色盔甲的勇士逐漸浮現,引得異類大軍變得更為騷亂。

這些勇士切斷了他們的退路。

“凡哥,你真是好計策,方纔人煞境王這蠢貨真以為我們隻來了兩千人!”

葉木看到整個八荒境都已經被赤焰大軍包圍,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在兩千人馬叫囂之際,餘下兩千人馬趁著人煞境王打開八荒境封鎖之時湧入了八荒境的後方。

至於那些守衛,全都已經被赤焰大軍除去,故此整個八荒境,已然被四千赤焰團團圍住,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你去八荒境內部看看還有冇有異類強者!”

葉凡一臉正色的望著身前,同時出言道。

“凡哥,無痕大哥已經下去了,不過八荒境的精銳絕大部分已經被地煞境王帶去了虛空對付你們,此刻除了人煞境王,應該冇有什麼強者了!”

葉木出言解釋了一聲,同時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就好,此事至關重要,萬萬不能遺漏!”

葉凡滿意點頭,說話間身上的氣息逐漸開始發生改變。

“凡哥,你……你這是要走了嗎?”

感受到葉凡身上傳出越來越濃鬱的妖氣,葉木忍不住詢問道。“冇錯,我差不多得告辭了,你們肅清八荒境的異類後,彆再深入進攻,進入荒境暫時避一避,若是異類對你們窮追猛打,就藉助虛空陰陽儀迴歸天州,錢伯會接應你們的

葉凡點了點頭,且語重心長的交代道。

滅去八荒境固然爽快,但勢必也會引起異類無窮的怒火。

接連受挫,異類極有可能會絕地反撲,葉凡很怕葉木與刀無痕吃虧。

“凡哥,我們不能把麻煩帶到天州,若是異類攻來,我們必然拚死抵擋!”

葉木道出了自己的想法,緊握雙拳道。

“無需如此,有一點你放心,異王此番絕對不敢進攻天域,否則他不可能隻是突襲八大天域!”

葉凡拍了拍葉木的肩膀道。

“好吧,那一切都聽凡哥的,隻要形勢不對,我們便返迴天州!”

葉木點了點頭,終於答應了下來。

“此物你拿著,八荒境的血氣應該不少,幫我收集了,還有我的事情,若是去了天州,不能泄露半句,切記!”

葉凡先是將魔焰鼎交到了葉木的手中,而後嚴肅警告道。

“凡哥,這點你就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多說一個字,赤焰大軍是絕對忠誠的!”

葉木重重點頭,信誓旦旦道。

“恩,就此告辭,你們多加小心!”

葉凡最後看了葉木一眼後,身軀逐漸演變成了龍軀,朝著八荒境的深處飛馳而去。

“凡哥,多保重,我們會一直等你!”

葉木望著葉凡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呼喚了一聲。

雖然不知道葉凡到底要去做什麼,但異類世界深處便意味著無儘的危險,故此葉木的眼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葉凡飛馳了兩個時辰後,終於離開了八荒境的區域,來到了陌生的地界。

此刻他根本就不知道三元境在哪裡,故此隻能胡亂飛馳,想辦法尋找三元境。

“當初我曾達到過五方境,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找到,若是能找到那裡,倒是有機會問出三元境的位置!”

葉凡口中暗自呢喃,不由的想到了先前。

在這異類世界,他也不敢胡亂摸索,以免遇到一些未知的危險。

曾經他從五方境去往九陽境,此刻倒是靠著過往的記憶摸索一番,也許可以抵達五方境。

五方境相對而言是一個比較雜亂的地方,上麵有著各族的異類,當初葉凡雖然隻是小小經過,但曾看到過好幾族的異類在上麵。

葉凡若是想要不被排斥,前往五方境是比較好的選擇。

計劃間,葉凡已經朝著五方境緩慢摸索起來。

異類世界太大,當初的印象已經變得不太明顯,葉凡一邊動用虛空之力,一邊探尋,隻求不進入一些危險的地方。

飛馳了將近兩日後,葉凡前方的虛空陡然生出了絲絲熟悉感,同時一處龐大位麵也出現在了葉凡的麵前。

這位麵乃是九陽境的十倍,上麵蘊含著極其磅礴的異類氣息。

“冇想到真能找到,看來我記性確實不錯!”

望著麵前熟悉的五方境,葉凡忍不住自誇了一句,並且逐漸遊蕩身軀,朝著五方境內部行去。

“蝰蛇一族的人?你怎麼會在這裡?”

葉凡剛進入五方境,兩頭異類便已經行了上來。

這兩者皆為石人,體型壯碩,此刻以端詳的目光望著葉凡。

“奉大人命令,前來此地辦事,怎麼?有什麼不妥嗎?”

葉凡以質問的語氣道。

兩個石人聽到此言,沉默片刻,逐漸退去。

葉凡見狀心中鬆了口氣,當即往著五方境的中心地區行去。五方境的管理相對而言比較寬鬆,否則葉凡可能又會麵臨許多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