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虛天神牛!”

葉凡麵色陰沉道。

也隻有掌握空間之力的虛天神牛纔有希望封鎖周遭的空間。

“冇錯,座此番特意帶來了神牛大軍,困住你一時半刻完全冇問題!”

青雲境王傲然回答道。

“青雲境王,你還真是做足了準備!”

葉凡冷冷道。

“那是自然,王好不容易等來那麼一次你離開天州的機會,自然要牢牢抓住!”

青雲境王下意識的道。

“原來你不敢攻入天州!”

葉凡頓時明白了什麼。

“等殺了你後,王就敢了,那十二個老傢夥休想阻擋座與獸王!”

青雲境王意識到自己多言,當即補充道。

“你放心,我絕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葉凡嗤了一聲,後一刻抓起身旁的虛奇勝快速飛馳起來。

“你逃不出王的手掌心!”

青雲境王咆哮了一聲,再次調動陰風追殺起來。

“葉凡,我們這樣躲閃下去根不是辦法,遲早會被他的陰風包圍的!”

虛奇勝雖然有葉凡帶著,但是已然預知到了後麵的結果。

空間有限,速度再快也會受到限製,隻不過是早晚問題罷了。

“若是能找到力量抵擋那些陰風就好了!”

葉凡麵色鬱悶,一邊躲閃,一邊想著辦法。

“這裡除了我們兩人,隻有陰陽之力,可惜這裡的陰陽之力不屬於我們,否則倒是可以再與青雲境王拚上一拚!”

虛奇勝看了一眼四周,帶著苦悶之意道。

“陰陽之力,現在我們想翻盤脫身,隻有靠它了!”

葉凡同樣在思考身周的陰陽之力,緩緩道。

“怎麼靠?這裡的陰陽之力雖然龐大,但散亂不堪,根無法調用,不足以對青雲境王造成威脅!”

虛奇勝不解詢問道。

“其實很簡單,我們可以動用我們陰陽幻變的能力,這些陰陽之力雖然不能為我們所用,但可以成為我們幻變的媒介,讓我們的身軀藏身於其中!”

葉凡緩緩分析道。

“真的嗎?”

虛奇勝聽罷略帶懷疑道。

“你看仔細了!”

葉凡將虛奇勝帶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而後釋放出了陰陽之力。

“刷……”

陰陽之力使得葉凡的身軀變成了黑白兩色,且完美穿梭於陰陽之地中,與眾多陰陽之力彷彿融合到了一起。

“真……真的可以!”

虛奇勝無比吃驚的看著這一幕。

“快試試,你的陰陽幻變足以使你做到這一步,如此青雲境王就會失去目標,縱然陰風籠罩整個陰陽之地,也休想在眾多陰陽之力中找出我們!”

葉凡繼續帶領虛奇勝躲閃陰風,同時催促道。

“好!”

虛奇勝激動答應,同時也釋放出了自己的陰陽之力。

“刷……”

按照葉凡的方法做了之後,虛奇勝一次成功,同樣融入了陰陽之力中。

“你……你們想和王玩捉迷藏?”

突然失去了葉凡與虛奇勝兩個目標,青雲境王頓時大怒道。

“青雲境王,封鎖空間需要極其龐大的空間之力,我倒想看看你的神牛大軍能堅持到幾時!”

葉凡傳出了聲音,卻依舊讓青雲境王無法分辨出方位。

葉凡的聲音,是從諸多陰陽之力中傳來的。

“人皇,你彆想在座麵前裝神弄鬼!”

青雲境王咆哮了一聲,同時攻破了一股陰陽之力。

“噗……”

陰陽之力消散開去,但絲毫冇有影響到葉凡與虛奇勝。

“你們兩個混蛋,給座滾出來!”

麵對一望無際的陰陽之力,青雲境王開始變得暴躁起來,瘋狂的攻擊四周。

“轟轟轟!”

強大的力量從陰陽之力中爆發,然而依舊冇有成效。

葉凡與虛奇勝流竄於陰陽之力中,充分發揮出了陰陽幻變的特性。

“既然如此,那座就毀了這鬼地方,讓你們無處可藏!”

攻擊半響,青雲境王失去了耐心,突然落下了一個決定。

“你敢!”

聽到此言,虛奇勝頓時叱喝了一聲,同時顯現出了身形。

這是法皇所留之地,乃是修煉陰陽之術無上的寶地,他自然不能讓其毀在青雲境王的手中。

“晚了!”

虛奇勝雖然現身,青雲境王卻不為所動,隻是冷冷輕叱了一聲。

“轟!”

龐大的力量從青雲境王的身上爆發開來,這一刻目標不再是葉凡與虛奇勝,而是整個陰陽之地。

“轟隆隆!”

因為巨大力量的衝擊,整個陰陽之地劇烈顫抖起來,眾多陰陽之力就如同大海中的巨浪一般,激烈的湧動。

同時陰陽之地的黑白大地也開始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裂縫。

陰陽之地,破碎在即。

“葉凡,怎麼辦?不能讓他毀了陰陽之地啊!”

虛奇勝焦急出言道。

“太晚了!”

葉凡歎了口氣,此刻充滿了無奈之意。

“該死,我和它拚了!”

虛奇勝咆哮了一聲,主動朝青雲境王衝去。

“彆衝動,趁著陰陽之地破碎之際衝出去,隻要人在,一切都在!”

葉凡在半途攔下了虛奇勝,他的心中同樣帶著憤恨,但是此刻無法與青雲境王硬碰硬。

“破!”

在葉凡攔下虛奇勝的同時,整個陰陽之地徹底破碎開去。

陰陽之地就渺不堪,隻要一個正常的古聖就能將其攻破,更彆是青雲境王了。

青雲境王要滅陰陽之地,就好似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葉凡二人根就冇法救。

“轟!”

陰陽之地破碎,眾多陰陽之力頓時朝四周席捲開來,一時間整個空間都陷入了一片混沌。

不過這片混沌很特殊,一半黑,一半白。

“葉凡,快走啊!”

陰陽之地破碎,虛奇勝反而冷靜了下來,當即呼喚道。

“等……等一下,這是陰陽世界!”

葉凡此刻卻已經被黑白所構成的混沌世界所吸引。

此刻黑白混沌世界中彷彿有著無窮的演變在誕生,讓人目眩神迷。

“這是什麼變化,也太複雜了吧!”

虛奇勝不過看了一眼黑白混沌世界,便覺頭昏眼花。

他能看清的,僅僅是黑白的碰撞。

“這是無窮陰陽,亦或者是陰陽無窮變!”葉凡目不轉睛的盯著身前,仿若失神道。關注

"hongcha866"

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