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閉關的第一天,天州皇殿後宮之中便爆發出了濃鬱的力量。

這些力量朝四周盪漾,使得居住在後宮之中的柳漫天等人經脈充溢,同樣獲益匪淺。

“漫天,你葉凡這次閉關需要多久?”

王欣若與柳漫天端坐在後宮的院子中,望著葉凡的屋子道。

“不知,不過這次他將很多事情都已經交代完畢,想必需要很久的時間吧!”

柳漫天搖了搖頭,緩緩猜測道。

“全怪那青雲境王,害得葉凡連陪我們的時間都冇有了!”

王欣若忍不住嘀咕了聲道。

“青雲境王現在是人類的頭號強敵,葉凡若是在他到來之前冇有足夠的實力,整個人類虛空都將陷入危機!”

柳漫天一臉嚴肅的解釋道。

“我明白,隻可惜苦了葉凡了,他剛解決夢璃的傷勢,此番又要閉關修煉對付青雲境王,唉……”

王欣若充滿了心疼道。

“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幫他照看好天州皇殿!”

柳漫天美眸閃爍著光芒道。

王欣若聽罷點了點頭,冇再多言。

屋內,葉凡盤膝端坐在床榻上,濃鬱的妖氣正縈繞他的身軀。

“刷刷刷……”

妖神噬賦予的妖力太過濃鬱,以至於葉凡丹田中的武垣核心都來不及吞噬。

瘋狂的吞噬中,葉凡的武垣核心正在逐漸壯大。

在龐大力量的支撐下,葉凡此刻每分鐘吞噬的力量堪比他人千百年的修煉之力。

妖神噬的出現幫助葉凡節省了不知多少修煉時光。

短短一天修煉,葉凡中垣五重中期的修為便有了明顯增長,來到了五重後期。

修為的增加使得葉凡的武垣之力當即變強了一大截,然而這對於閉關修煉的葉凡而言僅僅隻是開始罷了。

在武垣核心近乎無限吸取力量的同時,葉凡的心神則是來到了另一處地方。

這處地方正是葉凡的識海。

識海除了靈魂的居所外,也是每個修煉者頓悟與學習武技的地方。

識海通悟,則百般皆通。

葉凡心神來到識海之後,便開始頓悟無極理論。

無極理論作為法皇傳承中最為重要的東西,乃是擊敗青雲境王最好的利器。

不過真正傳承無極理論的乃是法皇傳人虛奇勝,故此葉凡想要專研無極理論,必須得依靠虛奇勝的幫助。

這也是先前葉凡與虛奇勝相邀修煉無極理論的原因。

在一起修煉之前,葉凡必須要先加深對於無極理論的感悟才行。

“刷刷刷……”

葉凡的識海,多種武技正在無極理論的輔助下不斷的碰撞。

從飛刃與大千葉手相融到空間刃與輪迴拳圖,葉凡試驗融合的武技強度越來越高,難度也隨之攀升。

隱約間,葉凡生出了一種感覺,光憑陰陽兩極變的效果極有可能無法促成所有武技的融合。

在識海武技與身軀修為的雙重提升下,時間過的很快,眨眼間便是兩個月過去。

兩個月來,葉凡未離開房間一步,在他麵前,妖神噬內的血氣依舊充盈,而他的修為,已然來到了中垣八重初期。

短短兩個月從中垣五重中期到中垣八重初期,如此巨大的飛躍出去必然無人敢信。

在葉凡修煉氣息的熏陶下,柳漫天與王欣若二人同樣獲益匪淺,實力大增。

與此同時,陰暗的異類虛空之中。

一頭龐大的巨獸正從黑暗中幽幽轉醒。

“青雲境王,你終於恢複了?”

巨獸甦醒後不久,一頭更為龐大的巨獸來到近處,數萬雙眼睛在黑暗中投射出可怕的光芒,正是饕沅。

“那丫頭片子最後爆發的力量實在太強,座差點就死在那力量之下!”

青雲境王睜開雙眼,第一句便道。

“九天聖主之威,自然強大,你太輕敵了,若是早些將那女的拿下,也不至於如此淒慘!”

饕沅幽幽歎了口氣道。

葉凡攻到了三元境,距離勝利幾乎隻差一步,而饕沅與青雲境王距離滅殺人類的最終勝利同樣隻差一步。

“唉,座一直以為人皇是主要強敵,哪知她突然冒了出來!”

青雲境王語氣中帶著無奈,同時想到什麼,當即問道

“現如今那些該死的人類如何了?可有再次進攻我們?”

“冇有,據探子回報,人類的傷亡其實並不比我們多少,他們想要再次進攻,至少也得修養一到兩年!”

饕沅當即給予回答道。

“這就好,座絕不會給他們恢複實力的機會!”

青雲境王聽罷眼中閃現出凶芒,厲聲道。

“獸王,你這就與座一同攻入天州,他們除了十二天公外,無人擋得住我們!”

青雲境王緊接著激動道。

“青雲境王,你先彆衝動,人類雖然冇有進攻,但有幾個不好的訊息!”

饕沅語氣低沉道。

“看?”

青雲境王聽罷麵色微變,追問道。

“險些殺你的聖主傳人此番並未死去,被人皇葉凡給救了下來!”

饕沅緩緩出言道。

“什麼?”

聽到此言,青雲境王便已然被驚住,目光陰沉到了極點。

對於夢璃,它的心中或多或少已經生出了一絲忌憚之意。

夢璃不怕死,青雲境王不想麵對如此恐怖的瘋子。

“還有就是葉凡已經開始閉關,目的就是對付你!”

饕沅繼續出言道。

“閉關對付座?哼,他想的可真美!”

青雲境王聽到此言,頓時冷笑起來,對此絲毫不擔心。

“葉凡雖然現在實力不如你,但他的境界還有很大的上漲空間,而且那子擁有那東西,身上蘊含無限可能,你萬萬不可輕敵!”

饕沅語重心長的提醒道。

此刻它已經徹底看清了局勢,想要單獨對付葉凡根就不可能,隻有與異王全力合作纔是唯一機會。

“座知道,看來這次殺那葉凡,得依靠一些時機了!”

青雲境王點了點頭,眼中浮現出失望之意,無奈改變了之前的想法。

天州之上,夢璃隨時都可能甦醒,而且作為人類的大營,天州就臥虎藏龍,青雲境王不敢再冒險。

“青雲境王,不必衝動,我們隻要等異王歸來!”

饕沅道出了自己的意思。青雲境王聽罷冇有回答,目光卻變得越發的陰暗恐怖。快來看

"songshu5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