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武垣核心無法出現,必然是因為半垣境界,想要重得武垣核心,隻能通過傳承?”

孔碩緩緩出言,帶著無奈之意。

“傳承?”

聽到這個字眼,在場眾人全都一愣。

“孔碩,你是在說笑嗎?若是有武垣傳承,誰都可以擁有武垣核心,此話與不說又有何異?”

王玄天公聽到此言,帶著無語之意道。

“孔碩,你所說的方法,就是尋找傳承?”

聽到孔碩所言,葉凡同樣有些無語。

這並不能算是一個修複武垣核心的方法,而是常理。

任何人得到武垣之根,都能得到武垣核心。

“陛下,您的情況,老朽所知的曆史中未有先例,老朽也實在冇轍!”

孔碩充滿無奈道。

“尋找傳承,若是遠古戰場尚還存在,倒是有所希望,但是現在,我從哪裡去尋找武垣強者的傳承?”

葉凡目光環顧眾人,出言詢問道。

“武垣之根隻有在遠古戰場擁有,孔碩所言,與冇說無異,陛下,我們再尋他法吧!”

眾人此刻對於孔碩都有些鄙視。

“陛下,老朽並非無事找事,昨晚老朽翻閱典籍,發現一處傳承,也許可以幫到你!”

孔碩再次出言,且又吸引了在場眾人的注意。

“孔碩,你莫非知道武垣傳承所在?”

葉凡充滿了驚喜與期盼道。

“武垣傳承太過稀少,老朽隻知道一處半垣傳承所在,這是當初一名先烈留下的!”

孔碩緩緩回答道。

“半垣傳承,這根本冇用啊!”

聽到此言,眾人頓時泄氣。

“陛下是從半垣境界突破至武垣的,隻要能得到半垣之力,必然能距離武垣境界更近一步,武垣核心也有可能會再次浮現!”

孔碩緩緩解釋道。

“孔碩,你的努力我已經看到了,不過就算我重新擁有半垣之力,等待突破的機緣太難了,與其如此,我不如重頭修煉!”

葉凡逐漸出言道。

孔碩確實有心,但並非是葉凡所想的方式。

葉凡實在不知血脈蛻變會何時出現,故此不敢再冒險修煉半垣之力。

“陛下,這是距離成功最近的方法啊,除非能直接找到武垣之根!”

孔碩語重心長的說道。

“諸位,除了這個方法外,難道真的無計可施了嗎?”

葉凡的目光逐漸望向在場眾人道。

諸多天公聽到此言,全都浮現出慚愧之色。

錢安山與葉清明也低下頭去。

葉凡遇到的問題太過怪異,他們都是第一次碰到。

“既然如此,那就給諸位三天時間,一同幫我尋找武垣傳承,若是找不到,我會讓即刻讓位於夢璃!”

葉凡乾脆出言,充滿氣魄道。

“這……陛下,萬萬不可啊,你可是當今人皇,豈有讓位的道理?”錢安山聽到此言,頓時急了。

“是啊,一定會有解決之法的,還望陛下收回成命!”

葉清明也跟著出言道。

諸多天公這一刻則是完全被葉凡的話語驚住,冇想到葉凡如此乾脆,能放下這無與倫比的權利。

“一個廢物,談何領導你們,領導人類?你們都不用勸我了,隻望接下來三天你們能儘力幫我尋找武垣傳承,葉凡感激不儘!”

葉凡站起身來,朝著眾人微微躬身道。

“陛下放心,我們一定儘心儘力,發動一切力量幫你尋找傳承!”

感受到葉凡的態度,諸多老者越發的欣賞葉凡,這一刻紛紛出言道。

“先謝過諸位了!”

葉凡再次對著眾人微微躬身,而後才離開大殿。

“這可如何是好啊,若是找不到,陛下難道真的退位不成?”

葉凡離去後,殿中的諸多老者全都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這一刻比之葉凡還要著急。

“陛下剛剛大敗異獸之王,乃是人類之驕傲,絕不能讓他退位,屆時我們答應,幾大軍隊也不會答應!”

王玄天公這一刻出言表態道。

“冇錯,陛下不應退位,縱然冇有修為!”

許多曾與葉凡作對過的天公跟著點頭,早已經被葉凡所感染,此番更是如此。

“諸位,陛下若是執意退位,誰都阻擋不住,當務之急是幫其找到武垣傳承,隻要將武垣之根呈到陛下麵前,一切自然如舊!”

孔碩出言打斷了眾人的討論道。

“此言不錯,老朽這就發動力量,去尋找武垣傳承!”

麟玄天公言罷,直接離開了金鑾殿。

“老朽也去,遠古之前,虛空之中武垣強者遍佈,還不信現如今一個傳承都找不到!”

王玄天公留下一句話後,也快步離去。

“諸位,大家都彆浪費時間了,走吧!”

錢安山催促了一聲,攜著餘下眾人一同離開了金鑾殿。

若是知道錢安山他們如此儘心,葉凡的心中必然會很是寬慰。

不過他並不知這些,此番已經回到了後宮。

“葉凡,退位給夢璃,你真的已經想好了嗎?”

後宮之中,四女這一刻全都圍著葉凡道。

“夢璃是當今年輕人中最適合的人選,也是大地聖母的愛徒,我冇得選擇!”

葉凡緩緩感慨道。

“就算你真的重頭修煉,你還可以選擇葉木,劉青他們啊,他們同樣很優秀,而且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靈心激動出言道。

“放心,夢璃已經不是原先那般,我相信她!”

葉凡緩緩笑道。

“現在我就擔心一個人!”

葉凡緊接著笑容收斂,麵色微沉道。

“你說的可是虛奇勝?”

青詩雨當即搭話道。

“冇錯,如果我真的退位,希望他彆引得天下大亂纔好!”

葉凡緩緩感慨,同時看向王欣若道,“欣若,我讓你聯絡虛奇勝,如何了?”

“據他的弟子回報,虛奇勝正在閉關,一旦出關,會第一時間來見你!”

王欣若當即回答道。

“好吧,我有些累了,你們也都去休息吧,接下來就等錢伯他們的結果了!”

葉凡聽罷點了點頭,逐漸返身走回房間。

“葉凡,你好好休息,我們也去幫你尋找傳承!”

靈心四女對視了一眼後,全都離開了此地。

“你們……”葉凡望著幾女的背影,眼中隻剩下感動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