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傳出的位置,除了常永之外,還有三名年輕人,正是王三他們。

“小子,總算是等到你了!”

王三此刻正似笑非笑的望著葉凡。

“你……你們……”

葉凡看到王三,眼中頓時湧現出了憤怒。

“葉凡,快走,彆管我了!”

常永此刻鼻青臉腫,正被王三兩個小弟控製著,用最後的力氣嘶吼道。

“給我閉嘴!”

王三聽罷,直接反手給了常永一巴掌,麵容逐漸變得猙獰道:

“你們這兩個垃圾,連我王三都敢騙,浪費了我們這麼多時間,今日你們誰都彆想逃!”

“你找死!”

葉凡見狀,九大乾坤之蘊已經於丹田中運轉起來。

“小子,常永把妖丹交給了你,現在乖乖交出來!”

王三直接以命令的語氣道。

“放了常永,我留你一條狗命!”

葉凡的眼中彷彿要噴出火來,冰冷道。

“哈?”

聽到此言,王三浮現出了錯愕的神情,而後轉頭看向身後兩名弟子,表情誇張道:

“你們,有聽到他說什麼嗎?他,居然還想要我們的命?”

“哈哈哈,這個垃圾,可能已經被王哥你給嚇傻了!”

兩名弟子全都放聲大笑了起來,對於葉凡所言不屑一顧。

“再說一遍,放了常永!”

葉凡冰冷的聲音繼續傳出,帶著絲絲威懾力。

“小子,我們可不是嚇大的!”

王三麵色驟然變冷,同時指派身後一名弟子道:

“你,先去廢了他,拿到妖丹再說!”

“好!”

那弟子聽罷,當即朝葉凡衝了過去。

“葉凡兄弟,拿著妖丹走啊,否則今日我們都活不成!”

常永見狀,最後叱喝道。

“今日該死的,是他們!”

葉凡冷冷道了一聲,心中的怒火已經徹底被王三點燃。

“小子,受死吧!”

就在這時,襲向葉凡的弟子已經釋放出了自己的飛昇之力。

霎時間,黃沙漫天,其飛昇之力攜著飛沙走石般的威力,朝葉凡滾滾而來。

“找死!”

葉凡口中輕叱了一聲,虛空神蘊彙聚於自己的雙拳之上,直接朝前砸了出去。

“末等虛空就是末等虛空,飛昇之力也是如此可笑!”

王三在後方看到葉凡的出手方式,忍不住嗤笑了起來。

比起對手的狂沙漫天,葉凡的虛空神蘊除了淡淡金光,再無他物,著實有些平淡。

常永看到這一幕,已經忍不住側過頭去,不忍再看。

蘊含狂沙之威的飛昇之力,他也不一定能接的下來。

然而後一刻,金光乍現,而後一切突然安靜了下來。

漫天狂沙於半空中停滯了半秒的時間,緊接著朝地麵落去。

蘊含狂沙之威的飛昇之力,十分突兀的消散。

“這……這是怎麼回事?”

王三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愣住了,這就好像時間停止了一般。

未待他們反應過來,那名弟子的後背突然射出了一團血霧,緊接著一個帶有金光的拳頭竄了出來,出現在了弟子的後背。

望著這個貫穿後背的拳頭,王三等人徹底被驚住了。

“刷……”

後一刻,拳頭被拔出,弟子的身軀仰麵朝地上倒去。

“真是不堪一擊!”

在弟子的前方,傳出了葉凡暗自呢喃的聲音,同時正甩去拳頭上的血水。

這名弟子的進攻雖然威勢奇大,但結果卻是被葉凡一拳秒殺。

“你……你……”

王三與另外一名弟子的身軀全都暴退了三步,這一刻看向葉凡的目光,彷彿見了鬼一般。

常永,更是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想要秒殺中等虛空弟子,隻有高等虛空弟子纔有可能做到。

而葉凡,僅僅隻是末等虛空的身份罷了。

“不……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殺的了他?”

王三反應過來後,開始瘋狂的搖頭。

雖然地上躺著之人實力不如他,但想要秒殺躺著之人,他根本做不到。

“你們的飛昇之力,都太弱了!”

葉凡緩緩感慨了一聲,而後逐漸揚起了自己的右拳。

“嘩……”

一股虛空神蘊徹底從葉凡的右拳上爆發開來,威猛的力量,引得葉凡身周的空間都為之震顫起來。

“一……一起上!”

王三這一刻總算是感受到了虛空神蘊的可怕威勢,隻能硬著頭皮道。

“和你拚了!”

其身旁的弟子咆哮了一聲後,與王三一同朝葉凡殺去。

“真正的垃圾,是你們!”

葉凡冷冷道了一聲,而後緊握的右拳直接砸向了地麵。

“轟!”

虛空神蘊於地麵之上爆發,化為了一輪金色的光暈,朝外衝擊開去。

“噗噗……”

王三二人麵對此等力量,根本無從躲避,全都如遭重擊,吐血倒飛了出去。

他們的飛昇之力,壓根就無法抵擋虛空神蘊的磅礴威勢。

“你……你怎麼會這麼樣,這不可能!”

王三半躺在地,口中鮮血狂噴,歇斯底裡的咆哮起來。

今日葉凡的出手,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我雖然來自末等虛空,但我的飛昇之力,並非末等,是你們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葉凡右手之中再次彙聚虛空神蘊,充滿殺意道。

“大……大哥,我知道錯了,這是我得到的兩顆妖丹,全都給你,繞我一命!”

感受到虛空神蘊恐怖的氣息,王三直接跪倒在地,顫顫巍巍的從懷中取出了兩枚妖丹,求饒道。

“我也知錯了!”

一旁的弟子瘋狂磕頭。

虛空神蘊對他們造成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現在求饒,太晚了!”

葉凡緩緩搖頭,身懷五十七顆妖丹的他,兩顆妖丹對於他而言毫無誘惑力。

“不……我可以給你做牛做馬!”

王三也開始瘋狂磕頭。

“死吧!”

葉凡對於這些話語置若罔聞,右掌擊出,澎湃的虛空神蘊激盪開來,直接覆蓋了王三二人。

“噗……”

王三二人連痛苦的聲音都未能發出,便消失在了虛空神蘊之中。

“葉凡兄弟,你……”

常永在一旁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儼然被葉凡恐怖的實力與狠辣的舉措嚇到。這位來自末等虛空,對天境一竅不通的小白,實力竟然如此的變態。-