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聽到葉凡的話語,在場眾人全都大吃一驚。

“哈哈哈哈,聖主傳人,你還真會做夢,你怕是不知黑魂之術的威力吧!”

朱榮得知葉凡的想法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莫說你隻是聖主傳人,哪怕你是真正的聖主,也休想破去老朽的黑魂之術!”

灰炮老者幽令此刻跟著出言道。

“葉凡,你想怎麼試?”

在朱榮二人帶有嘲笑的話語過後,肖第反應了過來,認真詢問道。

“肖第哥哥,你真……真的相信他?”

聽到肖第的問話,肖玲滿臉的錯愕。

但凡是正常人,此刻都不會對葉凡的話語抱有希望。

“你們方纔已經說了,無邊佛法可以剋製黑魂之術,隻要施展佛法,就有希望讓斷章與博無涯恢複清醒,屆時我們又能主導局勢!”

葉凡直接回答肖第道。

“佛法確實有可能破去黑魂之術,但這得極其強大的佛力,緣佛一族的長老都無能為力,我們找不到擁有此等佛法之人!”

肖第點了點頭,而後帶著遺憾道。

“我,可以試試,權當最後的補救吧!”

葉凡眼中閃過一絲篤定,後一刻逐漸喚出了自己的靈魂。

“你……你瘋了……”

看到這一幕,在場很多人都浮現出了駭然之意。

在葉凡的麵前,有著近萬古聖級彆以上的強者,其中達到武垣境界的多達七百多位,他們都對葉凡抱有敵對的態度。

在這些人的麵前貿然展現出靈魂小人,這完全是不要命的做法。

“葉凡,你還是清醒點吧,彆搞笑了,你難道把自己當成得道高僧了不成?單憑靈魂之力,是根本不可能喚醒斷章與博無涯的!”

肖玲這一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帶著可憐的語態道。

“我不是得道高僧,不過我修煉的佛法,乃是大乘之術!”

葉凡淡淡回答了一句,後一刻他的身軀與靈魂小人全都射出了絲絲金光。

這些金光帶著中正祥和的氣息,純潔無瑕,彷彿能掃去這世間一切黑暗。

“佛力!”

感受到這些佛光,在場眾人霎時間全都驚住了。

聖主傳人的身上,突然會出現佛力,這讓他們無論如何也難以想通。

“佛修者!這傢夥居然還是佛修者!”

感受到葉凡身上的佛道力量,肖玲與柳晴的眼中全都爆射出了震驚之色。

她們已經見證了葉凡身為妖修者的神奇,此刻葉凡搖身一變,又化為了佛修者。

此刻的葉凡,仿若無所不能一般。

“好……好濃鬱的佛光!”

其中受到震撼最多的莫過於緣佛一族的眾多強者,他們能感受到葉凡身上的佛韻。

“此子雖然佛學修為並不高,但對佛學的感悟卻並不低,他的靈魂已經與佛法相融!”“如果老衲冇有看錯的話,他修煉的應該是大乘佛法無上諦聽金剛法論,而現如今他還將靈魂肉身與金剛法論相融,形成了無量金身與無量金魂,能做到這一步者,少之又

少!”

緣佛一族內,兩名老和尚正議論著葉凡的情況,渾濁的眼中充滿了吃驚。

“肖第,我要用無量金魂之力淨化斷章與博無涯的身軀與靈魂,你幫我擋住魔族!”

葉凡釋放出強大的佛力後,當即對肖第道。

“好,我會給你爭取足夠的時間!”

肖第聽罷當即點了點頭,逐漸來到了葉凡的前方。

“這小子,也許真有點本事,絕不能讓他得逞!”

察覺葉凡的架勢後,朱榮等人頓時警覺起來。

“小子,你的狗屁佛法,還是留著去地獄施展吧!”

叱喝一聲後,朱榮直接朝葉凡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斷章與博無涯在下方幽令的控製下,同樣朝著葉凡殺去。

“朱榮,先前你們偷襲我,這筆賬還冇和你算呢!”

在朱榮三人衝出的同時,肖第暴喝了一聲,同樣飛馳了出去。

“轟!”

強大的戰神之力從肖第的身上爆發開來,暫時擋住了朱榮三人的去路。

“肖第哥哥,加油!”

見到肖第出手,肖玲等人全都變得激動起來。

“都乾看著做什麼,動手,攻破要塞!”

朱榮轉頭叱喝了一聲,引得魔族與鬼族之人全都動了起來。

不過此刻上儒一族與緣佛一族之人暫時都冇有動作,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葉凡的身上。

突然爆發出強大佛力的葉凡給他們帶去了希望,也許等上一等,葉凡真的能讓斷章他們恢複清醒。

故此儘管斷章與博無涯都在進攻葉凡,但他們依舊打算觀望。

“全力防守!”

為了將傷亡降到最低,妖族與玄黃一族全都采取了抵擋的策略,隻守不攻。

此刻他們同樣在等待葉凡的成功。

隻要葉凡成功,魔族自然不攻自破。

“去……”

在朱榮等人全麵進攻的同時,葉凡也動了起來。

隻見他的靈魂小人逐漸抬起了雙手,朝著身前正與肖第激戰的斷章與博無涯點了出去。

“刷……”

由於與肖第激戰正酣,無量金魂所擁有的靈魂佛力很是順利的射入了斷章與博無涯的眉心之中。

靈魂佛力一進入體內,斷章與博無涯的身軀便激烈顫抖了一下,彷彿恢複了一絲神智,不過後一刻再度變得無神起來。

此舉使得葉凡微微皺眉,心中已然明白了黑魂之術的威力。

無量金魂所產生的靈魂佛力可影響黑魂之術,但暫時力量還不足以破去黑魂之術。

“小子,你的佛力儘管特殊,但還是太弱了,想要救他們,門也冇有!”

幽令的聲音從下方傳來,帶著不屑之意道。

“是嗎?那就來正式較量一下吧!”

葉凡冷冷應了一聲,後一刻靈魂小人再度爆發出一輪金光。

刺目的金光直接籠罩了斷章與博無涯,使得他們臉上湧現出無儘的痛苦之色。

“就憑你,也想和老朽鬥法!”

幽令有些好笑,後一刻漆黑的雙手快速揮動,再次打出了法印。

“嘩……”

霎時間,黑霧從法印上浮現,同樣朝著斷章與博無涯籠罩而去。同時沐浴在金色的佛光與濃鬱的黑霧之中,斷章與博無涯二人麵色猙獰,彷彿深陷入善惡之中,難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