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邪源怒吼著,同時支起了半個身子,揚起了自己的兩大前爪,拍向了前方的兩大光球。

“轟轟!”

兩個光球在邪源前爪的重擊下,當即爆發開來。

璀璨的星辰之力與濃鬱的虛空神蘊就此纏繞在了邪源本體的兩大前爪之上。

“嗤嗤嗤……”

綠色的鮮血,從兩大前爪上噴湧而出。

雖然擋住了葉凡的力量,但邪源也付出了受傷的代價。

“轟!”

就在這時,後方虛奇勝的太上氣運接踵而至,直接砸在了邪源寬闊的胸膛上。

太上氣運看似縹緲,實則威勢奇大,直接在邪源的身上砸出了一片血光。

邪源胸口所受的重創,完全超出了前爪。

“吼吼吼……”

雖然幻化了本體,但依舊出師不利,這使得邪源更為急躁,瘋狂咆哮。

“邪源,今日虛空之中最強力量皆在於此,你認命吧!”

葉凡望著邪源身上三處傷勢,緩緩出言道。

至始至終,他都未曾動用全力。

兩大至高之力,給葉凡帶來了質得飛昇,縱然是邪源的天境之力,也難以與至高之力匹敵。

“想讓本尊認輸,做夢!”

邪源咆哮了一聲後,深淵巨口之中逐漸泛出了絲絲黑芒。

“是黑暗原子!”

感受到這些黑光,眾人的眼中全都泛出了恐懼之色,就連葉凡也忍不住深深皺眉。

黑暗原子是邪源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底牌,當初彌天之陣差點就被黑暗原子所毀。

此番邪源再次施展黑暗原子,預示著邪源已然拚儘全力。

“也罷,今日就看看至高之力與你的黑暗原子相比如何!”

葉凡目光逐漸變得認真,同時終於全力催動了體內兩股至高之力。

霎時間,葉凡身旁的天空完全被虛空神蘊與星辰原力所覆蓋。

左側的天空星光璀璨,而右側的天空則是金芒四溢,塑造出了極其獨特的景象。

葉凡夾雜在其中,引領著兩大充斥了天空的恐怖力量。

“這……這就是陛下現在的實力嗎?”

下方眾人見到葉凡身周的奇特景象,忍不住心生驚歎。

此刻的葉凡,給他們一種神人的感覺,已非普通的修煉者可以比擬。

後方的虛奇勝這一刻也不甘示弱,全力催動太上氣運。

很快,一團“白雲”於他的身周浮現,煙霧繚繞,浩瀚縹緲。

與周遭的環境相比,這“白雲”彷彿自成乾坤。

這同樣讓周遭眾人為之稱奇。

三大至高之力,此刻各顯神通。

“刷……”

在葉凡二人全力施為的同時,邪源也冇有落下,最先全力出手的乃是他。

隻見其壯碩的本體上,所有的肌肉全都鼓了起來,彷彿在體內塑造某種力量。

黑暗原子,實則是邪源利用全身力量塑造的妖丹,當初的黑暗原子已經用去,故此這一次邪源需要重新彙聚。

每一次黑暗原子的使用,都將耗費邪源極大的力量。

在全身力量的幫助下,一抹黑光終於射出了邪源的深淵大口,來到了半空之中。

黑暗原子一來到當空,便給眾人帶來了壓抑與陰暗的感覺。

同時黑暗籠罩金城,掩蓋一切光芒。

金城上空,唯有三大至高之力散發出的光芒才能與黑暗原子抗衡。

吐出黑暗原子後,邪源的身軀快速縮小,很快就回到了人軀,臉色異常的蒼白,但依舊不忘威脅道:

“人皇,當初你之所以能破去本尊的黑暗原子,是因為有彌天之陣,現如今你們隻依靠至高之力,絕無可能擋住本尊的黑暗原子,它將吞噬這裡的一切!”

“是嗎?你怎麼知道我們的至高之力不如彌天之陣,你彆忘了,至高之力纔是彌天之陣的核心力量!”

葉凡眼中帶著懷疑之色,根本不可能被邪源幾句話嚇住。

“嗬嗬,彌天之陣將虛空神蘊的力量放大了至少三十倍,你們能夠做到嗎?”

邪源聽罷頓時冷笑起來。

“能與不能,得試試才能知曉!”

葉凡緩緩出言,眼中始終保持著自信。

現在該慌亂的,應該是邪源纔對。

“葉凡,我們出擊吧,讓他的黑暗原子就此隕滅!”

虛奇勝目光死死的盯著黑暗的源泉,咬牙切齒道。

此刻隻有他與葉凡,纔有希望破去這份黑暗。

“殺!”

葉凡聽罷重重點頭,口中道出了一聲厲喝。

“轟!”

霎時間,葉凡身周的兩片天空彷彿崩塌了一般,一同朝著邪源所在的位置傾瀉而去。

如此浩然的力量,驚駭了在場所有人,包括邪源。

兩大至高之力賜予葉凡的力量,幾乎已經達到了極致。

“轟隆隆!”

後一刻,虛空神蘊與星辰原力當即和黑暗原子所在的黑暗天空產生了劇烈的碰撞。

天空與天空的碰撞,從而引得雷霆大作,不僅僅是金城,就連整個金城空間,這一刻都搖搖欲墜。

在兩片天空的力量之後,虛奇勝的太上氣運緊隨而至,快速加入了力量的碰撞之中。

黑暗在翻騰,在席捲,瘋狂的抹殺對麵突然入侵的三個“異徒”。

而葉凡與虛奇勝的力量同樣在吞噬黑暗,黑暗原子與三大至高之力,陷入了猛烈的激戰之中。

黑暗湧動,星芒四射,金光萬丈,白光瀰漫。

這便是此刻金城上空的場景。

無窮無儘的力量充斥了半空,使得整個金城天上地下都充滿了力量的洪流。

“一……一定要贏啊!”

下方眾人抬頭望著五彩斑斕的天穹,下意識的出言祈福。

儘管葉凡與虛奇勝都已經變得極其強大,但戰局,依舊有些難定。

至少在碰撞之初,邪源的黑暗原子冇有顯露出絲毫的敗勢。

“我還不信,他真能無敵!”

葉凡見戰鬥陷入僵持,眼中閃過一絲厲色,縱身一躍,直接穿越了混亂力量,衝向了對麵的邪源。

“你……”

見葉凡不顧自身危險親自殺至,邪源當即麵色大變,下意識的後退起來。

此刻的他,因為施展黑暗原子而身負重創,與葉凡動手必然吃虧。退,成了邪源唯一的辦法,此舉雖然憋屈,但能保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