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眨眼間三天時間過去,飛雲門大殿後方,葉凡正在閉目養神。

很快,葉凡睜開了雙眼,隻因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門前。

“凡哥,是我!”

葉木的聲音從門外傳了出來。

“進來吧!”

葉凡站起身來,出言回答道。

“嘎吱……”

門當即被打開,葉木快步走入了房間之中。

“小木,星月門的訊息,探查的如何了?”

葉凡麵色認真,當即出言詢問道。

當今南蠻之地,除了星辰玄島外,最讓他感興趣的便是這星月門了。

“凡哥,這星月門確實不簡單!”

葉木麵色嚴肅,總結道。

“哦?哪裡不簡單,詳細說來!”

葉凡麵色微變,當即追問道。

“這三天,我讓赤焰士卒喬裝打扮,原本想要混入星月門打探,可惜星月門的稽覈無比嚴格,半年纔會招收一次弟子!”

葉木臉上帶著鬱悶之色道。

“以赤焰士卒的實力,完全可以直接潛入星月門啊!”

葉凡緩緩出言,帶著不解之意道。

“凡哥,這個方法我們也試了,不過這星月門內有無比強大的禁製,這些禁製遍佈星辰之力,無孔不入,想要潛入其中很難,除非強攻!”

葉木繼續解釋道。

“那你是如何打探訊息的?”

葉凡聽罷終於皺起了眉頭,這星月門比他想象中要強上很多。

“我以群鼎學府的一個名額買通了其中一名弟子,亦或者說與其交好,從而得到了一些訊息,還望凡哥莫怪!”

葉木帶著一絲歉意道。

“利益,是每個人都追求的東西,他能給我們帶來資訊,我們自然也要給他好處,這很正常!”

葉凡緩緩點頭,對於葉木的做法很是理解。

群鼎學府的一個名額,對於葉凡而言完全不算什麼。

“據那弟子所言,星月門的修為功法全都來自於一股星辰之力!”

葉木逐漸解釋道。

“星辰之力?”

葉凡聽罷呢喃了一聲,陷入了深思之中。

“星月門內盛傳,這股星辰之力是星月門門主從星辰玄島中得到的,為星月門門主獨有!”

葉木繼續解釋道。

“那個星月門門主,是何實力?”

葉凡出言追問道。

“這個問題連那名弟子都不知道,星月門門主無比神秘,在南蠻之地已經成為一個傳奇,平日裡根本就不出現,其手下有著兩大護法,傳道授業,皆為這兩名護法所為!”

葉木出言回答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難道連本門弟子都不知自己的門主嗎?”

葉凡聽罷有些不信,帶著懷疑道。“凡哥,這點我已經確認過了,星月門內確實是如此,星月門門主,神秘莫測,極少出現在公眾場合,有人說他一直都在閉關,也有人說他已經領悟星宿奧秘,早已經離開

南蠻之地!”

葉木緩緩點頭,帶著篤定之意道。

“天縱奇才,橫空出世,而且還有關星辰之力,他的出現會不會與傳奇星盤給予我的提醒有所關聯呢?”

葉凡聽罷,心中的猜測變得越發清晰起來。“凡哥,我也覺得這星月門有著很大的秘密,按理說,如此強大的一個勢力,門主必然聲名顯赫,眾人皆知,但這星月門門主卻能保持神秘,而且當今的南蠻之地臥虎藏龍

很多勢力的背後都有著龐大權勢,他能憑藉這一股星辰之力立足南蠻,實在厲害!”

葉木這一刻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看來南蠻之地確實已經重回群雄逐鹿的時代,師傅所言不錯!”

葉凡聽罷緩緩感慨,開始思考下一步方針。

“凡哥,要不要我帶人去搜查星月門?他們再是神秘,也逃不過我們的手掌,到時候一切都將真相大白!”

葉木突然出言提議道。

“搜查?你這應該算是進攻吧!”

葉凡聽罷搖頭輕笑道。

“這……他們若是不配合,那我也許會動點粗!”

葉木抓了抓頭皮,訕訕一笑道。

“算了吧,我們貿然去搜查他人宗門,根本就毫無根據可言,此舉與強盜冇什麼分彆!”

葉凡搖了搖頭,拒絕了葉木這個提議。

“凡哥,你怎麼會這麼想呢,現在整個虛空都在你的手中,搜查星月門是你的權利,他們若是反抗,就全滅了!”

葉木乾脆出言,顯得無比霸氣道。

“小木,赤焰大軍,倒是讓你的性子改了不少!”

葉凡聽罷輕笑出言道。

“凡哥,這是最快捷的方法啊,畢竟現在的我們不比當初,現在你纔是一切的掌權者!”

葉木有著自己的道理,語重心長的說道。“當初我們一路走來,麵臨太多不公與霸權,我們痛恨,故此反抗,你若是這樣做,豈不是成為了昔日最為痛恨的人,這個世界雖然弱肉強食,以武為尊,但盜亦有道,權

利大了,但若是不會自我約束,隻會迷失自己!”

葉凡緩緩出言,帶著教育與感慨的口吻。

對於以權壓人,欺淩弱小的事情,葉凡一路走來,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發生,故此對此深惡痛絕。

“好吧,凡哥說的是!”

葉凡的話語成功勾起了葉木的一些回憶,頓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強攻雖然不難,但是我們還將麵臨一個問題,那就是打草驚蛇,星月門門主本就神秘,你就算攻入了星月門,也不一定能見到他,隻會引起他的警惕!”

葉凡繼續出言,有著更深層次的分析。

“我們不怕他的報複!”

葉木帶著傲然的語氣道。

“報複自然不怕,但是就怕他就此隱匿,他若是真與傳說之淚有關,極有可能是星辰使者,他明白星辰使者之間的宿命,不會再讓我輕易找到的!”

葉凡緩緩感慨道。

“還是凡哥考慮深遠,看來我差點衝動行事了!”

葉木聽到這裡,終於服氣道。

“我們時間不多,越是見到這種希望,就越得沉住氣,待我前往星辰玄島確認了這星月門門主的身份後,再行定奪吧!”

葉凡最後總結出言道。

“好,一切都聽凡哥的!”

葉木重重點頭,眼中帶著對葉凡的欽佩。滔天的權勢,並未矇蔽葉凡的雙眼,葉凡做事,變得越發的縝密與成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